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七十九章 神子,神女


本站公告

    极凶之刃坠落,千里大地沉陷,世间一片浑浊,犹如化为天地初开时的混沌景象。



    银色的闪电,没有立即消亡,依旧在天地间穿梭,能量波动极大。



    在场所有修士,包括无上境大圣,都在避闪,不敢触碰。须知,凶骇神宫的大祭司和两大法皇,都死在血灵仙这口电光之下。



    被石剑拍飞的吾悦命皇,坠落到千里外,身形依旧笔挺,望着漆黑混乱的空间中交织的银色电光,脸色凝重,道:“神通,悸极雷电。”



    玄武神尸背上。



    煅凌风色变,道:“好厉害,恐怕巫马九行也未必是他对手,此人之强,超出我的预估。”



    “凶骇大祭司就这么陨落了?两位法皇,直接灰飞烟灭?无上境大圣号称绝世永恒,神灵不出,几乎不死,代表俗世最强。为何生命力却并没有那么强大?”商月怔住,微微失神。



    煅凌风道:“如果无上境大圣一心想逃,或者以自爆圣源威胁,的确神灵不出,几乎不死。可是,巫马九行和血灵仙这种级数的强者,太强大,不会比神灵弱多少,他们已经不能称为无上境大圣。”



    伪神,也是神灵。



    来自天命司和四大神宫的无上境大圣,一共足有二十多位,此刻,全部都视血灵仙为绝世大敌。



    “哗!”



    “哗!”



    ……



    一道道明亮的命运之门,如二十多轮烈阳,向血灵仙照耀过去。



    数之不尽的命运规则,如同万亿道枷锁,落到血灵仙身上。



    本是变得破败、混乱、黑暗的疆域,在命运之光的照耀下,被重新塑造。



    浊者下沉,清者上浮。



    灵山升起,圣湖荡漾。



    世界变成一座生机勃勃的仙乡,但,却是一座囚笼,将血灵仙镇压在里面。



    被二十多位无上境大圣的命运之门照耀,即便是顶尖大圣,也会力量消减,修为尽失,最终变成一个凡人。



    张若尘心中担忧,血灵仙虽强,可是,绝对不可能,同时对抗二十多位无上境大圣。



    能称无上,谁是弱者?



    在昆仑界,血神教遭遇灭教危机的时刻,血灵仙曾苏醒过一次,以圣念体,帮张若尘解围。所以,张若尘对他观感不错。



    “哼!”



    血灵仙手中的《无字剑谱》石剑上,浮现出密密麻麻的金色文字。



    每个文字,都化为一个舞剑的金色小人。



    刹那间,一股滔天剑气,爆发出来,将笼罩他的命运规则尽数斩断。



    金芒化为一条光路,冲破命运之光,击在一位无上境大圣身上。



    “嘭!”



    顿时,那位无上境大圣身后的命运之门破灭,鲜血飞洒,气息绝灭,只有一块块圣铠碎片,从天穹掉落下来。



    “竟然冲破了命运之光!他手中那柄石剑,真的只是一本剑谱?”有修士,被震惊得脑海一片空白,只觉得那个手持石剑的男子,就是世间之神,无可匹敌。



    神境之下,谁能与其一战?



    “一起出手,今日一定要灭一灭命运神殿的威风。”



    “战,夺取天枢针。”



    “哈哈,沧海命皇是本座的,当年的账,今日好好的清算。”



    ……



    十大暗势力的顶尖强者,各自祭出强大的战器,打出符箓和圣术,击向悬浮在天穹的二十多座命运之门。



    方圆数万里的天地规则,再次被打得紊乱。



    空间破碎,大地沉沦。



    十大暗势力不在乎天枢针最终落入谁的手中,只要不在命运神殿手中就行,否则,今后他们依旧寝食难安,日日惶恐。



    当然,若是天枢针能够落入他们手中,自然是最好不过。



    血灵仙彻底从命运规则中挣脱出来,向宫南风和三位大祭司走去,身上散发出来的光华,将天地映成银色。



    那股杀气和狠意,足以让大圣,都寒透心骨。



    三位大祭司各自唤出神宫的镇宫战器,调动力量引动,顿时,三件至尊圣器爆发出至尊之威,三座命运之门冉冉升起,三座道域形成三座世界影像。



    三位大祭司,任何一个都是威震八方的存在,到达一界,皆受千万修士朝拜。



    此刻三人联手,在气势上,却比血灵仙弱了一分。



    “轰!轰!轰……”



