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本站公告

    而后,曹丕身边的几个人,被一道蓝色的剑光轻轻一闪,全部拦腰折断。

    “不仅剑好,剑法更好!”曹丕不由得脱口而出。

    那人回身一笑,泛着蓝色光晕的长剑纵然之间消失了,两个身影映入到了曹丕的眼帘,女孩姣好的容颜。

    “多谢姑娘救命之恩,不知姑娘尊姓大名?”

    “中郎将不必多礼,此刻就是我不出手,殿下也必将全身而退,民女郭照!”带着秋波如水的眸子,郭照轻声问了一句。

    “你叫郭照,好动听的名字!”曹丕笑道。

    郭照愕然,原来中郎将见到漂亮的女孩子也会双眼放光,原来他也会对女孩子动心。

    曹丕直接略过了那几具尸体,而是径直走到了郭照面前,轻声道:“在下多谢姑娘出手相救!”

    郭照摆了摆手道:“中郎将真是太客气了!”

    两个人熟络过后,便同道而行!

    走了一段路,郭照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事情,快步策马向前,大约一刻钟的时间便回来了。

    “中郎将,有敌袭,大约四十人左右,都是一些山间草寇!”郭照坐立在马上轻声道。

    “哎,平安无事的多好,非要出来惹事,我平生最不喜欢打打杀杀了!”曹丕笑着对郭照道。

    说话间只见一行人便熙熙攘攘的围了上来,探头探脑的观看着饮风一行人的动静。

    这一帮人见到曹丕两个人自觉没有一点的战斗力,不是漂亮女孩子就是小白脸,哪有一点江湖侠士的风范,他们在这里守候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今天终于算是碰见了一头大肥羊。

    尤其见到曹丕身边的郭照,马匪的目光中更是透出一股如狼似虎,这姑娘不仅长相俊俏,脸蛋更是美极了,再加上这傲人的身段,简直就是人间极品啊。

    马匪头子是个独眼龙,满脸的黑胡茬,牙齿焦黄,向来是不在意个人卫生,这样肮脏的汉子不要说是个姑娘,就连曹丕看着都有些隐隐作呕。

    至于身后跟着的那帮小弟,虽然有这个想要僭越的心可是也没有这个胆子,看着老大的行为,就差摇旗呐喊,仿佛这头领是天底下最为厉害的人物,随便一出手便能搞出个天翻地覆。

    跟在独眼龙身后的是一个小结巴,身穿一身白色的衣服不算是华贵,但是很干净,开口道:“你们....这...这些人,可曾听过我们老大鬼索的名声?”

    郭照,名如其人,十分的水嫩,一脸懵懂无知的道:“鬼索没听过,龟缩倒是听过,不就是一直缩头乌龟吗?”

    这一番话引得曹丕哄堂大笑,本事无心之语,却好像道尽了这帮马匪的本质一样,碰见厉害的官服众人就龟缩的像个孙子,只能欺负欺负想这样纯良无害的良民。

    “大胆!我们老大叫鬼索,是厉鬼索命的意思,....你...你也不问问,方圆几十里,狗见了我们老大都得绕道走!”

    这小结巴说话的同时还不忘巴结口中所说的老大,时时刻刻的面带笑意向着独眼龙一个劲的点头,真正是会摇尾巴的狼,溜须拍马的本事令人叹为观止。

    而这位独眼龙,确实叫鬼索,在这方圆几十里也的确是人人喊打的恶霸,只是因为周围的村民常年以务农为生,又都是良民,安逸的日子过惯了,不懂得反抗和武学,因此任由他们凌辱。

    所以一来二去的下来,他们倒是忘却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这个道理,认为自己以前很无敌,现在依然无敌。

    曹丕端坐于马上一言不发,观看着身边不远处那位白衣男子的作为,从他进入这个商队开始,便察觉到其中的气氛十分的诡异,所有人似乎都在伪装,让人很难分辨真假。

    “这么说,你们是打劫的?”郭照温婉笑道。

    不笑还好,这一笑更让马匪的觊觎之心更加的严重,人美也就算了,一笑的时候嘴角泛起了两个小酒窝,用两个字形容叫什么来的,对了,妩媚。

    “对,对!”那小结巴又道了一句,“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打此路过,留下买路财,牙崩半个不字,老子一刀一个,土里埋!”

    小结巴宛若是说书的先生,仰天长啸,气势恢宏,说完之后还不忘问问其他的弟兄们帅不帅。

    而剩下的人除了回答帅恐怕也没有第二个答案,最让曹丕震惊的便是郭照,不仅没有出手将这群马匪冲散,倒是哭穷了起来。

    “各位好汉,我与这位大哥出来做生意,可你们也知道现在的生意难做,咱们干的都是小本生意,整不了几个钱,起早贪黑的忙上几个月,也就勉强混个温饱,您还是高抬贵手,放我们一马如何!”

    这副面容,像极了那些文雅的读书人,说的头头是道,若不是年轻人随机应变的能力极强,相信老者也不会放心就将自己和孙女的性命交付到年轻人的手中。

    这时那位独眼龙终于说话,而且笑容很是邪恶,用手中的宣化大斧指了指远处的郭照道:“难得可以走,不过你这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必须得留下来,小爷我一直吃素,也该开开荤了!”

    “本姑娘的身体金贵着,不过想让我跟你们也行啊,你们这些人,都给本姑娘学三声狗叫,若是学的像,本姑娘甘愿委身下嫁!”郭照噘嘴道。

    曹丕一副难为情的表情道:“姑娘,这,赌注是不是下大了些?”

    “不大不大,不仅如此,只要你们学的像,我还要让这两位公子给你们做下人,端茶倒水的事全部都包了!”

    可曹丕还是高看了这一群马匪的头脑,她们不仅学了狗叫,而且学的十分的卖力,似乎只要是女子一声令下,火海刀山他们都干去趟。

    “哈哈哈,中郎将,你看这帮人,真没骨气,就为了一个女人就学狗叫!我才不要委身下嫁给这样的男人,没有志气可以,没有骨气可不行,跟着你们是要吃亏的!”郭照笑道。

    马匪们这才知道被骗,那个独眼龙更是被气得脸都绿了,伸出那一把大斧道:“你竟敢骗老子,不要命了?”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