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彻底摊牌(一更)


本站公告

    半夜三更,苏玉芹探头往江男身后瞅,走廊里空无一人。</p>

    她蒙头转向地问道:“你舅他们呢?”</p>

    说完,忽然反应过来,闺女怎么找到这来了?</p>

    她没说过在香格里拉,那?是她爸那面说漏的?</p>

    苏玉芹立刻惊的瞪大眼,还急中生智地想:就说来试住免费的。</p>

    江男回身将房间门关上,说道:“我自己回来的,我舅和天宇还在沈阳,我……”</p>

    我什么,江男没有说出来。</p>

    她抿了下唇,快速扫了眼房间,躲避她妈妈的目光。</p>

    当发现沙发上,只有苏玉芹的皮包,屋里再没别的了,心好像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深呼吸在调整自己。</p>

    苏玉芹急急问道:“那你是咋回来的?坐的火车?这个时间,你说你一个小女孩,怎么就能……”</p>

    “开我任大娘的车。”</p>

    然后,这只开了两盏台灯的标间里,看起来温馨,但是当母亲的,正在抡拳头捶打女儿的后背,教训孩子音调都变了:“长能耐了你?江男,你要是有个好歹,我还活不活了?”</p>

    “妈!”</p>

    江男吼完这一声,泪珠毫无征兆掉了下来,她又用胳膊极快地抹了一把,倔强地看向旁处,语气平平道:</p>

    “我担心你。</p>

    你都离婚了,姥姥家又不在这,就拎个包,自己跑到宾馆。</p>

    你们是不是还打算等我回来,继续扮演三口之家,还是一对要预备生二胎的好父母?让我误会你们感情很好,很放心说走就走?</p>

    然后接下来就该盼着我高考了吧,高考结束再和我摊牌?”</p>

    江男每说一句,苏玉芹脸色越是僵硬,她那拳头还举在半空,心跳好像漏掉一拍。</p>

    “妈,秦雪莲的事……”</p>

    苏玉芹瞬间倒退一步。</p>

    江男说:</p>

    “是我笨,其实我有所察觉的。</p>

    可我侥幸,是希望您能一直不知道。</p>

    我以为,什么都不清楚的女人,就会活的快乐一点。</p>

    我用我的方式,很累。</p>

    你用你的方式,装的也很累。</p>

    妈,我们总觉得这样就是对对方好,却不问问,对方想不想要。</p>

    就像是您什么都知道,早就知道了,对吗?为了我,又是为了我。”</p>

    这回江男是怎么也擦不净泪,泪珠一串一串地掉。</p>

    她埋怨自己,上一世妈妈就是这样,像大多数的女人一样,为了高考的孩子,为了还没成家的子女。</p>

    结果她回来了,到底干了些什么,在忙什么,弄到现在,她妈妈还是为了她。</p>

    苏玉芹慌张上前,她试图要拽女儿的胳膊安抚,眼里全是泪意,直摇头道:“不是,男男,你听妈说。”</p>

    忽然又说不下去了,苏玉芹站在江男面前,大哭了起来。</p>

    她自责到无以复加,情绪很激动,还语无伦次的:</p>

    “闺女,是我们不好,再没有比你活的这么累的孩子,再没有。</p>

    人家那孩子,只要好好学习就行,学好了,就是父母的宝。</p>

    你却得为了我,看不该看的,做了些不该做的,跟着受罪糟心。</p>

    这些明明都跟你无关,是我们不好,男男,妈妈不好,我和你爸这都是在干些什么。</p>

    我离婚了,我还离婚了,闺女,妈更对不起你。”</p>

    苏玉芹哭的,整个身体都抖,自己说了些什么,估计都不太清楚,江男上前,一把抱住她妈,叹了口气。</p>

    其实她不太习惯这样,不习惯这样说话,也不习惯这样抱着妈妈。</p>

    好多年了,没这样安慰过谁。</p>

    而重生回来这段日子,是仗着年龄小,插科打诨似的在逗苏玉芹时,才会有搂脖抱腰的动作,像此刻这种状况,她倒做不出来了,且不喜欢这么悲伤。</p>

    因为所谓重生,她认为比同龄人多活了十几年,多出来的,不是财富、不是人生经验、不是阅历,要不然怎么会有那句话,有的人,活到八十岁也那样。</p>

    多的不过是,随着一年又一年,转眼已是很多年,看物是人非、时过境迁,心灵就会随着时间,被磨出一层厚厚的角质层。</p>

    那角质层,能让她遇事麻木,欢喜和悲伤的表达,也不免显得淡淡的,不轻易让上年纪的人尽兴了。</p>

    更关键的作用恐怕就是,任这个世间怎么改变,似乎都不用太悲伤,因为她懂,丢失和得到的,最终只有时间,多余的矫情,是不知人间疾苦。</p>

    江男抱着怀中的苏玉芹:</p>

    “妈,如果这是你想要的,做的好。</p>

    你没有对不起我,包括他,我爸对不起的是您,也不是我。</p>

    关系就是这样。</p>

    无论你们的婚姻关系发生什么变化,他是我爸,您是我妈,我跟您最亲,我最放心不下,最想跟的是妈妈,您明不明白?</p>

