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下地狱那你去啊,远走不送


本站公告

    刚走两步,丁晓米拐弯,而安吉拉抓着他的手却紧了紧。

    “怎么了?”丁晓米连忙问了问,关心的往后看去。

    “刚才那里有个拿着扳手的丑八怪。”安吉拉舒一口气,保持着冷静,紧紧的抓着他的手,哎,真丑,吓着她了,呸,是对方突然间消失吓着她了......

    “紧紧跟着我。”丁晓米将唐横刀交给安吉拉,自己拿着手机照明。

    扭头,一个陌生的家伙站在他的面前,红色的大扳手向着他甩来。

    一脚踢中对方,丁晓米抓着安吉拉向后退走。

    踢中了对方,只是,自己的手机被打到了。

    陌生男子瞬间消失在原地。

    丁晓米看着自己烂了的手机,气愤地,跺了一下脚。

    “我的剧啊,这下子没得看了~~~”

    “......”

    陌生男子再次出现在丁晓米的面前,瞟了一眼地上的破手机,有点楞,他说什么......

    扳手还没有打中丁晓米,爱德曼战刀就破着空气,狠狠地挑在地面上。

    飞机的甲板被战刀划了一道痕,很深。

    “信不信我削你!”恶狠狠的对着陌生男子道着,丁晓米爱德曼战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速度很快很快,就在几下之间,丁晓米就完成了威胁还有用刀夹着他的脖子。

    战刀夹着男子的脖子,丁晓米走在后面,走一下踹一脚对方,还唰唰唰嗖嗖嗖,玩消失啊?信不信让你真的从世界上消失!

    动一下就砍了你,管你现在是地狱的亡灵还是什么,照样砍!

    安吉拉拉着他的手,跟在后面。

    丁晓米找上了科尔森还有菲兹、西蒙斯、格兰特·沃德和梅探员。

    对了,顺便将隔离屋里的汉娜叫了出来,毕竟有了这个心丑人也丑的家伙,可以证明汉娜是无辜得了。

    手上拿着爱德曼战刀,架在男子的脖子上,丁晓米不管汉娜看向男子的眼神,踹一脚。

    “这家伙能瞬间消失、瞬间出现,像是瞬移,但是又不太像,更像是在两个空间之间穿越一样,小心一点。”丁晓米扭头说道。

    格兰特·沃德手里拿着手枪,指着这家伙的脑袋。

    这下丁晓米才收起战刀,走到一边。

    拿了一个西红柿,舒服的啃一口,没剧看了,这一天就这么无聊了,是不是该打一打俘虏泄泄愤呢?

    “说说吧,你做这些为了什么!”科尔森走了过去,问着男子。

    “托拜厄斯.福特,当时那个事故里死去的四人之一,没错吧!你怎么又回来了,从地狱刚溜达回来,恩哼?!”丁晓米啃一口西红柿,瞥了一眼那个男子。

    一边的桌子上放着一份那次事故的伤亡名单,照亮,丁晓米看着名单。

    “我做了错事,要下地狱。”托拜厄斯无力的蹲坐在地上,生无可恋,恩,这是真的生无可恋了。

    丁晓米啃着西红柿,悠然的拉着安吉拉的小手,听着托拜厄斯的话,就当听暗黑小姑事了,打发时间。

    没错,托拜厄斯这个人就是个小故事,听听,至于袭击自己的事情?

    呵呵,他根本没当回事,这算哪门子的袭击,托拜厄斯做的还凑活,丁晓米真可惜没给他来上一刀~~~

    “就是拧松了几个螺栓,你就会过来,那是我最开心的时光。”托拜厄斯望着一边的汉娜,很是伤心。

    “呵呵......”一个很冷的声音从一边传来,还带着吧唧吧唧吃西红柿的声音。

    “看我干嘛?让咱们的自私加单相思加自恋哥们接着讲他的暗恋套餐故事~~~”丁晓米把西红柿放在桌子上,又拿了一个西红柿,吧唧吧唧~~~

    摸拉两下眼泪,托拜厄斯恶狠狠的瞅了一眼丁晓米,往后缩了缩,接着讲。

    “我......我没想伤害任何人。”托拜厄斯摇着脑袋,看着一边哭了的汉娜。

    一道道红色的冰晶出现在托拜厄斯的身边,尖锐的冰晶离他很近。

    丁晓米抹了抹嘴,走了过来。

    “可别动,动了要你命,说到做到。”丁晓米走来。

    “拧松一个螺栓?你以为你在干什么?那里是实验室,你在玩大家的小命!炸了怎么办?哦,对了,反正你死了,一会就要回地狱,管他地狱还是冥府还是外星什么的,责任让人家汉娜一个女孩背,你算个什么玩意儿!”丁晓米瞪着托拜厄斯,麻蛋,其实他说那么多都不是真心的,只是借此打击一下对方而已,谁让他坏了自己的手机,今天没剧可看了~~~

    汉娜本来就眼泪哗哗流,差点就感动的原谅托拜厄斯了,但是听了一下丁晓米的说法,是啊,这男的好可恶啊,自己拿着众人的生命想借机撩自己,爆炸了,他拍拍屁股完蛋了,整个事件的责任自己背了!

    眼神越看托拜厄斯月生气,汉娜也就不那么同情他了。

    “大家开始责备汉娜,你干了什么?自己穿梭于两个世界间,别人看不到你,如此保护汉娜,只是你的行为让人们更加的认为她是个怪物,痛恨她,你怎么不尝试被人骂怪物,骂着:‘杀了她,这个怪物!’”丁晓米看着托拜厄斯,嗤笑。

    “抱歉,真的对不起,如果,如果你原谅我,我就不用下地狱了!”托拜厄斯跪在地上,脸色发红,急切的看着汉娜。

    “不捅你两刀就不错了,你赚大发了,逃避法律追究,逃避了人们的骂声。”丁晓米走到一边,笑着说道。

    托拜厄斯无力的跪在一边,渴求的看着汉娜,他在痛苦,他在流泪,他害怕下地狱,所以后悔了。

    “原谅他吧,让这个蠢货以后走到哪里都背着债。血色的负债。”丁晓米瞟一眼,带着安吉拉走了。

    这个托拜厄斯身上冒出了奇怪的光芒,看来是那个所谓的地狱要招走他了,活该。

    人们可以犯错,一次,两次,总有改过的机会,但是那看什么错误,小错不至于,大错没机会改过,那是要背负责任的。

    不管后果如何,他只会站在远处,等待结果,托拜厄斯不老实他就直接杀了地狱的犯人。

    “啊,我的剧啊。”生无可恋的丁晓米狠狠瞪了一眼那个家伙,啃一口西红柿,吧唧吧唧~~~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