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远行记》(二)罗曼赫非与艾丰奇


本站公告

    第五章:尼米—塔图—罗德斯—赫非尤娜见闻

    ……(前略)我在赫非尤娜度过了1481年的最后一天,随着代表1482年的钟声敲响,新的一年就此开始。

    就我经过的这么多个地区,赫非尤娜的导游是嘴皮子最滑的一个,张口就是我们赫非尤娜当年有过什么什么,建过什么什么,有多么辉煌云云。

    但是如果你真的问对方,你把赫非尤娜说的这么好,那你说的那些辉煌的建筑现在在哪里?能让我实地考察一下吗?

    这个时候,每一个赫非尤娜的导游都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说什么“赫非听说过吗?赫非这个国名就是来自赫非尤娜的前两个音节!”至于我想去见识实物嘛,不好意思,不是在罗曼赫非与赫非的拉锯中被摧毁了,就是被这俩个国家搬走了,因此历史上赫非尤娜的实物,一个都见不到,真是遗憾。……

    第六章:斯非—卡罗莱—亚哥斯—迈锡卡姆—查文—罗斯尼—洛依卡秀—泰尔罗斯见闻

    ……来到这片地区,让我感觉像是回到赫非一样,比如说对人梯艺术又一下子痴迷起来,比起罗曼赫非前面的地区要重视的很多,只不过不如赫非本地。

    但是要说他们就是赫非,这也是不对的,他们的习俗中有着与东部亲戚许多略微的区别,口音也有着不同。……

    ……从迈锡卡姆离开,要沿着官道往北走,这是一个悲伤的行动,如果不是我的实力太差的话,就可以直接撇开官道,一路往南。—……

    第七章:罗曼赫非中的艾丰奇人

    官道往被走了3天,遇到了哈马丹河,根据队伍带头的介绍,如果想要去西边大城市查文的话,坐哈马丹河上的船只是最快的选择。

    而出乎我的意料,在哈马丹上进行船运的商会,居然不是赫斯非人,也不是罗曼赫非人,而是一个我在赫非尤娜遇上过的新奇族群,艾丰奇人。

    赫非尤娜的游记中我就简单介绍过艾丰奇人,但是在这里有必要再说一下。

    【定稿后新增:由于没有直接接触,我最初对艾丰奇人的知识,全是从赫非尤娜一个导游口中得来的,而他所说的知识并不全是对的。】

    根据那个导游的描述,从罗曼赫非领土最西端泰尔罗斯再往西走,就是艾丰奇人的领土。当然艾丰奇人称那里是殖民地,他们说他自己真正的家乡,在浩瀚海洋彼岸的一座庞大岛屿上,只不过现在那里被一群野蛮人占据了,他们暂时回不去而已。

    听到海洋彼岸居然还有岛屿,起初我很好奇,十分想要过去浏览一下,但是可惜的是,这个时候商队的带头人不是我,他们不会让我去岛屿的,我只好遗憾的暂时先将这个主意搁置下来。

    罗曼赫非对艾丰奇了解不多,越往东边就越少,我想起在芬耐酒馆中,还曾听一个赫非人信誓旦旦的和他的酒友保证,说艾丰奇人只是西部赫非人编出来消遣他们的段子,绝对不存在。

    不过考虑到艾丰奇与罗曼赫非第一次互相派出正式使节,都是在大历1469年,距离现在不过过了十多年而已,有这种说法就可以理解。

    其实我到赫非尤娜的时候,就有碰到过艾丰奇商人,可惜的是当时商人忙着走路,没有与我多交谈,这是一个遗憾。

    艾丰奇人与罗曼赫非人有着很明显的区别,他们崇拜独特的大河神灵,有些则是崇拜森林,精通捕鱼技巧,还有海上航行。

    因此,艾丰奇人利用他们这些特性,在短短十多年之中,就在斯非平原上开启了航运商会,看起来很有赚头。我在哈马丹河上坐船,就是坐他们商会的船只。

    艾丰奇人尊重赫斯非人的信仰,当1483年的钟声敲响的时候,尽管此时我们在哈马丹河上,艾丰奇人还是尽可能的搞出新年需要的物件,给同船的人提供祭祀用具。……

    第八章:赫非文化圈的双重神灵崇拜

    说起赫非文化圈,有一个奇怪的现象不能不提,那就是与戈修革截然不同的双重神灵崇拜。【定稿后新增:根据我后来的旅行,发现这种双重神灵崇拜,不单是对戈修革来说显得迥异,即使是在其他文化圈中,也是独一无二,格格不入。】

    众所周知,我们戈修革、乃至整个苏拉西文化圈所崇拜的神灵,都是神秘浩瀚的星神阁下,只有星神阁下能在祭坛中拥有雕塑,至于其他与星神同一体系的神灵,只有名字刻在祭坛上面。

    然而赫非却不一样,他的祭坛是特殊的双重神灵,简单地说就是有两座雕像,一座是鲜血之神,一座是战争之神。

    赫非的历史虽然比不上苏拉西,比苏拉西晚了一百多年,但是放在大历千年的尺度来说,也是一个非常古老的国家,远不是那些没有历史的蛮族所可以比拟,他在过往曾经创造过非常辉煌的文明。

