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四章 枯竭了想象力


本站公告

    这不能用单纯的好或者不好来评价,只能说顺应了时代的发展,但却并不一定就是自我内心的需求。</p>

    梦天行不确定自己以后会变得如何,但顺应本心的需求,却是他必须要坚持住的。</p>

    梦天行能够感受到两种登顶之心的截然不同,整个心态上面成熟了很多,也纯粹了很多。</p>

    看着面前的梦天行,中年人笑道:“小兄弟你看到的也很有意思。我带上来的天才已经有将近二十个,答案也是各种各样,单论纯粹,还要数你第一。”</p>

    梦天行笑道:“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这里欣赏风景确实很美。”</p>

    中年人认真地说道:“这就是纯粹,在武道一途当中,纯粹非常重要,可惜我透彻的明白的太晚了一些。”</p>

    梦天行打岔道:“那前面一些人都有着怎样的回答?”</p>

    中年人笑道:“就在三个月前,我带了一个叫洛乘风的小家伙,也是一个很不错的小伙子,实力很强,你应该知道他吧?”</p>

    梦天行点了点头,问道:“他说他看到了什么?”</p>

    中年人笑道:“他也说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答案,只有三个字,‘我很大’。”</p>

    梦天行能够从这里感受到洛乘风的霸气,而且他的霸气是有着那种无可匹敌的豪气在里面。</p>

    想来他想说的完整的话应该是“我很大,世界很小”。</p>

    洛乘风可是被罗恒认定为有争夺“龙门会”前三,甚至有争夺“龙头”实力的高手,怎能不让他重视。</p>

    “气魄惊人。”</p>

    中年人点了点头,说道:“确实气魄惊人,比我当年要强上一些。”</p>

    梦天行攀登过这座山,很清楚没有“法相境”的实力,根本不用来尝试,而即使是一般的“法相境”小成阶段,也顶多能够攀登个数十丈高度,若是身法稍好一些的还能够走得再远一些,若是内力再深厚一些的,还能更进一步。</p>

    而只要能够在“法相境”小成阶段登顶的人物,几乎每一个都是同级翘楚。</p>

    望着山顶四周,根本没有看到什么石碑或者雕刻,只有零零散散的几棵树,至于所谓的“秘崖石刻”压根没有见到。</p>

    似是明白梦天行心中的疑惑,中年人笑道:“登上山顶只是我的一个想法,而‘秘崖石刻’其实并不在这上面。”</p>

    梦天行问道:“还不知道前辈高姓大名?”</p>

    中年人笑道:“我姓严,在‘有味庄’排行老五。”</p>

    梦天行恭敬的拜见道:“严长老,小子姓梦,你可以叫我小梦。”</p>

    中年人看着梦天行笑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放心,我这便带你过去。跟紧了。”</p>

    说完,就朝着来路飞纵而下。</p>

    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此刻梦天行是真的感觉到了所谓的难,到底是有多难。</p>

    身处不定向的旋风中,关键还是在千米高空,而每一个落脚点都在丈外之地,即使眼睛和思想都关注着下一个落脚点,但施展身法之时,依然能够瞄到千米下的一些事物,这不是站在玻璃栈道上面往下看,而是身处半空往下看,那种心跳,那种刺激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p>

    上山之时,山腰往上部分几乎每隔一百个落脚点就需要休息一番,但此刻往下,仅仅只是经过八十个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腿脚有些发软。</p>