    血灵仙走入三位大祭司的道域,以自身规则,与三人的规则对碰,形成此起彼伏的爆响,如惊雷,似神吼。



    三件至尊圣器与《无字剑谱》石剑冲撞,爆发出混乱的力量,使得十万里外的山岳都在摇晃,似要倒塌。



    天外星辰亦在晃动,仿佛要坠落下来。



    三件至尊圣器和三座道域,皆无法挡住血灵仙的脚步,距离不断拉近。



    般若、缺打算立即带宫南风离开,但是,宫南风却坚持留下,道:“命运神殿的修士,哪有怯战逃退的道理?”



    “三位大祭司挡不住血灵仙,既然不逃,那你便取出神器。以神器,将他镇杀。”缺冷酷的道。



    宫南风摇头,道:“不到万不得已,神器不可轻动。”



    “此刻,已是万不得已之时。”缺道。



    宫南风摇头,向天边一指。



    天边,火焰燃烧起来,发出耀眼夺目的光芒,似晚霞呈现。



    吾悦命皇从绯红的晚霞中冲出,大喝:“天命司守护命运神殿,谁敢冒犯,杀无赦。”



    他手持天命戟,击穿血灵仙的银色道域,目光中的火焰灼热,爆发出无与伦比的毁灭力量。



    天命戟的四周,出现命运神殿的虚影。



    神殿的力量跨越空间和时间,加持在他身上。



    “糟了!血灵仙一人对抗三位大祭司,已是颇为吃力。吾悦命皇这一戟,携带命运神殿的神殿之气,力量摧枯拉朽,血灵仙……”



    张若尘望向海棠婆婆,不明白,如此危急的时刻,她为何还不出手?



    难道暗中还隐藏有强者,在牵制她?



    吾悦命皇是命运神殿仅次于卓雨农的强者,十大命皇之首,战力是神境下最巅峰的存在,携带至尊圣器,爆发出神殿之力。这一戟,巫马九行在不动用战刀的情况下,想要接住,必须得全力以赴才行。



    三位大祭司当然也明白,吾悦命皇这一戟,乃是必杀之招,能对伪神都造成一定程度的威胁。



    因此,他们爆发出更加强横的攻势,使血灵仙无法分心他顾。



    “轰隆。”



    天命戟轰至血灵仙的百丈之处,虚空中,出现一道道血红色茧网。



    是不死血蚕的防御。



    “嘭”的一声,吾悦命皇以无与伦比的力量,击穿茧网。



    天命戟直刺到血灵仙背心,身上圣袍瞬间碎裂,化为粉尘。



    吾悦命皇以为已经得手,可以一击,击毙血灵仙。



    忽然,却发现血灵仙的背部,竟然印有两幅图案,像是两只蝶翼。



    天命戟击在上面,血灵仙的身体爆裂,化为成千上万只血红色的飞蝶。飞蝶很快在半空,重新汇聚到一起,凝聚出他的身影。



    此刻,血灵仙恢复了人首蛇身的模样,背上更有一对血红色的蝶翼。



    他的脸色略显苍白,显然没有完全化解吾悦命皇刚才那一击,眼神却变得越发凌厉,双手握石剑。



    剑身,如山岭一般劈下。



    “轰隆。”



    吾悦命皇没能接住这一击,身体皮肤瞬间爆裂,被打得沉入地底。身体只剩骨架,和部分血肉,狰狞而又可怕,受了严重创伤。



    “怎么可能这么强……”



    吾悦命皇脑海中,刚刚转过这道念头。



    血灵仙的第二剑已经劈下,轰然一声,吾悦命皇的双臂和脊梁骨断裂,骨架塌陷了下去,化为一堆面目全非的血肉,没了人形。



    血灵仙正要劈下第三剑,彻底灭了吾悦命皇的生机。



    忽的,感应到什么,他手持石剑停了下来,抬头看向黑压压的云层,扬声道:“命运神殿号称天下第一,至高无上,怎么?为了对付我,居然想要偷袭?”



    刚才他若劈下那一剑,藏在云层中那人,一定会趁机出手。



    云中那人的威胁,更在吾悦命皇之上。



    “什么?”



    “居然犹如隐藏在云层中?怎么可能,为何我没有感应到?”



