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六二 猜测与疑惑


本站公告

    白一泉收起了信,迎着邓敏和阿妮的目光,有些磕磕盼盼的说道:“对不起,阿姨,那个……”

    “我知道的。”邓敏轻声说道,“佑子当初嘱咐我,只能让你一个人打开我就知道了。他大概是有什么事情只能告诉你,那个孩子一直都是这样,他的**我从来都不会去窥探,哪怕他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气氛越来越沉闷了。接下来的时间他们三人都没有怎么说话,像是喉咙被鱼刺卡住了似的。直到喝完了茶,白一山打电话过来询问的时候,白一泉和阿妮才起身告辞。

    “打扰您真是抱歉了。”

    “看你这话说的。”邓敏勉强的笑着,“老实说我很欣慰,因为还有人记得佑子。我之所以没有随丈夫回乡下过年,也是想在大年初一陪一陪我曾经的家人,现在我替他们谢谢你们,至少在这一天他们并不孤单。”

    白一泉哑然。从小到大,他只有对两个女人的话无法反驳,一个是语文老师,另一个是母亲,而现在这两个角色合二为一了。她说的话又像是教育,又像是叮嘱,让白一泉直到离开了大院也没有回味过来。

    走在满是焰火痕迹的街道上,白一泉的脑海里不断回想着那封信上的内容。原来自己的能力是万天佑给自己的,这也能解释双生能力的巧合了,因为【天谴·白芒】和【天谴·暗雷】原本都是万天佑一个人的能力。这样想来,如果他没有把【白芒】给自己,那么他会更加强大,毕竟传说中雷霆君主的左右手能力。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但他的确把自己从凡人变成了神裔,自此改变了自己的一生。然而他又在信里提到,自己原本就不是凡人,只是没有发觉到自己的能力而已。

    这点让白一泉很想不通。如果他真的有什么超能力的话,为何活了快二十年都没有发现,那万天佑又是怎么发现的?而且万天佑为什么要把【白芒】给自己呢?仅仅是为了一个小屁孩变成“奥特曼”的狗屁理想?还是说,他最初的目的就是要把自己引入【THIRD】呢?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也是最让白一泉想不通的一点。

    万天佑所说的“冰山”到底是指什么?他在信里提到他们都已经看到了“冰山”的一角,指代的应该就是目前自己对于世界的认知。从最初的无神论者到成为以弑神为目的的神裔,了解到了万千世界真正的面目,可这样还只是“冰山”的一角么?

    那被掩盖住的更为庞大的部分到底指什么呢?

    万天佑试图看清那一部分,以至于丢掉了性命。一开始白一泉以为他真的死于意外,就像赫尔墨以及托马斯告诉他的那样,丧命于某次危险的任务。但是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至少在很久以前万天佑就预料到了自己的死亡,从信里那寥寥数语就能看得很明白。

    而且,明知道自己会丢掉性命,他还是去做了。海面下的“冰山”真的有那么重要么。

    最后,万天佑从各个角度告诉了白一泉,他在最后时刻的所作所为是绕开了【THIRD】的,至少不是【THIRD】所期望的那样。白一泉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万天佑的死说不定还和【THIRD】有关系。如果把海面下的“冰山”看作【THIRD】的核心利益的话,那么一切就能说得通了。

    【THIRD】很欣赏万天佑。从很看重自己这个比万天佑弱小太多的家伙就能看得出来。但是,一旦万天佑触及了【THIRD】的核心利益,【THIRD】将他抹杀掉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相反,如果始终不去触碰那些,那么“【THIRD】就会是你最坚强的后盾”也就成立了。这样一想,貌似万天佑是被【THIRD】抹杀掉的可能性很大。

    可是,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究竟是哪里呢?

    白一泉蹙着眉头。

    貌似是态度。

    没错,就是态度!

    如果真的是【THIRD】抹杀掉的万天佑,万天佑的文字里不可能没有对【THIRD】的怨恨,至少不可能没有对自己的劝诫。自始至终,万天佑只是告诫自己,如果自己决心追寻他的脚步,去窥视海面下的“冰山”,那么能够相信的人只能是自己而已。

    “如果不去窥视海面之下的话,那么【THIRD】永远是你最坚强的后盾,这点无需质疑。”

    这一句话,特别是最后四个字则像是强调。强调【THIRD】并不是敌人,反而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都是最可靠的那个,恐怕这也是万天佑明知道自己会死,却依旧想要把白一泉引入【THIRD】的原因。

    那么,万天佑想要窥视的海面之下,难道是【THIRD】也毫无办法的事物么?

    能让【THIRD】束手无策的事物,恐怕也只有诸神了。

    白一泉轻轻的叹了口气。这样猜测下去恐怕永远也得不到答案,应该说万天佑一开始就没打算让他得到答案,要不然也不会写出这么模棱两可,绕弯子十足的“劝诫信”。

    纵观整封信,万天佑只说明了一点。那就是他现在所看到的,所认知的“世界”并不是真正的“世界”,但如果想要了解真正的“世界”,要付出的代价恐怕就是生命了。

    他把选择权交给了自己。虽然白一泉感觉有些对不起他,但自己从来都没有了解真实世界这样伟大的想法,身为节假日都只想泡在家里的死宅,又怎么会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去了解自己根本不想了解的真实世界呢?

    咸鱼怎么可能有梦想!

    话说他为什么不把这一伟大的目标交给叶知凡呢,怎么看叶知凡都比自己更像是蛾子吧?那种扑火的蛾子。而且在给自己写这封信之前,他也应该早就认识叶知凡了才对。

    白一泉想不明白。他抱着后脑勺走在大街上,看着雾蒙蒙的天空,心里的憋闷更盛了。原以为找到万天佑的母亲就能解开自己全部的疑惑,却没有想到疑惑更多了,完全理不着头绪。

    就在他无比纠结的时候,脸颊上突然传来了一抹凉意。

    他愣了愣。

    竟然下雨了。。

    a

    </br>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