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 股份


本站公告

    梁冬之所以答应参加节目录制,跟薛自谦的关系不大。在接受韦良玉的电话邀请之后,他就已经有了决定。

    很多时候,人并不能随便决定自己的人生,总会因为其他情况改变初衷。

    穿越之后,梁冬只想简单的做一名歌手,唱自己喜欢的歌曲。如果不是原身已经参加,短时间之内他不会站在舞台之上。

    可是前身已经铺垫好的事情他不能改变,只能顺着前身的道路往前走。即便如此,他还是没有太大野心,简单的想借助地球歌曲获得好名次。

    所有一切随着黑料事件彻底发生改变,猛然爆发的黑料事件让他明白,世界不可能随着他的心意转变。他想平静,想安静的当一名歌手,其他人却不愿意。总会有一些人由于各种原因攻击自己,他如果不能强大,身边人就会承担一切。

    他需要强大,强大到自己可以解决一些事情,让某些人不敢随便对自己出手。于是,他需要更大,更好的名气,也需要团结更多人。

    参加大本营就是一个信号,告诉外界他愿意接受新的节目,愿意跟他们合作。

    想要变得强大,一种是强大自身,让自己成为世界之王,没有人可以撼动他。其次就是编织成一个巨大的网,能够分摊掉任何攻击。梁冬做不到前者,只能选择后者。

    韦良玉接收到梁冬的信号,他不远千里来到京城,在一间普普通通的火锅店发出邀请。

    对于韦良玉来说,他需要梁冬为节目组站台。是一档全新音乐节目,内容新颖,形式跟传统音乐节目完全不同,是国内第一个让明星跟粉丝互动的全新节目,甚至,普通人才是节目主角。

    没有其他节目可以参考,观众能不能接受节目,韦良玉心里没底,他需要足够有名气的歌手提供话题度。而在整个音乐圈之中,论话题度最高的歌手除了梁冬再无他人。

    自然而然,他将目光放在梁冬身上,只要能够邀请到他,第一期成绩就不会太差。只要获得开门红,节目组就能安心。同样,第一期的收视率不错,广告商才会加大投资,节目组才有更多资金投入宣传。

    综艺节目不是电影,口口相传的方式对电影有效,对综艺节目却没用。很多综艺节目都是提前录制,模式早就固定,如果想要整改只能重新录制。不说节目重新录制要花费多长时间,要多大代价。就算重新录制完毕,节目组会绝望的发现,外界到处都是类似模式的综艺,他们失去了先机。

    电视台之间的竞争太强,对于很多电视人来说,其实只有一次机会。胜利者拥有一切,失败者一败涂地。

    梁冬愿意参加节目,对韦良玉来说就是吃了一个定心丸。至于顺带打包带着的薛自谦,还真不是太大问题。基本上大牌明星都会采用打包模式,签下他们的同时还要签下另外一位或者多位新人,这个模式太平常,他们并不在意。

    有了初步意向之后,接下来就是一些细节问题。出场费,节目录制时间,播出时间,节目组安排等等。

    梁冬对这些细节没有太大要求,出场费也只是简单的收了一百万,相比较其他大牌歌手来说,一百万只能算是白菜价。

    倒不是梁冬名气太低,而是他很少参加商演,对自己的身价比较模糊。至于韦良玉方面,他们出于成本考虑,也不可能给太多出场费,两边考虑之后,有了一百万的数字。

    值得注意的是,出场费并不是现在支付,而是先付一部分,剩下大头会在节目结束之后补上。

    出场费没有问题,其他细节更加没有问题,几句话就将事情定下来,等韦良玉回到电视台之后制定好合约,合作就会正式生效。

    不得不说,梁冬确实比较好说话。如果遇到同级别明星,谈判可没有那么简单,各种细节,各种要求足以让节目组崩溃。

    衣食住行,吃喝拉撒,没一点都要表现在合约之中。只要有一丝不满意,明星就不会签约。当然,那些都是明星团队跟节目组团队对接,明星基本上不参与。

    有了初步意向,包厢气氛自然更加融洽。

    韦良玉、王涵邀请到梁冬,算是吃了定心丸。薛自谦有机会登台表演,还是跟梁冬一起演唱,心中满是兴奋。高兴之余,一顿火锅吃了两个多小时才算散场。

    “多谢梁老师跟小薛的款待,周三到杜鹃市,我一定好好请你们吃一顿!”包厢门口,韦良玉笑容满面的说道。周三就是他们约定一起录制的时间。

    “杜鹃市虽然没有小薛这么好吃的火锅,倒是有一些龙虾,特色菜,我可以带你们过去!”一身火锅味的王涵也跟着说了一句。

    薛自谦满脸通红,即便没有吃多少,还是精神百倍的说道:“多谢韦主任,王涵老师,到时候我一定好好品尝,到时候偷师回来在店里推广!”

    一顿饭下来,几人的关系突飞猛进,薛自谦也敢跟他们说一些玩笑话。

    “不愧是小薛老板,确实是当老板的料,我们去那么多次就没想到偷师回来自己开店。”韦良玉哈哈大笑道。

    说完之后,他走出包厢:“二位留步,我跟王涵老师先走,免得打扰外面的客人,我们到杜鹃市再聊!”

    梁冬自无不可,客气几句之后,将两人送到包厢门口,看着王涵他们走进电梯。

    “老师,谢谢您!”

    等两人走远之后,薛自谦才感激的对梁冬说道。

    他如果不知道梁冬让韦良玉来到火锅店的原因,一切都是为了他。

    梁冬挥了挥手:“你叫我一声老师,我当然要为你考虑。而且就算没有你,还会有其他人,便宜别人还不如便宜你!”

    任何节目都有猫腻,也是一样。就算打着乐迷跟歌手之间互动的音乐类节目,可是谁知道乐迷是不是真乐迷,还是舞台上的乐迷。真正有机会跟歌手合唱的幸运儿只有少数,甚至没有。

    薛自谦也明白这些道理,不过却不妨碍他对梁冬的感激:“无论如何,我都感激老师对我做的一切。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报答老师,如果您不嫌弃,我想将火锅店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转让给您!”

    说话的同时,他将准备好的文件拿出来,文件封面上赫然写着股份转让几个字。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