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八章 做出抉择


本站公告

    “鬼啊!”

    唐伯虎惊叫一声,头上的书生帽甚至跳了起来。

    鬼神一事,对古人的杀伤性简直大到不可思议,便是身为电影主角的唐伯虎,此刻也是毫不犹豫地转身便跑。

    “唉,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这么胆小……”

    苏航无奈地摇了摇头,右手一伸,在对方开溜前,直接拎住他后背的衣服。

    于是,唐伯虎就惊骇地发现,无论自己如何疯狂地摆动双脚,身体都无法再前进哪怕一寸的距离。

    “伯虎兄,这样子可否瞒得过你那老娘呢?”

    苏航满是戏谑的声音,自然是被彻底陷于惊恐之中的唐伯虎给彻底忽略了。

    “鬼大哥,正所谓冤有头,债有主,你年纪这么小就死了我也很遗憾,但我和你素不相识,你不要缠着我啊……”

    听到唐伯虎嘴里的碎碎念,苏航也不禁哑然失笑。

    “你才死了呢?不对,我确实死过,而且还打算再死一回……”

    不过,既然效果已经达到,苏航也收了天魔功和隐身符的效果。

    直透人心底的寒意,还有那无处不在的哀嚎声当即消失不见。

    这般变化,唐伯虎当即就察觉到了。

    只是,苏航的手臂轻轻发力,他仍旧是被毫无反抗之力地拽了回来。

    “怎么样,这样能不能瞒过伯虎兄你的老娘?”

    那股可怕到令人窒息的压迫感消失后,唐伯虎虽然还是脸色有些惨白,但总算是恢复了基本的思考能力。

    他惊疑不定地看着苏航,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究竟是人是鬼?”

    苏航笑了笑:

    “我自然是人了,只是有几手不算独特的本事罢了。”

    “是吗?”

    看唐伯虎的神情,显然是完全没有相信苏航的话。

    不过,他也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意思,毕竟谁还有几分秘密?

    只要苏航真的能帮到他就可以了。

    想到这里,唐伯虎也伸手将自己头上高高翘起的帽子重新压了下来,摆摆手道:

    “算了,只要能摆脱那几个八婆,就算是与鬼为伍又算得了什么……”

    或者说,要是苏航真的是鬼魂,吓起人来完全是本色出演,他反而还求之不得呢。

    “连我都看不穿的话,瞒过我娘自然也不会有任何问题。”

    ————————————————————————————

    两天的时间,冷秋兰重伤濒死的消息也终于传了回来,于警官和老林自然是吓得连夜赶到医院。

    当然,跟两人一并前来的,自然还有苏航。

    不过,这次他就不必特意潜形匿迹了。

    “小冷,你这回可把你于叔给吓惨了……”

    冷秋兰脸上亦闪过不好意思的神情:

    “让于叔你担心了。”

    “我担心倒是没什么。”

    于警官摇摇头,后怕道:

    “要是你真出了什么事,我都不知道怎么跟你爹你娘交代了……要不,咱们还是调回去吧?”

    于警官与冷家也算是世交了,而且当初推冷秋兰到特警岗位的主力可是他。

    于警官原本以为,沟通阴阳的本事,再加上护身符的帮助,冷秋兰在如今的职位上必然会如鱼得水,大展才华才是。

    现在看来,他想的还是太简单了一些。

    要是冷秋兰真的因公殉职了,他真的是不敢去面对冷父冷母了。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冷秋摇摇头,笑道:

    “咱们当警察的,哪里不危险?和其他人相比,我现在还能好好地和你们说话,已经是天大的幸运了。”

    这一次的经历何止是危险,完全就是命悬一线。

    若非苏航及时赶到,她此刻就该躺在太平间里了。

    见冷秋兰的目光放到了苏航身上,于警官和林江也隐约猜到,这件事情怕是别有内情。

    问清了一些基本情况后,两人也十分知趣地离开病房。

    “看来你已经想通了?”

    再见冷秋兰,苏航也发现,短短两天时间,对方的精神面貌,似乎有了一个脱胎换骨的变化。

    准确的说,相比于之前,如今的冷秋兰眼中闪烁着一种特殊的光芒,恍若天上的星辰。

    这倒不是多么罕见的光芒,君宝、九叔、海棠……乃至苏航自身,眼中就经常会闪过这种光芒。

    但,之前的冷秋兰是没有的。

    “是的。”

    冷秋兰用力地点点头,解释道:

    “昨天,我看到何姐她们的家属……”

    苏航静静地看着她,倾听她的感悟。

    “每听到那些家属的哭泣声,我的心里就沉重一分,因为我本可以挽救他们,但是我却没有做到……”

    冷秋兰按住胸口,面上满是低沉,但很快就又重新化为了磐石般的坚定:

    “少做少错,多做多错,不做不错,的确很有道理,但有些事情,不是你不做,或是你看不到,它就不存在了。

    如果没有我,结果会是怎么样?”

    没有冷秋兰,便不会有苏航暗中出手,当日出动的特警们,毫无疑问地唯有全军覆没的结果。

    当然,没有冷秋兰这个外挂的帮助,短时间内特警们也未必能追得上筹谋已久的黑衣人一众。

    那样,虽然特警队里或许一个人都不用死,却会令黑衣人们的计划成功。

    根据苏航的判断,到时候至少会有十倍,甚至百倍的人跳楼。

    孰轻孰重,当真难说。

    “我调离了这个岗位,还会有其他人补上,可他们,却未必能有我这样,挽回悲剧的能力。”

    苏航微微颔首:

    “尚算及格,你们三位觉得如何?”

    意念一动,三只鬼魂便被他放了出来。

    两个男警员冷哼一声,别过头去,没有说话,何姐的神情,既有些欣慰,又有些复杂。

    因为她知道,冷秋兰选的这条路可不好走。

    看到三只鬼魂,冷秋兰低头道:

    “对不起,我只能保证,从今天起,你们的家人就是我的家人,我不会让他们受任何委屈……”

    左边的男警员哼哼道:

    “你觉得我还会信你的话吗?”

    冷秋兰道:

    “需要我怎么做,你们才能相信我呢?”

    右边的男警员冷冷道:

    “不需要,因为我们会一直看着你,看你如何践行自己的诺言。”

    “嗯?”

    冷秋兰一愣,呆呆的看着三只鬼魂。8)

    </br>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