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划清界限


本站公告

    “你……”正在快速的恢复着伤势甚至还在心里幻想着接下来如何报复李逸晨的荆毅看着李逸晨居然在自己父亲的威慑之下还敢动手,几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让你恢复一下,我都没地方落剑了!”李逸晨既然要动手自然不需要再去考虑低调不低调的问题。

    不过李逸晨的不低调苦的可就是荆毅了!

    刚才的调息,恢复天道力的同时,肉身之力亦在修复着体外的伤势,而这却正如李逸晨所言,让他又以有了重新落剑的地方,换来的只是全身的又一次刺痛。

    “李逸晨,你这是在找死!”荆毅虽然恢复了几分,但之前已经受伤颇重,现在自然不是李逸晨的对手。

    “我找死吗?城主出现,你并不没有立刻走下武斗台,而是继续站在这里修炼,难道你不是想着借着城主之威镇住我不敢动手,等你恢复过来再反击报仇吗?既然我已经停手表示要结束这场战斗,你还不下去,那你想继续我陪你便好!”李逸晨冷哼之中,荆毅恢复过来的伤势瞬间又变得血肉模糊起来。

    此言一出,立刻令在场之人恍然大悟起来,同时他们也意识到李逸晨这个家伙并不笨,相反他比许多人都要聪明得多。

    只不过道理是这个道理,可是他没有想过今日之事如何收场吗?

    阿罗剑已经落入李逸晨之手,伤势又在不断加剧,此时荆毅应付起来自然更加的吃力,如今他知道自己唯一的希望便是自己的父亲。

    荆逸阳紧握着双拳,双目仿佛要喷出火来一般,自从当上天方城城主以来,这绝对是令他觉得最丢脸的一天。

    当然现在颜面尚是其次,他更心疼的却是儿子的情况!

    违反天行宫定下的规则,必然会引来天行宫的责罚,而到时失去城主之位,在责罚之下实力受损,必然会给凤、林两家带来一个结盟的契机,若真是那样,荆家将要付出更多的鲜血。

    虽然心疼着儿子,但身为荆家的掌舵人,荆逸阳更要为荆家上上下下近千条人命负责。

    “毅儿,技不如人认输便是,没有哪个强者会不经历失败的!”片刻的思考之后,荆逸阳也知道现在想要结束这一场闹剧,那便只有满足李逸晨的一切要求。

    “啊……”荆毅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同时在场所有人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堂堂天方城城主居然会向一个乡下小子服软?这……这似乎有些不太真实吧?

    听闻父亲之言,荆毅也只得将储物戒指取下,扔向李逸晨。

    “对了嘛……早这样事情不是早就解决了吗?”接过储物戒指,李逸晨知道如今已经把荆家父子逼到了暴走边缘,自然也不可能再继续蹂躏荆毅。

    而事实上李逸晨也没有虐人的爱好,只不过荆毅一开场就说要抢他的冰凝剑,那么在战胜之后,他自然也要拿回相应的赌注。

    否则如果荆毅之前没有那句废话的话,李逸晨与他这一战,就是一场单纯的战斗,仅仅只是李逸晨对自己实力的一场检验。

    荆毅走下武斗台立刻有城主府炼丹师围了过来,对他检测治疗,而荆逸阳却盯着李逸晨问道,“如今我儿的储物戒指已经输给你了,你先检查一下里边是否有城主之印!”

    城主之印?乃是一城城主权利的象征,但除此之外似乎并没有太大的作用,李逸晨到还真不赶什么兴趣,当即精神力探入储物戒指之中,虽然发现其中存着不少好货,但却根本没有看到什么城主之印。

    “好像没有哦,城主要不要自己检查一下!”李逸晨故作大方地说道,他相信就算自己真把储物戒拿给荆逸阳检查,众目睽睽之下他也不可能拿走任何东西。

    “没有就好!因为我的城主之印不慎遗失,如今既然没在毅儿的储物戒指之中就好,免得若是日后发现此事与你有关,你还说是在毅儿的储物戒指之中找到的!”解释之后,荆逸阳当即厉喝道,“城主之印遗失,天方城从此刻有封城,许进不许出,谁若违反,城府卫格杀勿论!”

    封城!

    所有人脸色再次一变,目光几乎同时集中在李逸晨身上。天行宫的规定荆逸阳自然不敢违背,但这里是天方城,身为城主的荆逸阳同样可以定下他的规定,比如封城!

    至于城主之印遗失!这样的话估计在场没有谁会相信,城主府戒备森严,城主之印更是重中之重,荆逸阳肯定随身携带,这东西能遗失?

