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章 过门之后


本站公告

    叮当作响的声音愈发震耳,顾紫重整个人也随着外面的声响激动着颤抖着,双手的手指头都不禁自己乱动。

    感觉自己好像是要乱了方寸了。

    她毕竟是名门闺秀,一直以来安静自在惯了,哪里见过这种阵势?

    她虽然盖着红盖头,可是也已经感觉到了周围人气势的逼近感。

    这突然被一群人给围住了,不论谁人都有点不适应。

    不要说是顾紫重了,就连她身旁的凤鸣,也变得紧张起来,缩起了脖子浑身都紧贴着顾紫重。

    顾紫重娇声唤了她一下。

    究竟是她凤鸣搀扶着顾紫重这个新娘子,还是依靠着新娘子?

    凤鸣赶紧挺直了身板,不过毕竟还是被众人的气势所逼迫。

    在朱府门口,两排的守卫庄严肃穆,好像京城的锦衣卫。

    士兵后面都是簇拥着百姓,人们纷纷争闹着,有几个朱家的仆人在向人群撒喜糖,还有几个仆人向人群当中撒铜板,散一散财,体现一下朱家的慷慨,也想讨个吉利。

    顾紫重颤颤巍巍,有点不敢走了。

    刘夫人在她身旁,凑近了她的耳旁,低声道:“郡主,大胆地走吧,世子爷就在府里的堂前等候着你呢。”

    顾紫重应了一声,脚步稍微迈得有点大了。

    她在凤鸣的搀扶下,进了朱家的门。

    这个大门顾紫重很熟悉,之前她一直来朱家,走的门前有地方不平,现在她又踩到了原处。

    这让顾紫重的内心有了一种踏实感。

    毕竟这里还是她熟悉的环境。

    她跟着全福人进了朱家的门,渐渐的外面人群的喧闹声便离她远了。

    她进了朱家,在长长的廊道里慢行,这心里忐忑不绝。

    全福人道:“郡主,再转个弯就到了。”

    顾紫重又应了一声。

    她现在全凭身旁的全福人和凤鸣带路找感觉了。

    被人牵着走的感觉十分的特别。

    顾紫重却用手握住了身旁的凤鸣。

    毕竟全福人是陌生人,她还是有点不放心,凤鸣才是她最放心的人。

    凤鸣也紧握住她的手,轻笑道:“郡主放心,有我呢。”

    这话让顾紫重的心房减缓了跳动。

    “新娘子到!”前面又有一个男子高声唤了一声。

    三个人走了一路,突然从一旁出来一个人,拉住了全福人:“走,引着新娘子去宴息室,咱们先休息一下。”

    全福人立刻就明白过来了,赶紧“哦”了一声,又引着顾紫重转了向。

    三个人离喧闹声越来越远了。

    等进到了一间屋子里,顾紫重被两个人搀扶着坐下来,这才被全福人把头顶上的盖头给掀了下来。

    顾紫重感觉眼前一亮,眼睛还被晃得有些疼。

    全福人道:“哎呦,赶紧给你家郡主揉揉眼睛。”

    凤鸣照办。

    全福人唠叨着:“新娘子要出嫁,一定要漂漂亮亮的,这人还没有去拜堂呢,眼角的粉可不能擦拭了。片刻之后你再给新娘子涂一涂粉。”

    凤鸣欢喜地应了一声。

    全福人躬身对端坐的顾紫重道:“郡主,您这就算是过门了,现在您已经是朱家的人了。”

    顾紫重心里百感交集,不过还是以高兴为主。

    她面容上五味杂陈,却还是笑了出来,点头道:“我知道了。”

    全福人道:“现在天还亮着呢,等过了傍晚,天一黑,到戍时末,您就等着被他们家人给请出去拜堂吧。”

    顾紫重也早就想到了,她只是轻轻点头。

    全福人刚转身走了两步,却停下脚步,又一转身回来,躬身嘱咐道:“这拜堂成亲规矩可多了,合巹,坐帐……这些个,都不用我再说了吧?”

    不用说了。

    全福人还没说呢,她自己的脸就红了。

    这些事情顾紫重前世早就经历过了,她怎么能忘记呢?

    所以顾紫重看全福人害羞了,反而大方起来,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全福人捂着面庞出了门,一边往外走一边喃喃道:“这就好办多了。”

    顾紫重在心里还暗笑呢,这些事情刘夫人不早就经历过了吗?她一个中年妇女说起这些来比顾紫重这个年轻的女孩子还要羞怯呢。

    滚床的场面她也回忆起来了。

    一想这个,她的脸也红了。

    凤鸣还问她的脸怎么了。

    她就羞道小孩子不要问太多,出去打热水。

    凤鸣打了热水回来,道:“郡主,朱世子现在正在门口收嫁妆呢,嫁妆现在正一箱子一箱子往厢房里抬,我估计这一时半刻的,外面都在忙,没有人顾到我们的。”

    顾紫重现在整个人还是端坐着的。

    凤鸣“哎呀”一声,道:“郡主,你不用那么拘谨,没人看咱们。”

    顾紫重这才松懈下来,把手中的红盖头丢到一边去。

    凤鸣呀然。

    让她放松也不是这么放松的吧?

    顾紫重伸手,把外面的红棉脱掉,换了一件棉衫,洗了洗手,去坐到一边上。

    看样子她很困。

    凤鸣道:“郡主,您要是想休息了,就去睡会儿吧,反正现在离成亲的时候还早呢。”

    顾紫重想了想,摇头:“今天算是我特别的日子,我可不能马虎了。我爹我娘他们过来要是看到我这个样子,只怕是要生我的气了。”

    凤鸣转着眼珠子想了想,突然捂着嘴笑了出来。

    顾紫重一愣,一时没明白,不过瞧她笑的样子,自己也就跟着笑了:“你笑什么?”

    凤鸣道:“凤鸣说句不该说的话,您都是嫁出去的人了,王爷和夫人哪里还管得了您呐!”

    原来是这话!

    顾紫重想想,也是这么一个道理。

    她和凤鸣一对视,两个人的表情都是一僵,随即顾紫重也笑了出来,道:“对,你说得有道理。之前我来朱府都得偷偷摸摸的,今天我终于能正儿八经地在这里坐着了。”

    凤鸣道:“郡主不用拘谨,这里的仆人丫鬟,都是我的朋友。您不也是和他们很熟吗?”

    这话说得……

    顾紫重顿时红着脸,道:“胡说。”

    本来就是,顾紫重一来就打听朱世子,自然和这些仆人丫鬟的关系好了,她老给人家银子作为好处。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