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歌词接不下去了…百章纪念


本站公告

    “唔…”喂不下去怎么办…芙兰苦恼的歪了歪头…伸出手指擦拭着依旧睡着的蕾米莉亚因无法完成吞咽动作而从嘴边漏出的一点红茶…

    “啊姆…唔,有了~”舔了舔手指,芙兰想到什么似的,一挥手握拳敲在另一只手心中,旁边升起一个代表想到好主意的电灯泡。

    然后,拿起茶杯,含了一口红茶,靠近了雷咪…

    直接喂进去的话,姐姐就能喝下去了吧?很单纯的想法。

    也是虽然很简单粗暴,但确实有效的办法。

    嗯,至少在牙关被用手指撬开之后,已经清醒过来却不知道为什么不能动弹的小雷咪是傻的。

    这种完全拿错剧本(?!)的感觉…啊啊啊!杀了本小姐吧喂!说好的喂食play呢?!为什么不伸舌头啊喂!为什么啊喂!

    …少女哟…你很欲求不满的样子…(眼神死)

    「kiss喂食福利?这种东西写的太具体的话,会被点娘和谐呼脸的啦~所以,嘛…」

    也许是血液对血族的效益真的很高?也许是因为太过震惊(激动?),蕾米莉亚很快的,突兀的…睁开了眼睛,对上自家妹妹的眼睛…

    迷之沉默…

    “那个…”身为妹控(居然承认了)被自家妹妹吻醒(完全不是),现在我该作何表情?在线等,加急!

    「直接推了不好么…」

    “啊,姐姐大人你醒啦!”完全没有什么心理压力的,芙兰看见蕾米莉亚醒来之后,非常开心的,直接马上死死的抱住了她…然后…

    “啊疼疼疼…芙兰快放手,肋、肋骨…要断了啊啊啊!”芙兰因为太开心的原因似乎没有控制力道呢…

    说好感人的姐妹相拥然后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什么的呢!童话果然都是骗人的!

    不不不…应该并没有这个童话…

    “啊,对不起,姐姐大人!”听到蕾米莉亚的痛呼,芙兰朵露马上松开了自己的姐姐大人,然后想到了什么一样,转过身把还有半杯的红茶递给了雷咪。

    “姐姐喝这个,大姐姐说可以恢复身体哦。”带着单纯的笑容,芙兰朵露将红茶递给了雷咪。

    芙兰还是那个芙兰呢…就算是能力暴走了以后,也一样…

    心里,舒了口气…真的很害怕呢…万一芙兰因为那些事变得不一样了,自己该如何面对…

    “嗯,芙兰一如既往的乖呢…”就像是以前的家一样…宠溺的摸着自己妹妹的头,雷咪并没有多说的,将红茶喝了下去。

    虽然不知道明明只有一小杯的红茶为什么可以喝那么久…

    “嘿嘿~”也如以前一样的,芙兰露出有些小小得意的笑。

    片刻…

    “咔嚓——!”“呐…芙兰,这是怎么回事?!”茶杯因承受不住压力而成为了一地的碎片,飞快的,蕾米莉亚不顾被瓷片划破的手心,抓住了妹妹的手…

    看着芙兰身后那光秃秃的,看起来相当扭曲丑陋的翼骨…

    “啊,这个啊,没关系的啦~姐姐大人和芙兰,以后不会被追…”

    “告诉我是谁干的!老娘要送他下地狱!”蛮横的打断了自己妹妹的话,蕾米莉亚的脸色相当的阴沉。

    “诶多…”芙兰朵露歪了歪头,完全没有察觉到雷咪的气势一样,依旧是像是回答“啊,昨天吃的汉堡肉哦~”一般的语气…

    “那个家伙啊…已经被大姐姐玩坏了哦~”白纸般的表情却莫名的让人升起相当可怕的危机感…这样的芙兰让蕾米莉亚相当的不适应…

    作为亲眼见证一整套恶意@洗礼的调/教的见证者…芙兰朵露似乎和以往有了些不太一样的地方…

    「持续躁动@鬼畜之魂」这什么鬼东西啊喂!

    “芙兰?”就好像是…失去了某种生物特有的情绪一样…

    “呐呐,别管那些事情了,好久没有一起玩了呢,姐姐大人陪芙兰玩吧~”可是再感觉的时候…已经找不到那诡异的违和感在哪了…

    “嗯,好吧…一起玩。”相当在意的看了眼芙兰身后扭曲的骨翼,但…如果问出来的话…可能会引起什么不好的回忆吧…

    可恶啊!为什么…芙兰伤到的时候我不在,为什么啊啊啊!

    “那就是母亲大人又带回来的两只小家伙么…”淡定的喝着一杯酸奶,水银灯坐在城堡中心的某房间的沙发上,抬着头看着大屏幕…

    “似乎是呢…四处收养孩子什么的…鸢白还真是好…咳,好妖怪呢…”坐在旁边,膝盖上习惯性的放着一本书,帕秋莉感叹着…

    嗯,有必要提示一下,红萌馆吸血鬼姐妹的房间被水银灯偷偷安装了针孔摄像机哦…

    话说…帕秋莉不愧是天赋凛然的魔女,只研究了两遍,就已经可以把摄像机和投影幕什么的造出来…

    等等,这已经不是魔女应该会做的事情了吧啊喂!

    对了…听说红萌馆以后的登月火箭也是帕秋莉造的…大概?(虽然似乎是木头的),还真是万能的姆Q呢…

    “谁让母亲大人总是喜新厌旧的样子,有了新的要照顾的对象就忘了我们嘛…”对此,水银灯表示,监控是理所当然的。

    “虽然似乎对不起鸢白的样子,但是…吸血鬼之间超越亲情的关系是很有研究价值的姆Q~”帕秋莉点了点头,一边附和着水银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一边低头看着书。

    “嗯,接下来切换画面!”一本正经的,水银灯将画面切到另一个摄像头的位置…

    “!”而帕秋莉也折好书页,将膝盖的魔法书合了起来…因为…

    “啊啊…为什么会这样呢…”碎碎念着,鸢白卸下看似头盔实际上却只能完美的保护额头部位的装甲,一边卷起浴巾擦着头发,一边拉开了浴室的门。

    “你指什么?”六弦梦凌打着哈欠,懒散的问着。

    “芙兰的翅膀…”“你够了。”一件和自己完全无关的事情,却嘀咕到现在,这在六弦梦凌的眼中看来…

    “烦死了!”

    “诶?”鸢白发出了表示意外的音节。

    “听着,我是由此世之恶以及你的能力,在系统的允许下,形成的人格,”六弦梦凌说着,按住了鸢白的肩。

    “换而言之,我就是最恶劣的你,而你如果非要提时臣背锅,那么,因为恶即是错,所以你的错误则都由我来背负,身为鸢白的你没有错,也不会有错,懂么?”

    “……”各种意义上,都是非常有道理的言论…但,微妙的,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算了,抱歉六弦,是我错了,锅这种东西还是让时臣背好了…”话题已经说到了这种地步的话,鸢白又能反驳什么呢?

    而且…为什么…有种浑身不舒服的感觉…就好像…

    被什么窥探着一样…鸢白凌月这么转过头,视线转向让自己感受到不快的方向…

    “是错觉么?”明明感觉这里有什么的…

    ———————————————————————

    (打哈欠)更新码好了就扔上来的说…

    (补充)嗯,周五没有更新,重复一遍,周五到周日没有更新,就是这样。

    (ps)顺便…百章纪念~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