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1章:双眼看不见的世界


本站公告

    一次是偶然。

    两次就是必然了。

    “那个阿姨到底是什么人?她到底知道些什么?”

    “那一天,到底还有没有第三个人在场?是谁将我从河里救出来的,是否他从未现身过?”

    李真百思不得其解。

    隐隐约约的,他会觉得自己似乎抓住了什么。但是仔细去想,却又什么都没有抓住。

    一个关键的线索似乎就在自己的脑海之中徘徊着。但解释不清楚……

    整整闭门八天,李真终于推开了自己房间的门。

    “李师。”

    “李师您没事吧?”

    |“李师?”

    “……”

    李真一出门,所有人都闻讯赶来了。

    李真坐了下来,沉默一阵,问道:“立平啊。”

    “在的李师。”

    “我当你给西州发电报,把那个写纸条的老瞎子带来,你派下去了没有?”

    “派下去了。”

    贾立平拍着胸膛说:“那个人快来了。西州方面也给我回电报了,说在路上了。”

    “八天了,为什么还没来。”李真呢喃一声,说:“派一波人马去路上接引一下,他很重要,我有很多事情都想要问他。”

    “是的。”

    贾立平连忙去安排了。

    而李真又进了屋里:“他来了告诉我,这段时间不要打扰我。”

    “啊……”

    众人瞠目结舌。

    面面相觑,总觉得这件事情似乎没有这么简单。因为李真根本没有任何哀愁的模样,只是满心的疑惑。

    当夜。

    梦中。

    章至如约而来。

    “李真,那个老瞎子的话我这两天好好理解了一下。有一日你从我附近匆匆走过,我嗅到了空气中有历史长河沧海桑田的气息。你是一个为情所困的人,我看到了你的命运。学会遗忘吧。也许在凤凰般浴火重生之中,你才能够获得你想要的新生。”

    章至面色严肃的道:“你不觉得这句话很熟悉么?”

    李真点头:“对,是很熟悉。”

    “和曾经救起你的那个阿姨,说的话是何其相似?意思都差不多。虽然别人会觉得莫名其妙,但是你我二人却无比的知道,这句话的玄机很深。”

    “对。当时那个阿姨对我说的也是这样的意思。阿姨说:灵魂都能触碰,时间的距离又算什么?每一个再普通的人,出生来到这个世界上都背负着一种使命。这个使命很伟大,很光荣。因为这是生命的珍贵与神奇……她说我背负着一种使命。而我们是灵魂的触碰么?”

    李真呢喃着。

    章至也陷入了沉思。

    两人共同沉默,联想如今李真手里的纸条,再联想曾经那个女人留给他的纸条。似乎,这两种纸条上写着的都是同样的意思。

    忽然,李真和章至同时睁开了眼睛,似乎想到了什么,惊喜的齐声喊道:

    “灵魂!”

    “……”

    ————

    一路遥遥,黄沙漫天。

    新九州的国内并不是每个地方都水土肥沃,也不是渐变式的。

    而是东一块沙漠,西边就突兀的是一片绿洲。

    如果说正常的大地是一种渐变,根据不同的气候温度以及各方面条件,而大地呈现‘渐变式’的变化。那么新九州的大地就像是一只斑点狗。这一块,那一块,没有规律,没有渐变,没有任何的缓冲。

    黄沙漫天之中,蒸汽车队匆匆形式,卷起一片尘土飞扬。

    “那个老头是谁啊?”

    “不知道啊。”

    “怎么上级这么重视?要让这么多人来护送?”

    “不知道啊。只晓得好像是和九州科学院有关系的。、”

    “一个瞎子,还能和九州科学院扯上关系的么?”

    “不过还真是让人敬畏呢,一个活了九十多岁的老人。一个人能活到九十岁,不容易,他经历了多少沧海桑田啊。”

    “是啊,一个被天神青睐,被死神忘记了的人。和他接触的多了,也许会沾染到那样一种的幸运和福泽。”

    “就是把老头折腾的够呛,这一路颠簸啊。唉,不是说要修全国境内的公路么?怎么还没修?”