    搞清楚这些,其他的,没什么。</p>

    我着急回来,是担心怕你想不开,就是想告诉你,你有我,咱有钱,生活里还有别的,日子要往前过。</p>

    只要你想开,别做出什么傻事,我带着您,您带着我,咱俩一起,没关系,再别一个人傻傻的,跑到宾馆孤零零。”</p>

    江男的那句没关系,引得苏玉芹像是有执念似的,她哭的一抽一抽,鼻涕一把泪一把,就一根筋地觉得这回女儿彻底知道了,完了,她和江源达是在合力毁闺女。</p>

    前有让女儿抓奸的父亲,那撕心裂肺的场面;</p>

    后有她这个自私的母亲,在眼瞅着开学念高三,离高考不远时离婚的父母。</p>

    “男男,我?”</p>

    江男叹气,松开苏玉芹,开了七个小时的车,身体再棒棒的,也有些承受不住:“好了,你坐床边,听我说,控制控制自己,这再是五星宾馆吧,你也不能大半夜这么哭,容易给别人吵醒投诉咱,冷静冷静,啊?这样。”</p>

    江男吸了吸鼻子,她率先把眼泪擦干:“我先订个餐,要饿死我了,你要是控制不住,还是先想想我无证驾驶,不行接着给我两拳,分散下注意力。”</p>

    苏玉芹被女儿弄的,此刻都不知道该说什么。</p>

    她仰着脖子,哭的浑身没劲,倒是很听话地坐在床上。</p>

    眼睁睁看着江男找酒店须知,大半夜要饺子吃,点的是虾仁馅的。</p>

    闺女那张小胖脸,那张小嘴又嘚不嘚要个凉菜,点个香肠拼盘。</p>

    她听完,整个人情绪更是不对了,不再是那个节奏了。</p>

    江男点完餐后,她就掏手机,插上充电器、开机,她那俩小伙伴,一个任子滔,一个刘澈,估计都得担心坏了,噼里啪啦发短信:平安抵达。</p>

    然后,做完这些的江男,扭头先观察了一眼苏玉芹,发现不再那么哭了,摸起固定电话,前面加拨宾馆的86,后面是按了江源达的电话。</p>

    江源达接起来就叫,被大半夜的宾馆电话吓的心猛跳:“老苏,是不是有啥事?”</p>

    “不是我妈,我。”</p>

    这一句,可给江源达吓懵了:“你咋回来了?”</p>

    苏玉芹一双泪眼,也立马看了过去。</p>

    江男继续道:</p>

    “看到来电显了,猜到了吧,我还知道你们离婚了,要不然能找到这嘛。</p>

    我姑告诉的啊。</p>

    你打电话找她干什么,大半夜的,咱都消停消停,她没有告诉我爷爷,谢天谢地。</p>

    我是看我手机没电前,你打过,怕你担心,告诉你一声回来了,明天的事明天再说,行吗?”</p>

    那头江源达还在震惊、绝望、似晴天霹雳,被霹晕似的在嚷嚷:“男男吶,爸不想离婚,是你妈,她老误会我,我可啥也没干,你不能听她胡说八道,你们也不能这样,我都不在那,我现在就去宾馆,等着!”</p>

    江男赶紧打断:“行了,我妈啥也没说,就是承认离了,为我好,让我睡个好觉,晚安。”</p>

    啰嗦完,门铃也响了,饺子、凉菜、肉拼盘,宾馆人员又推餐车离开,屋里忽然静了一瞬。</p>

    苏玉芹小小声打听道:“不光你姑吧,那个刘澈也跟你说啥了?”</p>

    江男夹起个饺子,闻言抬眼:“我爸又干什么事了?”</p>

    “啊,去唱歌,我俩都去了。”</p>

    江男抿抿唇:</p>

    “妈,从今往后,凡是你的事,我都会先问你,不会再自作聪明。</p>

    所以,咱俩坦白点,你也该说就说。</p>

    比如,你是在我晕倒那次就发现了,对吧?”</p>

    “呃……”</p>

    江男一看她妈那样,点点头:“行,知道了,我也有个事要坦白,秦雪莲那个不要脸的,我可不仅是揍她几顿的事,我还给她在加格达奇小村庄许配人家了,设套给她找了个艾滋病的。”</p>

    “啥?!”</p>

    苏玉芹立马浑身有劲了,扑到她闺女对面的椅子上,震惊地看着江男又吃了一个饺子。</p>

    江男还在说:</p>

    “而且直到现在,我还在往里扔钱,因为她那个艾滋病丈夫,是做手工品的,勾搭她之前,就知道我目的。</p>

    说白了,为了惩治那个死女人,妈,我也下了本。</p>

    我在加格达奇那租了个库,专门堆那男人做的破烂,嫌运过来恶心,还雇了俩人,一直在那面盯着。</p>

    如果您没离婚,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告诉你。网首发</p>

    如果我不是扯着为你好的大旗,也不会……</p>

    所以,嗯,现在妈你就说吧,不解气接着整,我有的是招。</p>

    觉得我这样做不对,您心里并不舒服,说出来,我照办。</p>

    以后,我也这样。</p>

    不好意思了老妈,我不像一个十六岁的孩子,也装不了听话、懂事、由父母给拿主意的女儿,估计会让你缺少养小女儿的乐趣。”</p>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