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三章九世转生一


本站公告

    九层妖塔第八层,当最后一位魔将,被童林的手中的天魔血剑斩杀,牧云歌从容的突破了75级的大关。

    未等牧云歌开口问询,帝王虚体已经传音道:“你可以打开,在真武大殿所得宝物,也许你便会明白了。”

    真武大殿?在真武大殿所获,除去那些灵将道器,也只剩下北溟之鲲,以及那妖瞳与竹简了。

    北溟之鲲已经穿戴自己身上,虽然此时无法使用,但是显然不是这件宝贝。而妖瞳已经与自己融合,虽然毫无踪迹可寻,但是牧云歌也知道,怕是自己的实力不足。那么最后也只剩下那卷竹简,估计便是帝王虚体所指了。

    眼下已经击杀十四位魔将,牧云歌虽然心中焦急,欲要知道自己身上的谜团,但是还是快步走进了那将领府。

    “叮,玩家心殇达到,掌控九层妖塔八层初步条件,因缺少镇塔道器巽风之刃,故此不被彻底掌控,请玩家心殇重新搜索此方区域,寻获巽风之刃,方可彻底掌控八层妖塔。”

    直接拿出镇压十四位魔将的道器,看着手中这柄泛着青色光芒的断刃,牧云歌轻轻放在供桌之上。

    “叮,玩家心殇完成重获九层妖塔任务:【2/9】,请问玩家心殇是否进入第八层?”

    “否。”

    “叮,玩家心殇选择放弃,进入九层妖塔第八层,故此可以选择暂时驻扎第八层,可在此地上线下线,或是出得外界,暂时驻扎的时间限制为十天。注:需要防守第七层魔君突破封印,请玩家心殇尽快前往第七层。”

    十天,时间还算是满充足的了,看着供桌已经消失,化为一道旋转的黑气传送门,牧云歌暗自点头,这才拿出包裹之中的竹简。

    这一刻,牧云歌心中满是忐忑,对于自己身上的秘密,不知道为何有了一丝惧怕?似乎不愿意打开这份竹简,还带着十分期望之感。如同远离家乡的游子,在看到家乡的那一刻,心中满是激动与忐忑之情。

    一咬牙,牧云歌不顾心中,那说不清道不明的异样情绪,伸手翻开了这一卷沉甸甸的竹简。

    而就在竹简打开之时,牧云歌丹田之中,热气滚滚游转身体之中,未等他能查看丹田的变化,意念顿时处于一片星空之中。

    宁静,这一刻那异样的平静之感,令牧云歌亦是心中升起恐惧,对于未知的恐惧。而就在他快步走向前前方,环视四周的星辰之时,一道声音已经传来:“你来了?”

    “谁?这里是哪?”牧云歌环视四周,依然未曾见到一人出现?不仅更为恐慌,心中那丝恐惧更胜一筹。

    “你的心。”

    “我的心?”

    “对,你的心还是否彷徨?还是否失望?还是否有毅力,与之漫天虚伪丑恶的嘴脸,一战?”

    “一战?有何不敢?纵是白骨化为碎末,我依然可战,有何不敢?何为不敢?”

    虽然不知道对方说到是什么?但是牧云歌心中涌起的战意,足以令他热血沸腾,不能自主的脱口而出。

    “好,那便取回你自己埋藏在,心底的追忆,以及解开你心中的迷惑吧?希望你这一生,能够达到你的宏愿。”

    “宏愿?”

    未等牧云歌说完,眼前突然出现一位身着,漆黑雕龙之袍的男子,未等牧云歌迟疑,此人伸手一点,牧云歌的眉心之处,微微一笑道:“我为你的第九世,嬴政。”

    “嬴政?秦始皇,我是秦始皇?”