    “哪儿没修啊,现在考察队都已经到处规划了。我估计再有个几年,咱们就能享受到专门跑汽车的公路了。”

    “……”

    士兵闲聊着。

    “我热。”

    车厢里,老瞎子已经脱的只剩下一个汗衫了,但是在这炎炎沙地之中前行。蒸汽车就犹若罐头一样,闷的人出不过来气。别说九十岁高领的他了,就算是那些年轻的小伙子也是大汗淋漓。

    “老爷子,那……那把窗户打开?但是我怕您受了冷风刺激,身体受不了啊。吹风能行么?”

    司机转回头,有些为难的道。心疼这老头,九十多岁的瞎子,骨瘦如柴,这极冷极热之下是不是容易生病?

    老瞎子乐呵呵的笑道:“你是个好孩子啊。”

    “瞧您说的。”

    老瞎子忽然叹了口气:“停车吧。”

    “怎么?”

    “停下来吧、”

    司机不解,但却还是停下了车。

    车队的人都下了车,踩在这烫的可以煎鸡蛋的大地上,不解的看着老瞎子跳下了蒸汽车,然后站在阳光下边发呆。

    “马老爷子?”

    车队的护卫队队长轻呼一声:“太阳毒。您去阴凉里吧。”

    老瞎子没有回头,笑着说:“我看不见太阳,所以我想尽情的感受太阳的温度。”

    众人疑惑的皱眉。这什么意思?说的好像西州没太阳似的。

    老瞎子叹口气:“人啊,上了年纪就要成精。以前不知道是谁告诉过我一句话,六十知天命。我九十八啦。眼睛在73的坎上瞎了,眼睛一瞎我就再也看不见这个世界的样子了。但从此,我的耳朵却听见了这个世界上最细微的声音,甚至世界之外的声音我也能够听见。”

    “呵,老爷子您这话……”

    众人讪讪,不知道如何答复。

    保卫队的队长拿过一把伞来:“老爷子,您少晒点太阳,六七月的太阳能要人命的。”

    老瞎子摇摇头:“你们都是好孩子啊,以后会有福报的。我刚才听见有人喊我。”

    保安队长眉头一立,警惕了起来:“谁喊你啊?”

    老瞎子指着前方,梦呓般的喃喃着:“73是个坎,我迈过去了。84是个坎,我也迈过去了。98和99是个大坎,这次我再也迈不过去了。”

    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屏住呼吸,他们都知道,这个老瞎子是有些神叨的。

    ‘噗通’一声,老瞎子跪在了地上,仰天长叹一声:“此生唯一遗憾,是只差一点点,只是一点点就能见到天选之人。这是最遗憾的事情。拿纸笔来。”

    保安队长连忙嘶吼一声:“纸!笔!”

    “纸笔来了!”

    老瞎子跪服在地上,拿起笔来摸索着在纸上写,一边写一边喊道:“你们都不准看。”

    ‘哗哗哗’所有人都转过了头去。

    片刻后,老瞎子将写完的纸张折叠起来。

    ‘撕拉’一声。从自己的衣服上撕下一片布来,将这张纸条包裹了起来,交给了保卫队队长:“你会有幸见到那个历经过沧海桑田的人。将这个交给他,告诉他,不要急,三年后打开。”

    保安队长接过这布包,心中有些莫名的心思,什么事情这么玄之又玄?还三年后打开?这和古时候那些锦囊又有什么区别呢?这种装神弄鬼的……

    其实不然。有些话,有些事,在不同的时间和场合听见,看见,其实最终造成的效果和结局是不一样的。也许老瞎子写的这些东西不适合现在的李真看见。

    但真相只有马老爷子自己心中知道,如果李真提前知道这些东西,便会影响到世界的格局。所以,三年后再拆开是一种智慧。

    捧起一把黄沙,老瞎子仰面看着太阳,呢喃一声:“活够了。”

    最后一个表情是笑容,随和,而又满足。

    “老爷子?”

    许久,有人推搡。却发现他再也不能动弹了。伸手触摸,他的身体已经凉了。

    “死了?”

    众人震撼,回想起他之前说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话,心中有些惊悚又有敬畏。一个能够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死,知道别人什么时候死的人。

    正如他所言。

    我失去了双眼,但是却看见了更多的东西。

    我的眼前是一片黑暗,但是我却听到了超脱于世界之外的声音……

    8)

    </br>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