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肆贰肆章 易主(三更)


本站公告

    其实,肇裕薪一直没有想明白的地方,就如同走廊的拐角一般。

    肇裕薪在阅读玉简的时候,之前那间类似于仓库、工作间、以及药房的集合体的房间,悄然发生了一个翻转。

    精神沉浸在玉简之中的肇裕薪,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之间,走到了墙壁上面。

    而且,是正对着门扉的那面墙上面。

    走到了这面墙上之后,肇裕薪的左右两边,依然是实心的墙壁,这一点并没有改变。

    获得最重大的改变的,是肇裕薪眼前的墙变成了原本的天花板,而身后的墙,则是原本的地面。

    在第一次遭遇“忍者神龟”的时候,肇裕薪手上一松,就能顺着涯角亮银枪的枪身,滑动过去击杀角落里面的是白袍人。

    就是因为,肇裕薪是在向着地面的方向发动攻击。只不过,他自己当时并不知道罢了。

    等到将四个“忍者神龟”都解决掉之后,作为诱饵的白袍人与“葫芦兄弟”,便都是从门口进来落到了地面之上,再站在了肇裕薪站立的墙面上面。

    探路的那个人牺牲自己,固然是不想让肇裕薪太早发现这个秘密。他一开始能在肇裕薪的攻击之下逃过一劫,显然也仰赖于他占据着真实的地面,更加容易发力的跳跃。

    最终,在肇裕薪将“葫芦兄弟”的阵型破坏掉之后,肇裕薪已经是面向地板而背向天花板了。

    一遍又一遍向着肇裕薪扑来的白袍一号,以及肇裕薪做足了准备却仍旧被五个白袍人拉倒的遭遇,都证明了这一点。

    “怪不得我一直有些使不上力气,原来是站到墙上去了!”肇裕薪用自言自语,结束了整个学术探讨过程。

    不过,他的心思却没有完全放下。毕竟,出现这种情况,必定意味着有另外的人在暗中出手影响了刚才房间之中的人的感官。

    在这个人露出真面目之前,肇裕薪自然是不肯轻易放松的。

    带着谨慎的心情,肇裕薪重新来到了依洁休息的房间门口。还没等肇裕薪敲门,却被开在门口的二宫拦住了。

    二宫就好像不认识肇裕薪一样,粗暴的推了肇裕薪一把,高举着手中的斧子问道:“你来这干什么?”

    “嘿,你好了,精神状态不错嘛。”一面打着招呼,肇裕薪快速从背包之中取出了任务道具。

    “少废话,说出你的目的。”二宫似乎很是不耐烦,手中的斧子做事欲劈。

    肇裕薪赶忙举起手中的道具,说道:“我是来交还任务的,依洁要生了,需要这些药物。”

    二宫想了想,不知道该不该放肇裕薪进去。

    与此同时,依洁的呻吟声再一次响起。肇裕薪向着二宫努努嘴,那意思似乎在说,“你看,我没看骗你吧?”

    二宫表情略微有点缓和,打量着肇裕薪身上,那一身没有刷新掉的血迹,追问道:“谁能给你证明,你说的是真的。”

    看着二宫一本正经的样子,再联想到他之前心如死灰的样子,肇裕薪好悬没有乐出声音来。

    上下打量了一下二宫,肇裕薪说道:“这样吧,你叫美雅出来,我不进去。”

    二宫敲了敲门,召唤了美雅两声。

    不一会儿,美雅就拉开了门扉。

    看到肇裕薪回来,美雅埋怨道:“你怎么才来,东西带了么?”

    肇裕薪双手奉上任务物品,轻描淡写地回答道:“刚才遇到了一点小插曲,宰了几个白袍人,希望没有耽误时间。”

    看那轻松地样子,一点也没有刚刚才差一点被人涮了火锅的紧张感。

    见到肇裕薪与美雅真的认识,二宫戒备的神色逐渐放松。不过,他显然也不喜欢肇裕薪与美雅聊得太多。

    伸手推了一下接过药物的美雅,二宫不耐烦地说道:“一会儿还要烧死二浩那个老东西,你快回去看住依洁,不要让她跑出来。”

    美雅不满地瞪了二宫一眼,便回到房间去照顾依洁了。顺便,也帮肇裕薪确认了任务的完成。

    一边耐心的等待系统消息刷屏,肇裕薪的心也跟着在不断地下沉。

    眼前的事情,很明显有蹊跷。似乎,比他刚刚离开的时候,有了很多不好的变化。

    仔细打量了一下二宫,肇裕薪开口问道:“什么叫烧死依洁的爷爷?那要真是依洁的爷爷,你们凭什么烧死他?”

    二宫就好像看白痴一般看着肇裕薪,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你去卧房看看不就知道了?在这里磨什么嘴皮子?”

    肇裕薪咬牙回答了一个:“好!”跟着,就大步迈进了老巫医的卧房。

    此刻,老巫医的卧房之中,统筹全局的,已经变成了二健。

    他正在指挥着二贤与二英围住角落里面的一个人,似乎很快就要把对方限制在一个无法在移动的位置上。

    而高楼残照,就好像是一个旁观者一般,在旁边冷眼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一点想要帮忙的意思也没有。

    似乎是没有注意到肇裕薪进来,二健大声指挥着:“二贤,你主动一点,将他逼到二英那边去。二英,你暂时不要动,准备好火球,一会儿直接点火。”

    肇裕薪也没有理会二健,而是走到了高楼残照旁边,与高楼残照交流了起来:“这里什么情况?”

    高楼残照看到是肇裕薪来了,绷着的一张扑克脸才总算露出了自然地表情。他回答道:“谁知道什么情况,老大你刚走不久,二健跟二宫就冲进来了。看这样子,是打算接替老巫医,充当npc的领袖。”

    想了一下,一群npc里面能做主的死掉了,剩下的npc自发更换领导者,还真的不算什么问题。

    肇裕薪话锋一转问高楼残照道:“他们父子没有难为你吧?”

    高楼残照从鼻孔里挤出两条热气,说道:“老子才不会干这种,一群壮年人为难一个没有任何威胁的老人的事情。”

    听了高楼残照的话,肇裕薪再一次向着角落里看去。

    果然,就看到被二英与二贤逼向角落的人,身上一点那怪物的影子都没有。

    要不是这人长得与二浩有九成相似,肇裕薪甚至都会忍不住出手为他打抱不平。。

    a

    </br>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