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脱身遇袭


本站公告

    “我不过是不小心来到这里的!”沈成平说道,目光却是不由得逡巡在她身上。

    “大胆淫贼!”那女子看出来沈成平的目光,一双妙目喷出火来,一手向着沈成平面目挥来,同时一招撩阴腿踢来。

    “真是火辣!”脑袋一偏,沈成平左手在她手上一牵,她手上的攻击便是被沈成平化解。

    “我不是淫贼,只是误闯这里!”

    那个女子如何听得沈成平的解释,全身上下被看得精光,如何不让她又羞又怒,心中愤恨,恨不得杀了眼前这个男子,这里是牧场的禁地,她每次都会派心腹在周围把手,男子均是不得进来,只有她的婢女才能够来这里,如今这个男子在这里,不是淫贼又是什么。

    “受死吧!”女子发了疯一般向着沈成平攻来。

    沈成平将这个女子攻来的招式全数化解,女子的身子展现在沈成平的身前,看得沈成平双目发直。

    灼灼的目光让女子感到如芒在背,此时她方才醒悟自己身上的情况,脸上红晕如霞,心中羞怒非常,心中想到:“今天不杀了他,我日后如何见人?”心中发狠,手上的攻击更是显得狠辣。

    沈成平手腕一翻,五指微曲,在那个女子攻来之时,五指如鹰爪般攻来,破开劲气,将那个女子笼罩在爪影之下,那个女子脸色苍白如纸,心中恨道:“他的武功竟然如此高强!”

    只听到“嗤!!!”的一声,沈成平五指一变,变爪为抓,那个女子身不由己,身子被一个巨力抓来,带进了沈成平的身前,沈成平已经抱着她将她搂在了怀里,姿势暧昧之极。

    那个女子狠狠的望着沈成平,妙目中满是怒火与恨意,心中道:“莫非我就要在这里被玷污!”眼中已经不争气地流下泪水来,眼睛红红地却是狠狠地瞪着沈成平。

    沈成平伸手在她脸上拭去脸颊之上的泪水,低声说道:“真是个小野猫!”

    这么近距离的接触,沈成平不由得呼吸一热,那个女人自然是感受到了沈成平身上的变化,怒道:“无耻,我不会放过你的!”

    沈成平轻轻一笑,道:“我这人一贯是不吃亏,今日被你误会打了半天,就先收一点利息吧!”说哇,直接在她脸上轻轻一吻,然后才扶着她站好,整个人如同一阵轻烟般,掠过草间,消失在夜色里。

    那个女子抱着胸前,却是又羞又怒,这时候一阵脚步传来,一个婢女看到她呆呆的站着,脸上犹有泪痕,惊道:“小姐,发生什么事情了?”

    那个女子说道:“馥儿,我没有什么事情!”只是声音犹是颤抖。

    沈成平接下来就沿着来路往回走,一阵警兆忽生,身形忽然一顿,一支三尺来长的箭正是射在沈成平的身前,将小道之上的青砖也射破了。

    “嗖!”又是三只尖锐的破空之声传来,沈成平右手一翻,手中阴柔之力传来,将那从侧面射来的三支箭牵引住,但见三支箭斜斜飞出,刺进了丈余开外的墙壁之上。

    “谁?”沈成平冷声喝道,心中念头急转,这劲弩的力道非同一般,远胜于现在寻常的弓弩,能够做出来的除了鲁妙子恐怕没有其他人了。

    “鲁妙子?”

    那人一声冷哼,冷声说道哦:“小子好威风,竟然欺负一个弱质女流!”沈成平听得那苍老的声音话中有怒意,心中了然,淡淡地说道:“原来你这个老家伙也是人老心不老,竟然也偷窥人家女儿家!”

    “你……”那个苍老的声音登时说不出话来,他只是在远处知道了大概情形,什么都没看到,而且那可是他女儿,可这话怎么说的出口。

    沈成平可以想想他生气的样子,笑了笑:“何况她也不想见到你吧!”那个声音一窒,随即却又怒道:“你这个小子竟然胆敢轻薄秀珣!”说罢又是三支箭射来。

    沈成平再次随手将,说道:“既然是鲁妙子前辈,何不出来一见,我记得先前就让绾绾代为打招呼的!”

    “你是那个妖妇的徒弟,那个女娃儿的师兄相公?”沈成平看一个苍老的老头慢慢的走了出来,那老头穿宽大的长袍,峨冠博带,身子颇为高大挺拔,予人高山仰止的感觉。

    看那面容,那是一张很特别的脸孔,笨拙古奇。浓黑的长眉毛一直伸延至花斑的两鬓,另一端却在耳梁上连在一起,与他深郁的鹰目形成鲜明的对比。

    “恭喜鲁妙子前辈,痼疾尽去,修为更上一层,只是以前辈如今的情况,想要靠自己修复经脉却是极难!”沈成平笑着说道,他却是一眼就看出来了,先前被绾绾除去了体内的天魔真气,鲁妙子自身的真气这三十年来与天魔真气时时刻刻在对抗,已经锻炼的极为精纯,若不是如今身体上还有一些虚弱,经脉还有多处没有回复,前不久沈成平遇到的曲傲都不是他的对手了。

    眼见被沈成平一口道出自己身体的情况,鲁妙子已经知道沈成平的功力非同一般,微微叹息道:“没想到那个妖妇教出如此厉害的徒弟,那个女娃儿已经是让人惊叹了,没想到还有一个如此厉害的徒弟,那妖妇当真是幸运!”

    沈成平嘴角露出了一丝的微笑,数丈的距离如同没有一般,直接来到鲁妙子身边,左手闪电般地探出,抓向了鲁妙子的手腕,鲁妙子一惊,伸手一档,却是被沈成平抓住了,心中惊骇:“没想到他的武功竟然比我想像中犹要高出许多!”

    沈成平两指搭在他的脉门之上,一股柔和的真气已经顺着鲁妙子的经脉运转着,转了一个周天,情况比他想象的还要麻烦一些,祝玉妍的天魔真气在他的体内肆虐了三十年,对于经脉内脏的摧残极为严重,若是常人恐怕早就内脏衰竭而死了,也是鲁妙子武功不凡,加上善于调养身体,才能够支持到如今,否则身为一个先天高手,怎么可能才五十余岁就已经衰老到如此的地步。

    “老夫的伤势很重,恐怕没有多少时间了,恐怕就是那个妖妇亲至,也无能为力……”

    沈成平说道:“那未必就是我也无能为力!”说罢,一道精准温和的先天真气就已经进入鲁妙子体内,不过片刻的功夫,居然让他沉疴累累的身体感觉到了一丝久违的轻松。

    就在这时,沈成平耳朵一动,听得远处有脚步声赶来,低声说道:“有人来,走!”说罢,已经拉起鲁妙子,直接来到了鲁妙子所住的楼阁之中。8)

    </br>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