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7 杜克嘲讽


本站公告

    姬娜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这在她看来简直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原因很简单,那就是风暴军才五千人,哪怕就是战斗力强大,怎么可能做到击溃汉斯帝国黑鹰军的五万多人?

    就在姬娜愣神的时候,一面风暴战旗耸立了起来,见到这一面战旗的时候,姬娜心中的疑问都消失了,只有杜克风暴军才会使用风暴战旗,对于这一面战旗姬娜也是太熟悉了,曾经数次在自己的危难之中,就是这一面战旗的出现拯救了自己。

    “战士们,是风暴军来了,风暴军拯救我们了!”

    姬娜公主兴奋的高呼了一句,认真来说风暴军的到来,远比奥托公爵雄狮军的到来更加让她感到高兴,这种原因她自己都说不清楚是为什么。

    而另外一边的杜克,见到两军对峙的情况之下,也大概的猜测到帝国第一军团对于风暴军的陌生。现在这种危机的情况下,汉斯帝国黑鹰军随时都有可能卷土重来,因为他们还有超过两万完全没有受到影响的军队,三千风暴军在他们面前数量实在是太少了。

    现在能够做的,就是利用这最为关键的一段混乱时间,直接把帝国第一军团给带出来,只要突围来到了车阵的后面,杜克就有信心跟把握,把帝国第一军团给带出重围,因为就目前情况来看,风暴火枪几乎是无解的。

    “取消戒备,快点让帝国第一军团进入到车阵中来!”

    杜克这个时候高呼了一句,他没有时间再继续拖延下去了,因为已经发现黑鹰军的其余几万战士,都朝着三个方向为了过来。虽然这世界的人还没有办法这么快发现散兵制对于火枪的克制,但是他们大概也能从之前的是射击之中看出来,火枪的杀伤力其实非常的有限,哪怕就是靠着人数去堆,也能把风暴军给堆死了!

    听到杜克这个命令,冲在最前面的风暴军也把战盾给收了起来,而两翼的风暴军开始戒备,给帝国第一军团开辟出来一条道路。

    确定了是友军之后,帝国第一军团的战士脸上,也流露出一种无比的狂喜神态,疯狂的朝着风暴军的车阵方向涌去。而这个时候姬娜公主跟史迪威侯爵,也来到了杜克所在的方向。

    看着灰头土脸的姬娜公主,杜克忍不住说了一句:“公主殿下,英勇的杜克子爵又一次拯救了你,现在认识到风暴军的强大了吧。”

    杜克说这句话是有原因的,因为随着来到北方防线,五千人的风暴军跟总数达到六万人以上的帝国北方军团完全不值一提,所以很多时候哪怕就是姬娜,脑海之中都下意识的忽略了风暴军。

    虽然对于姬娜没有什么炫耀的意味,但是之前一直被姬娜或者法兰帝国这些高层跟忽视了,杜克也有着一种想要证明自己的冲动,而现在这个机会,正是杜克好装逼的时候。

    “风暴军倒是很英勇,但是你这个杜克子爵就未必了!”

    姬娜公主不甘示弱的回了一句,但是从她脸上激动的表情跟语气之中的哽咽,也能够看出来她对于杜克能过来驰援的感激。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杜克也不好跟姬娜公主多说什么,而且现在事态紧急,只能回了一句说道:“好了,你赶紧到车阵之中吧,黑鹰军很快就要围过来了。”

    听到杜克的话,姬娜公主点了点头,不过她赶紧朝着杜克补充了一句:“杜克,这里还有很多第一军团的伤兵,你尽量也把他们给带出来吧,不然他们留在这草原上只有死路一条。”

    姬娜这个时候还是想着伤员情况,因为这一战下来,两万的帝国第一军团没有受到的估计连一万都没有,重伤跟死亡了占据了五六千数量,还有大概这个数量的轻伤员。这些人都只是皮外刀伤,哪怕就是这个时代的感染率很高,至少也有一半以上的人能够活下来。

    因为只要伤口不大,咬牙用最原始的火烧伤口消毒,也能做到基本的抗感染。这些都是法兰帝国英勇的战士,在这种被包围的艰难情况下都没有放弃战斗,姬娜想要带着他们回来。

    说实话,杜克之前只想带走那些没受伤跟能行走的帝国第一军,至于这些伤兵就不再杜克的考虑范围之内了。杜克并不残忍,但是在可能危急到自己或者风暴军的情况下,杜克就不得不对这些跟自己没有关系的法兰军残忍了。

    但是看着姬娜公主祈求的眼神,看着那些伤兵眼神之中的绝望,杜克觉得自己还是没有达到那种一将功成万骨枯的境界,只能咬牙说道:“我会尽力带着伤兵回去的!”

    “嗯,我相信你!”

    姬娜公主朝着杜克点了点头,然后在皇家骑士的护卫之下,继续朝着后方前进。

    当姬娜公主走过去之后,杜克就看到了史迪威侯爵。跟史迪威侯爵之间的接触并不多,杜克哪怕就是在帝**营地里面,也基本上只是跟姬娜公主还有巴顿侯爵打交道。但是杜克一直都能够感受到之前史迪威侯爵对于他跟风暴军的那一种轻视,一种对于弱小的俯瞰。

    对于这一点,其实杜克心里面一直都不爽,不过有这种情绪的也不是史迪威侯爵一人,整个帝**上下基本上也没有把杜克这个私人领主军队给放在眼中。不过作为法兰皇帝密令的执行者之一,这个仇杜克还真是有点放不下,哪怕现在不能对史迪威侯爵做什么,出言讽刺几句还是没问题了。

    “史迪威侯爵,这几天你真是变化的大啊。”

    杜克脸上带着一丝嘲弄,就连语气都轻佻了许多,这种表情嘲笑的态度,让史迪威侯爵脸色很是难看,就连他身边的护卫都是满脸的愤怒看着杜克,如果不是旁边都是风暴军,估计他们都忍不住要拿下杜克的样子。

    “杜克子爵,年少是一件好事,但是还是不要太轻狂了。”

    史迪威侯爵冷冷的回了一句,作为一个侯爵贵族,哪怕就是接受了杜克的营救,但是却无法接受侮辱,士可杀不可辱这种思维,全世界都是通用的。。

    a

    </br>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