    不过大家都知道,现在荆逸阳说遗失了那就一定是遗失了,至于什么时候找到,又在谁的身上找到,这中间的文章自然也就多了。

    尤其是刚才荆逸阳对李逸晨所说的那番话,此时更令人感觉意味深长起来,同时不少在眼神深远之人更是把目光落到凤家。

    李逸晨虽然狂,而且行事的确不太靠谱,但无论如此这一战他也是为了凤家而战!

    而如今荆逸阳已经表示出他的态度,那么李逸晨能不能活下来,其实现在看的只是凤家的态度。

    若是凤家极力保他,虽然会承受一定的压力,但至少不会让李逸晨有事,但若是凤家考虑到为一个无知轻重的乡下小子而和城主府直接冲突的话,那么没有凤家庇护的李逸晨在天方城的命运自然也就可想而知了。

    不过荆逸阳并没有久留,丢下一句话后便带着荆毅已经一众人等向着城主府走去。

    反正如今天方城已封,李逸晨不过是瓮中捉鳖,一切还是先处理好荆毅的伤势在说,而且要栽赃李逸晨,那也需要一些准备工作不是。

    “你还真是……真是勇敢……”虽然自己也分不清楚现在是喜还是忧,但凤鸣娇还是走到李逸晨面前。

    打败荆毅这自然是好事,更大落荆毅的面子,这更是大好之事!

    但天方城三足鼎立的局面能维持至今,如今三家实力相近之外同时三方也保持着一种默契,大家可以有明争暗斗,但不能超越某些界线。

    今日李逸晨打败荆毅自然不算过界,但是他让荆毅颜面扫地,同时连荆逸阳的面子也削去,这样的行为似乎明显已经打破了天方城三方势力之间的默契,而这份默契被打破之后会带来什么样的变化却谁也说不清楚。

    “你之前说过,无论输赢,都对有奖励的哦!”看着凤鸣娇,李逸晨微微一笑道,仿佛他根本不明白荆逸阳封城的意义一般,听到四周还未散去的众人大呼冷气的同时,更是为荆毅暗鸣不平。

    你说你堂堂一个少城主惹谁不好,偏偏去招惹这种不懂世事的家伙,看着李逸晨见到凤鸣娇第一句话就是要奖励,所有人都有理由相信,若是刚才在武斗台上,荆毅不向李逸晨妥协的话,真的有可能被李逸晨削成一堆白骨。

    “先随我回去在说吧!”同样无语着李逸晨这种无知的凤鸣娇此刻似乎也有些后悔自己为何在悦来居的时候非要把李逸晨叫过来。

    不过如今李逸晨代表凤家战而胜之,那么纵然心中有各种考虑和顾忌此时也只得先把李逸晨带回凤家。

    李逸晨到也没有在拒绝,跟在凤鸣娇及那些凤家长辈的身后随其而去。

    战斗的双方虽然离去,但武斗台的四周却没有因此而变得平静,反而因为他们的离开而少了一些顾忌,讨论的更加在激烈起来。

    不过这些议论之中,大多还是为荆毅感觉到憋屈,同时对于荆毅为何会突破反胜为败,大家也是众说纷纷。

    “参见家主!”而此时已经进入凤家的李逸晨搞出这么大的动静自然也受到凤家当代家主也就是凤鸣娇父亲的亲近接见。

    与此同时还有凤鸣娇的几位叔伯,无一不是如今凤家的管事之人。

    可以说作为一名客卿,刚一加入就受到这般隆重的接见,绝对是极其罕见之事,不过此时知道在今天之事的凤家客卿,却没有谁去羡慕李逸晨这般待遇,虽然他们没有资格此时进入凤家议事大厅,但同样没有谁会觉得等待李逸晨的会是好事。

    “听鸣娇说,你想加入我们凤家成为我们凤家的客卿?”凤鸣娇的父亲凤楚雄微微点头开口问道。

    “啊……我现在还不算是凤家客卿吗?”李逸晨哪里会听不出凤楚雄的话中之意,不过还是装着不解地问道。

    “自然不算,毕竟我们凤家虽然广纳天下有志之士,但要加入我们凤家还是需要一些考核,所以你也只有通过考核之后才能算是我们凤家的正式客卿!”身为凤家家主,凤楚雄自然有其过人的手腕,淡淡的一句话,先已经把李逸晨与凤家的关系划清,顿时令凤家处于不败之地。

    “那刚才凤小姐答应过我的奖励呢?”虽然心中有些不爽凤楚雄的这般作风,但李逸晨从一开始到也没报什么希望觉得凤家真的会为素昧平生的自己而与荆家开战……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