    ……



    十大暗势力的大圣,包括玄武神尸背上的煅凌风等人,皆是浑身冒冷汗,因为他们毫无察觉。对方的修为,得高到什么地步,才能瞒过他们的感知?



    煅凌风的精神力强大,细细感知后,脸色变了变,自言自语,道:“怎么会是他?”



    “哗——”



    黑色的云中,出现一片星空。



    星空离地很近,一颗颗巨大的星球清晰可见,散发出与真正星球一样强大的势。



    一个身披黄袍的男子,站在星空中心,身上神威浩荡,身躯高达数千丈,宛若神灵降世。他抬手一招,坠入地底的极凶之刃,飞到了手中。



    他抚摸极凶之刃,淡淡的道:“杀凶骇神宫的大祭司,你犯下不可饶恕的重罪。”



    福禄大祭司既是诧异,而又惊喜,道:“怎么会是他?他居然,也来了冰王星。”



    十大暗势力的大圣,看到站在星空中心那位男子,一个个都心悸不已,无不忌惮,甚至有些后悔今日来夺天枢针。



    命运神殿怎么可能不知道有人来夺天枢针?



    故意钓鱼,岂会不布下天罗地网?



    但是现在后悔,已经迟了,若不夺走天枢针,接下来他们必定要承受命运神殿的怒火,想逃都逃不掉,想躲也躲不开。



    天枢针下,一切都无所遁形。



    血灵仙道:“来者何人?”



    “命运神殿,星落。”脚踩星空的男子说道。



    张若尘露出恍然之色,难怪威势如此强大,让所有大圣都为之色变,原来此人竟是命运神殿曾经的神子,星落。



    命运神殿每隔千年,都会挑选出一位神子,或者神女。



    其中有的修炼成神,有的千年之后,退居幕后,消失于世间。



    星落就是,还没突破到神境的神子之一。



    他拥有神躯,能够调动神力,却没有达到神境,因为他是一尊尸修。神灵死后,诞生出来的新灵。



    没有突破到神境,并不是因为不够强大,毕竟能够成为命运神殿神子的人物,必定是那个时代最顶尖的存在,并且还能获得常人无法获得的修炼资源。



    有的修士,是因为心境不圆满。



    有的,是因为想积累得更深。如此,成神后,神座星球的数量才会更多。



    有的,是因为尘世未了,不愿成神。



    ……



    星落的出现,让命运神殿的所有修士,都如释重负。



    本是被打得变成一堆碎肉的吾悦命皇,身体重新撑了起来,恢复原形,但是,却虚弱至极,被三位大祭司接引了过去,随后吞服下一枚圣丹,开始疗伤。



    血灵仙劈出的两剑,差一点毁了他的成神根基。



    般若盯向宫南风,道:“星落神子,是你请来的?”



    宫南风以歉意的眼神,赔笑道:“神女殿下莫要怪罪,毕竟,无论是围剿十大暗势力,还是寻找本源神殿,都关系重大,绝不能有失。”



    般若道:“来的,还有谁?”



    宫南风指向远处那片七彩色的云。



    不知何时,七彩色的云上,除了身形佝偻的海棠婆婆,还出现了一位女子。她无比神秘,浑身散发黑暗光华,没有人能看清她的姿容。



    “神女,雨千沉。”般若道。



    凡是千年之后退下来的神子神女,都会消失在世间,从此潜心修炼悟道,成神之前,不再插手命运神殿和地狱界的任何事宜。



    若是曾经的神子神女存在感太高,对命运神殿而言,并非好事,会造成新老内斗。同时,也会损害新任神女的威信。



    这就是宫南风向般若表达歉意的原因!



    星落扬声:“如今,命运神殿只有一位神女,所有修士都得听命于她,世间不再有星落神子。我本不该出现在这里,可是,你们十大暗势力的修士,趁命运神殿新老更替之时,玉煌界开启之际,想要夺取神器,无疑是死罪。”



    “神女殿下,请下令,今日命运神殿必灭在场所有异端。”



    站在海棠婆婆对面的雨千沉,隔空抓取住鬼神面具,直接将其戴在脸上,顿时,纤柔的身上威势节节攀升,宛若神灵附体。



    凶骇大祭司只能催动鬼神面具,而她却敢直接将面具戴在脸上,使其成为自己战力的一部分,两者差距,已是不言而喻。



    她也在等般若下令。



    “那就战吧!”般若道。



    :。: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