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78章 这个少帮主尚可交


本站公告

    林立跟严大路不过是一面之交,如果是普通的江湖恩怨,林立绝对不会插手。

    但他生平最恨的就是淫辱女子,而严大路所为正和他心,所以他立刻开口,要将此事揽在自己身上。

    东方鸥虽显惶恐,不过他居然没有起身离得林立严大路远些,而是瞅瞅林立,又瞅瞅严大路,脸皮紧绷坐在原位上不动。

    焦新德没有即时发作,毕竟他儿子做下的事情并不光彩。直到其他食客全都退出,餐厅大门也被关了起来,焦新德才阴沉沉地瞪着林立,一字一句慢慢问道:“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

    林立方要开口,严大路抢着说道:“姓焦的,你儿子是我所伤,跟其他人无关,你要报仇,尽管冲我来好了!”

    “你是瓮中之鳖,今天肯定是死定了!但既然有人想跟你一块儿死,姓焦的何不成全?”焦新德阴森回答,冷冰冰的眼光始终落在林立身上。

    “姓林的,赶紧跪下来给焦叔叔赔罪!”张高术大喝一声。

    林立好笑地摇一摇头,不去理会张高术,而是看着焦新亮,说道:“你儿子淫辱女子,人家留他一条性命,你本应该感激不尽,可你居然想替儿子报仇?亏你是一帮副帮主,居然混账到如此地步!不过你不配跟我说话,你河洛帮的正帮主在哪儿,把他叫过来见我!”

    他这话更是令在场所有人面面相觑。张高术首先“哈哈哈哈”笑出来,骂道:“你小子好大口气?你以为你是谁呀?中正教的太子爷?还是奔雷教的少教主?就凭你,也敢让河洛帮李大帮主亲来见你?”

    “中正教的太子爷倒是我的好朋友,至于奔雷教的少教主,还不配跟我相提并论!”林立淡淡回答。

    “哈,越说越了不起了,我都快要被你吓死了!”

    河洛帮的其它人也都露出好笑之色,连严大路都瞪大了眼睛,感觉这位林兄弟是不是疯了。

    唯独焦新德扬一扬手,叫其他人都安静下来,这才阴森森地问林立:“阁下这么大的口气,请问是哪门哪派哪一位高人的弟子?”

    “我师父的名头说出来会吓死你,所以不提也罢!这样吧,你回去告诉你们帮主,这座度假村以后你河洛帮就不用管了,我自然会另外派人来接管这里!什么时候你河洛帮换掉你这个副帮主,并且再不会有淫辱女子的败类存在,我再将这座度假村还给你们!”

    他越说口气越大,众人听着简直像是搞笑。张高术再次笑出声来,说道:“焦叔叔你看这人是不是疯了,他以为他是修法界的至尊呢!再说下去,我们该给他三拜九叩了!”

    他一说,除了焦新德,河洛帮的其他人全都哄然大笑。

    东方鸥担心地瞅着林立,说道:“林兄弟,你别说了行不行?”

    严大路则皱起了眉头,不再理会林立,而是冲着焦新德说道:“姓焦的,林兄弟说说笑话,你不用当真,还是来算一算咱们之间的恩怨吧!”

    “林?你是姓林?”焦新德骤然一惊。

    其实在之前张高术已经提到过“姓林的”,但焦新德并未在意。直到林立的口气越来越大,其他人禁不住好笑,焦新德心中却隐隐感觉有些不对。

    再听严大路提到“林兄弟”三字,他才陡然响起最近一年修法界名头最响亮的一个人物。

    他两眼吃惊地盯着林立,却又忍不住喃喃自语:“不可能!不可能会年轻到如此程度!”

    他自然听说过此人非常年轻,可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会年轻到只有二十来岁。

    “焦叔叔你说什么?”张高术问。

    焦新德摇一摇头,仍旧望定林立,斟斟酌酌问了一句:“阁下……姓林,不知大名是哪两个字?”

    “我说过,你不配知道我的名号,把你们帮主叫来再说吧!”林立傲然回答。

    焦新德心中愈发怔忪不定。偏是他手下一个汉子粗声粗气说道:“这小子如此狂妄,我看咱们也不用跟他客气了,直接把他打服了再说!”

    焦新德心中暗想:不如让人先试试这小子的身手,看看他是否功夫超绝。否则一旦认错,可就成了一大笑柄。

    正想点头答应,忽然房门被人推开,有人一边走进来,一边说道:“听说有人在这儿闹事,是谁这么大的胆子?”

    林立回头去看,见是一个年轻男子,身材相貌都不错,约莫二十五六岁的模样。

    “少帮主!”在场人除焦新德之外,齐齐向着那年轻人行礼。

    张高术更是抢上前去,笑道:“少帮主,咱们又见面了!”

    那年轻人看来对张高术并不待见,只是瞥了他一眼,稍微点了一点头,便问焦新德:“这正中午的,怎么把餐厅大门关起来了?不是说有人闹事吗?谁呀?”

    “就是这个小子!”张高术抢着向严大路伸手一指,“焦叔叔说,打伤焦大哥的,就是这小子!”

    “哦?”那年轻人瞟了一眼严大路,很快回脸瞅着焦新德,“焦迈的事情,我爸不是派人去铁索门查问清楚了吗?焦迈自己也承认了,怎么焦师叔还是搁不下呢?”

    “焦迈毕竟是我的亲生子啊!我焦家只有这一根独苗啊!如今……这小子害得我焦家断子绝孙,叫我怎么能搁得下呀!”焦新德一边说,忍不住红了眼圈。

    那年轻人皱起了眉头,说道:“不是我说师叔,焦迈做出这种事情来,不管谁见了都容他不下,包括我在内!我爸严令帮中弟子不准多提此事,不单是为了河洛帮的名声,也是为了你焦家的脸面!但焦师叔念念不忘要为那不成器的东西报仇,定要让这件事闹得天下知闻,焦师叔才觉得光彩了不是?”

    他越说越是不客气,焦新德被批得满脸羞愧哑口无言。林立没想到这位少帮主如此通情达理,心中不由得暗暗赞佩。

    严大路抢上一步,向着那年轻人抱一抱拳,说道:“少帮主明断是非,严大路佩服之至!”

    “我用不着你佩服!”那年轻人冷冷接口,“焦迈再不好,终究是我李明峰的师弟,我李明峰虽不能找你报仇,但也不可能与你结交!你赶紧走吧,日后最好不要在我河洛帮的地盘上出现!”

    严大路点一点头转身就走。东方鸥赶紧起身跟上。

    林立也跟着转身,要随着严大路走出餐厅。偏偏张高术一肚子不服气,张口叫道:“姓林的小子不是要见河洛帮的大帮主么?如今少帮主驾到,怎么灰溜溜地要走呢?”

    林立禁不住叹口气,转回头,说道:“这位少帮主明断是非,不徇私情,我走,不过是给他留脸面而已!”

    “哈,好大的脸面啊,你是不是还要咱少帮主感激你呀?”张高术酸言酸语,引得河洛帮的其他人又都笑起来。

    (请看第0379章《拜求入盟》)。

    a

    </br>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