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0章 1302.能不能找个温暖的地方坐下说话?


本站公告

    一秒记住【小说网 www..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听到说谈工作,慕容二狗立刻脸一板,抬起手拍了一下三轮车的把手,说道:“你看看,你看看我这记性!光顾着和法律师聊天了忘了为什么请人律师来了!法律师可是很了不起啊!每天除了要工作之外

    还要顾着和我们这些提问的人聊天回答,那网站我可是看过的,法律师您的法律知识还真的是丰富的不要不要的!那词儿怎么说来着?”

    一旁的上官铁柱道:“汗牛充犊!”

    慕容二狗脸再次一板:“牛什么牛?好好的成语搞个牛干嘛?”

    司徒狗蛋连忙凑上道:“汗鱼充犊!上官老兄,你也不是不知道牛在我们这的地位,还哪壶不开提哪壶吗?”

    上官铁柱这才察觉自己失言,连忙双手在身前拜拜,表示歉意。

    这法者鸩倒是纳闷了:“怎么?你们这……还信阿三教的?”

    慕容二狗摇摇头,手更是在三轮方向盘上拍的趴趴响:“什么阿三教,什么啊!法律师,既然我们要谈工作了,那么我们走!我们这就去独孤家,看看独孤家的扇贝,这些事情就是最关键的东西了。”

    好嘛,还要走?好吧,走就走吧!反正这是最后一次奔波了吧?走吧!

    法者鸩揉了揉自己有些酸痛的脚,人家都那么热情了,而且还是金主,难道不给面子吗?

    弯弯绕绕了好几圈,一路上又经过不知道多少家各种各样的养殖场。不过慕容二狗村长似乎也知道不能再这么拖下去了吧,所以也就没有过多的介绍。

    终于,队伍前面靠近海岸边的一个大院子停下,里面看起来也是个大棚,不知道是养什么东西的。

    “喂!老令狐!开门啊!老令狐?”

    慕容二狗拍了催促了几下,很快,门打开,一个大约十六七岁的男孩抹着鼻子开了门。

    “村长?啥事儿啊?现在我爸还在犯愁呢。”

    男孩皱着眉头,显然心情不怎么好。

    “小令狐,你爸老令狐呢?还在棚子里叫唤呢?”

    这个孩子点点头,把门整个打开:“这事儿啊,我妈说算了,但是我爸就是咽不下这口气,说什么也不肯。这不?还在里面折腾呢。”

    上官铁柱倒是摇摇头:“小令狐,这事儿怎么能就这么算了?这口气可不是你爸一个人在咽,我们全村人都在这撑着!这已经不是你令狐一家人的事儿了,这是我们整个江湖村的事!”

    慕容二狗伸手点了点:“听到没有?这事儿是我们全村人的事儿!走,带我去见你爸。”

    小孩把村长他们迎进来,等看到法者鸩的时候有些仰头,看到蜜律的时候则是扬了扬眉毛,似乎很好奇。

    院子后面直接开了个口,外面通往一个小码头,外面的海水上很明显地围出了一块巨大的区域,应该就是养海产的地方吧?

    此时,一个看起来身形有些削瘦的男人正坐在码头上,一副欲哭无泪的模样看着这片海水。嗯,这样子看起来还真是一副马上就要跳海自尽的模样。

    “老令狐!我们来看你来了!”

    那边的削瘦男人转过头,一个倒八字眉直接透露出那一副苦瓜脸模样。看到慕容二狗之后,这位令狐老板连忙站起来,但却还是一副气息羸弱的模样。

    “村长……这一次……这一次我真的是亏大了呀!如果我仔细检查一下的话……如果……如果说……唉……”慕容二狗拍着男子的肩膀,劝说道:“这种事情谁都不想的,要说就只能说那个武林村的人太下三滥!这种不要脸的事情也做的出来!你放心!这次的事情可不只是你一个人的,我们全村人都有份!你看看

    ,这不!我们把律师也给请来了,可是很厉害的大律师啊!”说着,慕容二狗给男子介绍了法者鸩,随后对着法者鸩说:“法律师,这位就是我们这里专门养殖扇贝的令狐老板,令狐国庆!来,互相认识一下。令狐国庆也是我们这次案件的最关键的人,法律师你有什

    么想问的都可以问他!”

    法者鸩呵呵笑了笑,上前和这个削瘦男人握了握手。可没想到,令狐国庆看着削瘦,但手劲却一点不小!果然还是不能用常识来看农村人啊……

    “那么,我们找个地方谈谈吧?还是说就在这里谈?”

    法者鸩很婉转地表达了一下自己想要在暖呼呼的房间里面一边休息一边谈事的愿望。

    可惜,这四周每一个村民似乎都没想要好好体验坐下来的舒适感!全TM想要站着!站在海边吹风!

    “法律师,这次我们和武林村的交易绝对被坑了!我们可是被坑惨了!你看,就是因为这些扇贝,全都是因为这些扇贝!您看!”

    令狐国庆拉着法者鸩指着眼前那一大片的养殖场,说实话,法者鸩除了看到那一波波涌过来并且没有任何美感的海浪之外,扇贝?哪呢?什么都看不到啊。

    “令狐兄,冷静点,冷静点说话,和我说说具体是怎么回事?”

    令狐国庆在码头上再次一屁股坐了下来。这湿漉漉的码头,还真亏他能够坐得下去?

    但不超过一秒钟,后面的慕容二狗和上官以及司徒也全都坐了下来,就连小蜜律现在也是整理了一下裙子侧坐地上,摆明了就是逼迫嘛!

    这丫头,小时候肯定不知道在粪坑里面坐过多少回了。蜜糖那女人也不知道多宝贝宝贝,自己肚子里面蹦出来的东西就这么粗生粗养的呀?

    迫于环境压力,法者鸩也只能同样做下。

    海风那个吹啊~~他开始有些后悔自己为了海产和一百万跑到这里来了。

    “法律师,我是个养扇贝的。这些都是虾夷扇贝,算是我的全部家当了,算是市场好,也是村长和大伙儿帮忙,我这两年也是盖起了小楼,这养殖业也算是做的风风火火,赚了不少钱。”

    令狐国庆悲悲切切地嘟囔了几声,可随后就画风一转,咬牙切齿道——“可您知道吗?武林村的那些混蛋……他们的村长……他们直接就骗我们!坑了我们好多好多钱啊!您知道吗?”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