第一千六百二十一章 三少爷胜


本站公告

    这群鬼子在专心致志地逃命,好像没注意到,两旁的芦苇丛里面有人。

    在发现后面的野猪没有跟上来之后,一群鬼子原地大口的喘气着,像刚刚那样急速的奔跑,一群人跑的肺都快炸了!

    小鬼子虽然体力好,身体长的也蛮强壮的,可被一群飞奔而过的野猪追的时候,可以想象,那种感觉真的是……

    心里头有无数的草泥马踏过,感觉十分痛苦,趁着这个机会,他们本想好好休息一会儿。

    谁知道在这个时候,两旁的芦苇突然响起了枪声。

    哒哒哒……

    歪把子,这种机枪虽然不大好,夹弹再放进去的时候还有抹油,可精度还是不错地,尤其是在这种近战的情况下。

    靠的最近的几个鬼子,瞬间被打成了筛子。

    他们真的是在仓皇应对,弹仓里面的子弹早就打完了,刚刚脱险,没有几个鬼子往弹仓里面压弹,休息都没时间了,更不用说装子弹啦!

    那场面真的是十分的惨烈,一个鬼子没办法只能挺着刺刀冲上去,但在一支支冲锋枪面前,再牛,逼那也是渣渣。

    一梭子子弹打完以后,这一轮射击就当是完成了,李剑他们全都冲了出来,就连田大壮也抱着三八大盖不撒手,虽然他根本就不会开枪,但刚才依旧浪费了三发子弹。

    回去一定得好好收拾他!

    大xx帝国黄军是勇敢滴,就算没有子弹,他们也要挺着刺刀冲上来,可惜现在一个个人都没有力气,拼刺刀都都差了许多。

    一个鬼子试图开枪,某少爷手里的左轮手枪一发子弹就出去。

    像左轮这种威力大的手枪,在这么近的距离下,一发子弹打出去,那场面就格外的血腥!

    那个鬼子半个脑袋就没了,钢盔飞到了哪儿不知道,反正整张脸就成了一个窟窿,来了一个透脑凉儿!

    有两个鬼子军官,现在双手握着武士刀,怒视着眼前的这群人。

    他们已经知道了李剑等人的身份,可恶的土八路!

    “特奶奶的,你们一群抓野猪就抓野猪干嘛还带上我呀?”

    某少爷这种不善的语气,这种蔑视的神态以及这种不可一世的动作……

    信源和藤谷隐约……好像……似乎……在哪里见过!

    那位三少爷的身姿逐渐出现在了二人脑中,打死他们也不会忘记,那为三少爷的模样。

    虽然没有照相机记录下他的照片,可许多人还是见过他的,比如眼前的信源和藤谷!

    他们当初是特高课的特务,在和李剑交手的时候不知道吃了多少亏,反正好像没有一次是成功的。

    也因此他们心里对李剑是又恨又怕,希望在未来,永远不要遇见李剑这样的对手。

    不过眼前的这位好像……

    能不能再近一点?

    信源和藤谷一左一右背靠背,双手握着武士刀,二人对视了一眼,都读懂了对方眼神里的意思。

    只有一些雾,他们看不清李剑长什么模样,虽然心里已经有八成确定了。

    “都一个个在干嘛呢,这群俘虏,如果不投降就杀了,投降的让他们做苦力,然后再杀!”

    三少爷的言论总是那么惊奇,因此,对于他说这样的话信源和藤谷没有那么的惊奇。

    一旁的老鼠眼角抽了抽,队长你杀人就杀人,卸磨杀驴,这种事情直接说出来不太好吧!

    大根和大发也是面面相觑,队长实在是……

    少爷脾气又上来啦!

    信源和藤谷这个时候缓缓的靠近上来,依旧紧握着手里的武士刀,只不过他们眼里没有杀气,而是带着浓浓的疑惑,眼睛的方向,正是李剑!

    “周雨楠!”

    信源在这个时候突然惊呼一声,他倒是还没有看清李剑的模样,不过这个时候他们看到了一个人。

    这个人,他们特别熟悉,在上海的时候也见过不少次,根据他高科的情报,这个人很有可能是国府军中筒的间谍!

    只是当时苦于租界的法律,他们并不能直接抓人,等好不容易打下来的时候发现人已经跑了,全他妈不见了。

    既然周雨楠在这里,那这个男人不就很有可能是……

    去年在上海的时候,李剑每次出现在公共场合,旁边基本都有周大小姐的身影。

    两人的关系可想而知了,这样一个大美女,到哪儿都是人眼球的障碍呀!

    前面的话是众所周知的,后面那个是李三少爷加上去的。

    “看什么看,信不信本少爷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

    某少爷有些不耐烦了,“特娘的你到底投不投降,不投降靠那么近干嘛,不知道本少爷有鬼子厌恶症啊!”

    这种骂娘的声音,这种语气,这种厌世的语调……

    “不好意思我们知道!真的很抱歉。”

    也不知道是不是以前被李剑虐惯了,信源和藤谷二人此刻下一次的放下刀,然后低着头说着抱歉。

    李剑眉头一皱,这两个人,有些不对劲儿啊?

    “靠,你们就这样投降啦?你们不是号称大叉叉黄军吗?

    你们的尊严呢?

    你们的骄傲呢?

    你们的荣誉呢?

    ……”

    李三少爷的问题很多,可每一句都是废话,最关键的是他的语气。

    信源和藤谷更加的确定了,虽然眼前的人穿的衣服和以前不同,但相貌起码有九成以上是相似的,最关键的是这种不可一世的态度,没人能模仿的出来。

    还有这种奇葩问题,别人都不会问,或许想都不会想到,而且一次性还问这么多!

    “不好意思三少爷,我们不知道你在这儿,要不然打死我们都不会来这里的!”

    信源和藤谷认命了,遇上李剑这样的对手,无论是伸手还是计策,他们两个捆在一起都不及李剑的一根手指头。

    没办法,三少爷的威名在那儿呢!

    “你们……认识我?”

    李剑也觉得惊奇,鲁南这块地界居然也能碰上熟人儿,虽然这些熟人也不那么熟,这里离上海不是很远吗?

    “认识!当初我们跟着松岛先生的时候,在你手下可是吃了不少亏呢!”

    “哦!”

    李剑好似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这个时候要是有一杯茶,那动作就更加的有意思了。

    “既然是熟人,那就好办了!”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