    内力的消耗确实比上山要快一些,但这里绝大部分还是心理作用,所以需要他慢慢的去调整。</p>

    大半个小时后,一个稍大一些的落脚点上站着正等着他的严长老。</p>

    看到梦天行终于到来,他伸出手往崖壁之上一按,于是中间出现了一道门户,两人直接闪身而入。</p>

    等两人进入后,山崖石壁自动合拢,恢复如初,而两人只是站在那里,静静地等着什么。</p>

    灯光亮起,严长老说道:“看清楚我的落脚点,千万不要出错,走。”</p>

    一跃而去,已经出现在两丈外,于是梦天行也默默的紧跟上。</p>

    这里显然是设置了厉害的机关,就像是梦家的秘境一样,都有着自己独特的运行方式。</p>

    一个多小时后,两人眼前出现了一座颇具现代化与古典美相结合的大型建筑。</p>

    虽是在山体之内,但是四周显然是已经经过特殊处理,不论是通风还是温度湿度,都令人感觉不是在山体之内,而是在之前所处的院落之中。</p>

    大型建筑的四周,有着各色植被,被经过特殊处理的灯光照射着,缓慢而茁壮地生长着。</p>

    一座大殿的门口则有着一处约莫两亩的人工湖,里面游鱼肆意游荡,穿梭于丰美的鱼草之中。</p>

    抬头往上一看,能够看到夕阳映照下的晚霞,多彩而绚烂。</p>

    显然此地的头顶建筑模板,是把外界的环境直接映射进来,形成了分明的白天与黑夜。</p>

    见到梦天行并没有露出特别吃惊的表情,严长老也是啧啧称奇。</p>

    眼前这个年轻人分明没有什么大来历,但对眼前的一切却似乎有着熟悉之感,怎能不让他感觉吃惊。</p>

    只不过严长老也只是觉得对方心性了得,心境修为高深罢了。</p>

    眼前的这一切跟梦家秘境很是相似,只是规模上来说小一些罢了。</p>

    走进大殿,梦天行却看到了两个盘坐在两边的背影,而他们两个的前面,则有着一块石碑竖立眼前,看情形,他们已经看了很久了。</p>

    梦天行站在严长老身边,并没有走进去,也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就这么站着,看着周边的一切。</p>

    约莫半个小时后,终于传来了一声暗哑的叹息:“难,难,难。”</p>

    另一边的人也发出了感慨:“参不透,悟不到。”</p>

    眼看两人又要继续观摩石碑,严长老连忙说道:“明叔,乐叔,小侄带了位年轻人过来参悟‘秘崖石刻’十天。”</p>

    两个老人像是没听到一般,继续盯着自己身前的那块石碑。</p>

    严长老也知道两人都已经听到,带着梦天行进去,传音道:“这里共有十三块碑刻,你选择其中一样,记得要看的仔细一些,多揣摩一番。”</p>

    梦天行点了点头,朝着中间看起来最高的那块石碑走去。</p>

    严长老连忙提醒了一句:“这块石碑以及这旁边的两块最好不要选,因为到现在为止,还没人能够看懂,其他的十块碑刻都曾经有人或多或少的领悟到一些东西,你可以试试其他的。”</p>

    梦天行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最中间的那块石碑就有一种既熟悉又有些陌生的感觉,所以想要凑近一些好好观摩一番。</p>

    他也知道严长老是好意,连忙传音道:“多谢严长老指点,我还是想要去看看,实在不行我再换。”</p>

    严长老也是觉得梦天行这小家伙看起来顺眼,所以提醒了一句,见对方依旧坚持,也就不再多说什么,直接坐到了经常参悟的那块石碑旁,开始了静悟。</p>

    眼前这块巨大的石碑高有着将近三丈,上面有着一些难以描述的痕迹,没有字,没有浮雕,没有说明,既不是那种光滑的石碑碑面,也不像那种粗糙到有些风化的程度,看起来似乎没有任何的特殊,也没有什么独特的韵味。</p>