    曾经的赫非,至少在9世纪以前,赫非对神灵的崇拜与苏拉西无异,都是只崇拜一个神灵,祭坛里面只有一个神灵的雕像,鲜血之神。

    而在距今约五百多年以前,鲜血之神突然宣称自我升华了,战争之神取代他的位置,新的战争之神成为赫非的信仰,祭坛中鲜血之神的雕像需要替换成战争之神。

    【冷弈注:战争之神是第一代鲜血之神,也就是阴谋对付狩猎之神的那个,现在的鲜血之神是第二代鲜血之神,他是战争之神,也就是第一代鲜血之神曾经的神仆,在祖神陨落以后的神界大战中,以神仆的身份被授予神格】

    这种宣告让赫非人不理解,有一些赫非人认为鲜血之神已经被战争之神杀害了,为了替神灵复仇,他们发动了叛乱,支持这一决定的与反对这一决定的互相攻击。

    对于叛乱真正的起因,接待我的那些不学无术的导游声称,这些叛乱与魔鬼脱不开关系。可是离红门出现还有很久,地狱使者的祖父都没有出生,因此9世纪的时候赫非哪来的魔鬼?

    我进行过一些分析,只能尝试着猜测,大概是地狱的堕落神灵插手了这一些叛乱,可是年代过于久远,我的证据又不多,因此无法确定这个猜想是否正确。

    碍于频繁发动的叛乱与质疑,让战争之神怀疑自己的做法是否错误,因此在几十年后他又推翻了自己之前的宣告,通告赫非人新的鲜血之神再一次回来,祭坛中可以重新摆放鲜血之神的雕像。

    就我看来,这是一个愚蠢的招数,而历史也证明了这一点。

    新的通告让赫非人十分痛苦,他们的思维变得更加混乱,不管是那些已经接受了战争崇拜的赫非人,还是坚持鲜血崇拜的赫非人,这引发了更深的混乱。

    就我个人的感觉来说,赫非至今以来数百年的衰落,一切的起点都可以追溯到那俩个宣告。

    也正是因为战争崇拜与鲜血崇拜两次反复替换所产生的冲突,最终导致1012年血月内战的发生,让赫非进入了乱世,一直到罗曼赫非入侵之前,赫非人仍处于互相仇杀的局面之中。

    反观罗曼赫非,罗曼赫非也接受过两次反复的内战,不过不像赫非那样旷日持久,他们的战争只从926年持续到944年,就确立了战争崇拜在鲜血崇拜之上的局面。

    之后的历史还很复杂,用赫非人的话来说,就是“我们的历史如同人头颅上的头发,密密麻麻、重重叠叠”,在赫非滞留时间有限的我也无法过于了解,因此只提一下现在崇拜的格局。

    最东边的赫非,是鲜血之神重于战争之神;而中部的罗曼赫非领地,则是战争之神重于鲜血之神;位于西部平原的斯非,就因地制宜。如今所形成的局面据称与其历史息息相关,再次我不变多叙述。

    第九章:哥梅—西瓦齐见闻

    ……前面在罗曼赫非的领地内,零零散散的见到二三十个艾丰奇商人,早就对艾丰奇商人充满着好奇,在离开泰尔罗斯以后,终于可以见到艾丰奇人的城市了。

    从泰尔罗斯到哥梅的旅途不必担心,艾丰奇人十分热心的为两座城市的联通修建了官道,并且免费为其维修,只要求提供一些商业优惠而已,哪怕有年限也行。

    比起赫非人的保守古怪,罗曼赫非人的高傲,赫斯非人的多变狡诈,我感觉艾丰奇人显得更加真诚,尽管哥梅和西瓦齐远远不能和罗曼赫非的繁华比较,不过这也可以理解,这些城市的历史都不深厚,他们只是从艾丰奇人近百年来修建的殖民据点发展起来的而已。

    与我接触的那个艾丰奇人导游,对于我不能去彭多感到深表遗憾,他告诉我,彭多是艾丰奇人最伟大的英雄,莱索诺亲自规划的,属于殖民地中最辉煌的精华。

    而当我谈起艾丰奇人失去的故土时,那个艾丰奇人显得非常得意,他说我的消息已经过时了,艾丰奇人通过长达三十年的南茂菟战争,已经夺回了故土一些沿海城市,他相信再过不久,艾丰奇人一定能夺回全部的失地。……

    ……在离开西瓦齐的时候,我感觉到一些阴霾,不是因为再也不能走过官道,不能行走在国家之中,而是艾丰奇人国家中的一些表现。

    艾丰奇人对于蛮族显得非常宽大,他们将那些归化他们文化的罗丁人,宣称为艾洛佞人,接纳他们的融入,这让我想起苏拉西人与苏希人的过往。

    此外,即使我只在艾丰奇待了不到两个月,我都感觉到他们在宗教方面有大问题,原有的大河崇拜,野蛮人尊奉的森林崇拜,不知从何而来的太阳崇拜,还有从罗曼赫非传来的战争与鲜血崇拜,这方面非常的乱。

    总的来说,我非常喜欢这个国家,只能希望星神保佑他们,不要成为第二个赫非。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