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非同小可


本站公告

    到了这时候,梁耀云彻底想通了。钱是什么?钱是王八蛋,花完再去挣。无论如何,自己这条命比钱重要。</p>

    他端起一杯茶,给童大师敬上:“大师听您一席话,我这回是彻底服了。我先拿这杯茶,以茶代酒给你赔个不是。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这人比较粗鲁。”</p>

    童大师呵呵一笑,接过茶杯一饮而尽:“好说好说,眼见为实耳听为虚。我们这些道门人士,平时被人误解多了,习以为常,习以为常呵呵!”</p>

    梁耀云伸出一个大拇哥:“您不愧是高人,有肚量有肚量。”</p>

    光喝茶不太像话,梁耀云吩咐道:“快去置办点菜来,我请大师喝几杯。”</p>

    童大师摆了摆手:“吃饭就不必了,老夫来之前吃过了。”</p>

    看他意思是想走,梁耀云当然不同意:“大师,您给我个机会好好招待招待。其实我还有重要的事情,想要麻烦您老人家。”</p>

    不知不觉间,梁耀云自降了一辈,叫童大师的称呼都变了。其实他的年纪比童大师小不了多少。可童大师刚才又是狐狸大仙,又是阎王那么一叫。梁耀云琢磨,还是人家的后台比较硬。</p>

    任秘书办事的效率就是快。不一会工夫,他就搞来一桌饭菜。原来附近有家饭店,专供住在这里的有钱人吃的。</p>

    坐到酒桌上,几人开始推杯换盏。</p>

    “大师,我原以为驱鬼除妖都是唬人的,没想到今天算是开了眼了。”梁耀云之前听过任秘书讲一些江湖传言,没把这些事太当真。</p>

    要不是最近出的蹊跷事,他也不会请童大师来。</p>

    童大师夹了口糖醋排骨,放在嘴里。等肉咽下肚,他带着惋惜的语气说道:“这世道假的太多,真的太少。别说是你,老夫见一百个自称道门中人的,其中能有一个真货,就算不错了。”</p>

    “您老跟他们不同,您是真正的世外高人,世外高人!”任秘书站起身,敬了一杯酒。</p>

    童大师微笑不语,显出一副宠辱不惊的姿态。他暗中用手捏了捏兜,发现支票还在,于是笑得更开了。</p>

    “唉!几十年学艺,一朝下得山来。这份苦,不是任何人都能受的。老夫年轻时候还有几个同门,他们光是闯生死玄关的时候,就不幸离世了...”</p>

    童大师滋溜一口小酒,越说越玄乎。</p>

    “不容易,您这行成材率太低。”梁耀云亲自起身敬酒。</p>

    童大师酒量不咋地,怕等下喝多耽误事,便赶快导入正题:“梁总,你刚才说有事拜托老夫,不妨把此事讲出来吧。”</p>

    放下酒杯,梁耀云就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讲了出来。</p>

    “嗯,那则新闻老夫在电视上也看到了。裸身男女跳楼,是有点不同寻常。”听完梁耀云描述,童大师捋了捋胡须。</p>

    其实他心里乐开了花,赚钱的机会又来了!</p>

    “我原先猜测有人在故意整我。今天看到童大师的手段,我就更加确定。应该是有鬼魂一类的东西,在坏我的好事。”</p>

    “不错”童大师接过话茬,“事出反常必有妖。那个项海荣没有自杀的动机,八成是被鬼魂一类的东西附身,然后自杀身亡的。现在只是不清楚,这个鬼魂是不是有人故意放出来的。”</p>

    任秘书听出话音来,他瞪大眼睛问:“还有人能控制鬼魂吗?”</p>

    “当然!这天下藏龙卧虎,高人虽然不多,可总是还存在的。他们可不一定像老夫一般以除魔卫道为己任,也有不肖之徒,拿着鬼魂干坏事!”</p>

    梁耀云不说话了。他心里在盘算,自己到底得罪过谁。让对手不惜找来能人异士,神不知鬼不觉的捅自己一刀。</p>

    想来想去,他发现能做到这个地步的人似乎还不少。这些年他抢标夺生意,尽走些偏锋歪路,肯定惹得太多人不满。</p>

    比如这次投标。已经有人知道自己搭上项海荣这条线,几亿元的生意,已经算是被他揣进兜里了。</p>

    风声是梁耀云故意放出去的。他原打算让对手们知难而退,没想到为自己引来杀身之祸。</p>

    好在这回自己及时收手,投标还没有开始,行贿给项海荣的罪不会太大。</p>

    让梁耀云比较在意的是,万一对方有这种手段,下回还继续对他用,那他就麻烦了。</p>

    这个童大师必须拉拢,梁耀云打定主意。他再次端起酒杯:“大师,我梁某人明人不说暗话。我怀疑对手请高人对付我,所以我想请您帮忙,查清这里面的来龙去脉。”</p>

    “嘶,这个嘛...”童大师装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p>

    “我知道大师是怕得罪同行。既然这样,我再出这个数,您看成不成?”梁耀云伸出三根手指头。</p>

    童大师眼神一亮,可还是一副难办的模样。</p>

    论起做生意,梁耀云可比他在行多了。童大师那点小心思,瞒不过梁耀云的眼睛:“事成之后,我再送您一套房子。地段、面积大师您随便挑。”</p>

    见自己“嘶呼”了半天,梁耀云没有再加价的意思。童大师只好点了点头:“钱倒是小事情,老夫不太在乎。这种驱使鬼魂戕害无辜的恶人,老夫最是看不上眼。梁总你放心,几天之内老夫必然把此事查得个水落石出。”</p>

    梁耀云有一大优点。他请人办事情,出手绝不手软。见童大师答应下来,他立刻让任秘书取过支票簿,又开出一张。</p>

    一个晚上,五百万加一套房。梁耀云咬咬牙,给了出去。</p>

    他现在认定了。对手今天可以无声无息干掉项海荣,明天指不定就是他梁耀云,脱光身子从某个大楼顶上跳下去。这个钱不花出去,自己寝食难安。</p>

    老话说:高处不胜寒。生意做到梁耀云这个份上,真是仇家满天下,看谁都像是要他的命。</p>

    饭局草草结束。童大师坐上任秘书的车,回了沈阳市。</p>

    路上任秘书再给他交代了一下当天的情形。</p>

    “问题可能出在那个女人身上,她现在还在医院里吗?”童大师收了钱,就得替人消灾。</p>

    任秘书点点头:“是在医院,听说脑部受了创伤...”</p>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