    梦天行没有直接看上面的痕迹,而是用尽全身力量捏了捏石碑,却发现,连一丁点的痕迹都没有留下。</p>

    心中不禁骇然:“竟然这么硬。”</p>

    对于梦天行的举动,三人都看在眼里,但也只是微微的笑了笑。</p>

    左边的那个叫明叔的老头听到梦天行惊讶出声的话,嬉笑道:“别说是你,就连我想要留下痕迹也不可能。”</p>

    右边那个乐叔也说道:“这可是比‘金璃石碑’还要坚硬的‘不灭精钢石’,不然你以为会被放在最中间。”</p>

    明叔叹了口气,说道:“可惜,可惜不知道上面的痕迹到底是怎么留下的,又在诉说着什么?”</p>

    乐叔感叹道:“确实难以理解。”</p>

    感叹完,两人又安静了下来,整个大殿的四人再度陷入了沉静。</p>

    如同随笔的涂鸦,东一道西一道,或深或浅,痕迹或大或小,细细一数,整块三丈高,近两丈宽,厚一丈有余的大石块,竟然也有着将近五百道痕迹。</p>

    这些痕迹不能说是刻痕,因为表面看起来有些粗糙,不像刀剑等兵器刻痕那样的光华,所以只能说是一些不规则的痕迹。</p>

    梦天行第一次猜测“这可能是一些笔画,组成到一起后会形成相应的文字”。</p>

    可看了良久之后发觉,别说是语句了,就连一个字都形成不了。</p>

    第二次猜测“这可能是一副武学招式演练图”,然后又东拼西凑,得到了一团乱七八糟的东西,完全看不出来是什么。</p>

    不得不说梦天行的脑回路那是相当的大,想象空间也是极其的丰富,可最后搜肠刮肚得到的依旧是一些无用的臆测。</p>

    “怪不得没人继续参悟了,实在是太烧脑了。”</p>

    摇了摇如同浆糊一般的脑子,拿出一个速食干粮塞进了嘴巴,然后继续打量起来。</p>

    这次他没有去想这些东西会组成什么,也没有其他的猜测,只是在手臂能够够到的那些痕迹上摸摸碰碰,试图感受些什么。</p>

    良久,他呼出一口气。</p>

    “这到底是什么人留下来的,难道真的只是一块无用的石头?”</p>

    无用的石头自然不会被这么慎重的放在这么秘密的地方,而且还摆放在中间,那么就是这块石头其实是有大用的,只是他们都看不懂而已。</p>

    事实上远不止这些,像“有味庄”这么强大的势力,必然是有着各种尖端科技,可凭借着那些尖端科技也依旧没能分析出来,那么这一切一定不会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必定还有更深层次的意义。</p>

    梦天行是一个想象力丰富而且敢于思考的人,仅仅是一天过去,他已经猜测了三十多种可能的方案,但最后都一一被掐灭。</p>

    而在这一天当中,也发生了很多的故事,比如“剑海碑林”当中来了三个新登上“潜龙榜”的年轻人,“刀山碑林”也出现了两个陌生的面孔,等等等等,似乎随着“龙门会”的迫近,整个江湖上涌现了大量的年轻一辈的高手。</p>

    这些年轻人或者去相熟的人那里切磋,提高自身的战力,或者有些则半路遇上,有怨有仇的则直接开杀,约战的,挑战的,数之不尽的战斗已经为即将到来的“龙门会”进行预热。</p>

    “有味庄”这处独特的所在虽然免于江湖仇杀,但年轻人之间的较量似乎也在无形当中受到各方面的影响,战斗的频率比往常要高出很多,而且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汇聚于此,并开始试图在“潜龙榜”上书写自己的名字,争取能够进入“武碑林”,参悟前人遗留的石碑,为“龙门会”的到来做起了准备,增添每一丝的胜算。</p>

    转眼已经三天过去,罗恒对于面前的这块石碑已经能够感受到其中蕴含的一些东西,似乎就隔着一层膜,等待着他去戳破,而他能够感受到,只要能够参悟透,那么他的实力必定会再上一层楼。</p>

    与他情形相似的还有焦成杰和江明锋等九人,都对面前的石碑有了一点感觉。</p>

    武道精进越是到后面越是讲究悟性,越是讲究天赋,而这些统统都可以算到底蕴中,不论是家族宗门还是个人,越是底蕴深厚,越是能够制造出大量的高手,至于那些绝顶之人,最主要还要看个人际遇。</p>

    已经四天过去,梦天行除了消耗掉四个速食干粮,巩固了自己的实力外,对于眼前的这块看什么都不像的石碑也是彻底没有想象力了。</p>

    两百多个可能的猜测结束后,他感觉自己再想下去可能会吐,于是看向了左边那块石碑。</p>

    整个大殿的石碑摆放显然是有规律的,最中间的那块石碑最高最大,但也是最难参悟的。</p>

    左右两边两块石碑略小于最中间的,而且看上去有着独特的线条,比那个只能说是痕迹的石碑简直好不少。</p>

    :,,!!</p>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