    这一刻牧云歌彻底傻眼了,看着对方的化为虚无,紧接着自己脑海之中,涌现出的道道画面。牧云歌也彻底相信,自己的前生真的是秦始皇了。

    脑海之中,那位顶天立地的男子,身着漆黑雕龙之袍,眼中带着浓浓的战意,以及那份誓死之意,却唯独没有害怕,恐惧,或是臣服之举。

    “哼,朕敢屠杀神、魔、仙三道,朕敢屠杀佛界、巫界、妖界、灵界、魔道、冥界、鬼界六族,朕敢泯灭百家之法,皆是为我人族,自强、自立,自由,自此不被三道六界奴役,自此不被他们所欺?可是你为何毒杀与我?哈哈,没想到朕一生,尽心为了吾等人族,却被自己最挚爱之人背叛,何苦来哉?”

    画面一闪,牧云歌脑海之中,已经出现一道道画面,那画面之中,一位倾国倾城的女子,满脸都是惊恐,以及不相信的眼神,似乎对方手中的那杯美酒,并非是她所送?紧接着那女子眼中尽是愤恨之情,抽出衣袖之中的断刃,狠狠的摸了自己的脖颈。

    “为何?为何她要如此?”

    一道声音同时响彻牧云歌的心头,显然这也是秦始皇最后的遗愿,希望能知道这女子为何?

    “她已否转生,等到我寻找到她,为她开启转生记忆,我便与你相问,也是为我寻个明白。”

    牧云歌暗自点头,嘴角暗暗抽动,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为那女子恢复了前世的记忆,要是恢复了,他们还能在一起么?为何冥冥之中,非要把两人绑在一起,是因果轮回?还是有心人暗中布算?

    前者自己或许能理解,后者?纵使漫天神魔,自己也要讨个说法,给自己,也给嬴政一个说法。带着坚毅的步伐,牧云歌快步走向前方,经过秦始皇的记忆,牧云歌已经知道自己何去何从?如何知晓自己的身份。

    百步之后,第二位男子已经出现,此人一身魔气纵横,头上戴着一只牛头盔,眼中露出桀骜之色,似乎不服天,不服地,这漫天神佛都不能令他臣服。

    未等牧云歌开口,此人伸手一点牧云歌的眉心之处,凄苦的道:“我为你的第八世,蚩尤。”

    画面一闪,萦绕在牧云歌脑海之中,正是当初在真武大殿所见的那一幕:逐鹿大战。

    “哈哈,降我?你们配么?”

    说完这句话之后,此人冷冷的看了一眼前方,身着土黄色服饰,带着极为痛苦之色的男子,脸上也是纠结之情,缓缓的开口道:“杀了我吧,只有战死的蚩尤,没有投降的蚩尤。”

    轩辕闻言更是不忍,看着面前的蚩尤,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做下心中的决定。就在此时轩辕的身后,数位长得怪异之人,似乎正在催促轩辕动手。

    可是轩辕并未听从,眼中流出一丝不忍,迟迟未曾斩杀面前的蚩尤,心中的纠结之情,可想而知。

    “你。”

    就在轩辕迟疑之间,蚩尤直接纵身前行,在轩辕无比惊诧的眼神之中,前胸穿过了轩辕剑。

    “哈哈,轩辕,我不是死在你手,而是我自尽而亡,你,终究还是没有斩杀于我,哈哈哈,狗屁的天命之人,你根本不能统治人族,我九黎之民不服你。”

    蚩尤,这是蚩尤?

    “啊,为何我修炼魔气,纵横魔族之中,甚至逼迫始魔一族,欲要成为三道六界之奴,而你们却要斩杀于我?而击败我的人,为何是我曾经的兄弟?他为何要背叛于我?我不明白。”

    深深的疑惑,以及内心的不信,令牧云歌更是皱眉,这份深深的兄弟之情,难道不及他们给出的利益?人皇之位?难道是你背叛我的条件?不信,我不相信。

    “蚩尤,请你放心,我会当面问清,与他言明当年之事,放心我的第八世。”牧云歌眉头深深皱起,心中那凄苦之感,更胜蚩尤数倍,向前缓缓踏去。。

    a

    </br>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