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银甲银枪未央生


本站公告

    家破人亡逃难至信陵的帝国子民将多日积郁的愤怒与恐惧发泄了出来。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足足上千人合拢在一起,无数张口,无数的指责辱骂,无数道怨恨的目光犹如两军阵前密如雨下的箭矢,同仇敌忾。

    所有的矛头齐齐指向了一人。

    千人所指,万人唾骂。

    声势浩大的难民潮破天荒的凝聚,步步紧逼着一袭紫色衣裙花容失色的少女。

    雪儿光滑粉嫩的小脸儿有些苍白,那双不随人间烟火气而污浊的灵动眼眸里满含着难以言喻的悲痛色。她紧紧的抿着小嘴,受尽了委屈而独自吞咽,仿佛要将那柔软的唇咬出血来。

    一步一步,在这难民潮的逼迫下不停地后退。

    她的身后护着那对小姐弟。

    秋眸里闪烁着泪水,望着自己的子民们,她摇着头,想解释些什么,却发现这些被愤怒与恐惧冲昏了头脑理智的百姓们根本什么也听不进去。

    “你算什么大夫?医死了人还不认!还说他是自己气机断绝,唬谁呢?”

    “我明明看到你用刀划开了老三的手腕,巧言雌黄说是放血,结果呢?血都流干了,也没见你有什么医治办法!”

    “就是就是……”

    “这瘟疫爆发到现在几天了,传染的人越来越多。你看看老子……看看老子手背,手臂,医了这么久没医好一个人,反倒把人给医死了。这么多人传染了瘟疫,你个小丫头倒是安然无恙好好的,我看这丫头根本就不是什么医者,是妖女!”

    “对,是妖女!”

    “妖女,妖女……”

    “赶走妖女!她留在这只会害死更多的人……”

    群情激奋。

    至少三分之一传染瘟疫被病魔缠身的百姓几欲发狂,手中包袱,干饼,水囊……凡是能扔的东西,统统朝着雪儿扔了过去。

    手中的东西扔完,他们随手捡起地上的碎石块,又再疯狂的扔掷。

    唯恐伤及身后的两个孩子,雪儿牢牢地将那对儿小姐弟护在身后。他们退到了县城城门口,飞来横祸的石块击中了雪儿的额头。

    白皙的额头有鲜红的血顺着令人怜惜的脸颊流淌。

    紫色的裙衣。

    白皙的皮肤。

    苍白的俏脸。

    殷红的血。

    雪儿转过身将两个孩子护在了怀中,就在这城门下任凭身后风吹雨打。

    眼见雪儿不再后退,只是死死护着两个无辜连累的孩子跪在那里,毫无理智的难民们索性纷涌冲了过来。

    冲在最前的十数汉子不知哪里捡来的木棍,所有人将那不忍伤害自己子民的少女围了起来,十数根木棍举过了头顶,眼看就要将那无辜的三人乱棍打死在这残破城门之下。

    半掩着的城门外传来清脆嘀嗒铁蹄踏地声。

    一道阴暗的影子透过狭窄的门缝笼罩而进。

    残破的城门轰然一声开了。

    愕然的百姓们看到一位高头大马身披银白色盔甲的年轻将军收缰在城门之下。

    那年轻将军身后是滚滚烟尘而来的铁骑。

    早已被战争与兵马吓破了胆的难民们看到不知名的军队入城而来,也顾不得雪儿这位妖女,霎时间惊慌失措溃散而逃。

    滚滚烟尘之中飞出数百余骑轻骑,飞快而有序地一字排开,犹如一条笔直的竖线,直插而入信陵。

    “别杀他们。”雪儿慌乱地喊着。

    手持一杆赤羽银枪的银袍将军下马。

    那人走到雪儿身前,看了看雪儿怀中两个受了惊吓的孩子,又看了看雪儿额脸上的血。

    那将军递出了干净的手帕:“姑娘莫要担心,本将不是滥杀无辜之人!”

    眼眶湿润的雪儿微微怔住。

    那双秋眸望着银甲银枪的将军良久之后,她才稍作放松了戒备,伸出白皙纤细的手接过帕子,轻轻拭了拭脸颊的血痕。

    那年轻的将军微微一笑:“还未请教姑娘芳名。”

    “叫我雪儿好了。”

    “雪儿……”口中轻喃了几遍,银甲银枪的将军抱拳说道,“在下未央生,南瞻州人!”

    跪在冰冷地面已久的雪儿起身。

    额头传来剧烈的疼痛让她眼前恍惚,险些晕倒了过去。

    自称未央生的年轻将军见状连忙上前搀扶:“姑娘没事吧。”

    情急之下的他握住了雪儿的玉臂。

    心思缜密的未央生掌心传来一股柔软滑腻的冰凉。

    他低头看了一眼,然后微微皱了皱眉:“姑娘你,得了瘟疫?”

    雪儿连忙缩回了手臂。

    像是受了惊吓的猫儿紧紧地抱着自己,流眸里一直闪烁着泪光,但却倔强着不愿滴落。

    她是大燕帝国的公主。

    她不愿再哭泣。

    她知道自己没有被传染瘟疫。

    她没有医死那些百姓,她用匕首划开了那人的手腕,让得了瘟疫病人的血粘在了自己身上,她只是以身试病而已。

    她不是古老传说里的那位圣人神农尝尽百草,她只想医治自己的子民。

    陈姓那对儿小姐弟似乎也有些畏惧这位银甲银枪的将军,胆怯地藏在了雪儿身后,时不时地勾出小脑袋望着几眼。

    滚滚烟尘弥漫而至城楼之下。

    打着‘儒’字将旗的铁骑赶来。

    一名随身兵器极为特殊的中郎将纵身下马:“将军。”

    那人唤一声将军之后,视线便是下意识地缓缓移开,然后落在了一袭紫色衣裙的少女身上。

    那人清澈的眼睛变得异常明亮。

    明亮之中隐藏着惊讶,甚至是难以置信。

    片刻之后,这位别人佩刀剑他配面杖的中郎将蹙了蹙眉。

    银甲银枪人称儒将军的未央生并没有发现苏小凡神色的异常,他挥了挥手说道:“小凡,你再率两百轻骑追上飞骑校尉,传本将令只围不杀。那些难民很可能传染了瘟疫,最好将他们困在一处隔离开来,莫要轻易靠近。之后,再让随行军医诊治。”

    “小凡领命!”

    离开书院后便投身军中的苏小凡,不由得多看了几眼雪儿。

    深呼了一口气之后,苏小凡按面杖上马,率两百轻骑飞驰而去。

    未央生看着一身紫色衣裙早已脏乱,却生着倾国之姿容的雪儿,轻叹着摇了摇头:“姑娘明明有修为在身,却为何不反抗那些刁民?”

    被一眼看出修为的雪儿面对这位不久前曾出现在天阙新榜十三位次的南瞻州天骄确实有些惧意,抚摸着两个孩子的小脑袋,眼眶里打转的泪水终于滑落。

    她想着反抗么,可那些……都是自己的子民,大燕的百姓啊!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