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接龙


本站公告

    若不是有位书友找我写番外篇,可能就懒得再打开文件夹了,我想看看有没有记错?噢,原来记错了!这个才是初始顺序吧?全部又看了一遍,虽然当时还在学排版,错字也不少,但写得还蛮搞笑!(2016-11-11)

    【接龙人】顺元气

    【标题】非自然?例外

    【主角】火火、离儿

    【接龙内容】

    冰雪初融的季节,远离城市喧嚣的郊外小村落——清早,一个脸挂微笑的女孩手上提着个水桶沿河而走。

    遇热升腾的寒气并未能够阻止女孩活蹦乱跳的步伐,她的双眼不时望望河面流动的冰块,与冬眠过后的小动物一起享受着春天的生机怏然。

    走着走着她忽然看见不远处石头上伏着一个身披狐裘大衣的人?她轻轻地走过去,以为那人或许冻死了,原因不解自明。她喃喃道:“雪融时……(寒气释放会更冷),真是个可怜的人!幸好我叫火火,时时提醒自己,是温暖的火焰祝福的孩子,比一般人都不怕冷。”

    她盯着那人脖子处的雪白毛皮,左顾右盼了片刻后,心下暗想:这么好的东西会被发现的村民抢走吧……我只想摸一下。

    就在她的小手刚递过去,还没碰到的一刹,那团白绒绒的东西动了,火火被吓了一大跳伴随着“啊——”的一声惊叫,水桶落地。双手捂住双眼的火火分开手指瞅了瞅那白绒绒的东西,此刻在想:或许那是风吹的?

    一双水灵灵滴溜溜的眼珠望着她,而那双眼睛属于被她误认为狐裘的白狐。而那个伏在石头上的人不见了?她的感觉全部集中于自己的心脏跳动上,全身无力地转身一看,冰冷瞬间席卷了她温暖的外表。一个面容冰冷双脚离地的美少年赫然站在她的面前,火火又再惊叫一声:“鬼呀——”置于胸前握拳的双手无力地下垂,身子后仰僵直地躺倒在地。白狐扑到美少年肩膀上问:“离儿,你把她‘吓倒’了?”

    ……

    【接龙人】顺元气

    【标题】雪地相遇

    【主角】暖暖、丁一、荀斫临、破狼

    【接龙内容】

    冰雪正在缓慢地融化,两个拥有空间法宝的女子,因空间碰撞而同时穿越到某地点,同时醒来的她俩发现各自的空间法宝都不见了。附近到处都是风格古旧的房屋,只能听到自然界开始从严冬苏醒的声音。无奈之下,衣着单薄的两个女子并肩地在雪地上循着脚印走去。

    走了好一段路后,在脚印终止的地方,伫立着一个身穿长裙,长发飘飘的人。俩人刚想上前打听身在何处,只见那人转身正脸一现——丁一的脑海中闪过一丝电击,顿时冒出两个字:如花——

    荀斫临也小吃了一惊,身后竟是两个奇装异服打扮的女子?但他关心的不是这些,躬身施礼道:“请问二位姑娘,可曾见过一美少年从此处经过?”

    丁一迅捷地从腰间拔出两把左轮手枪,对着长发男子大喊:“快告诉我们,这是哪里?”

    暖暖这时已经觉察到不对劲,对丁一说:“男人都是不可靠的,我们还是继续赶路吧!”

    丁一瞥了暖暖一眼,并没有按其所劝去做,你没发现这鬼地方的人被限制了出场,我们不问他就没戏了。

    暖暖话音刚落,一个黑影盖过她们的头顶,稳稳地蹲在长发男子身边,一只大狼向她们狂吼了一声。

    丁一见势不妙立刻对准破狼猛射了几枪,心中大笑:哈哈,让你们见识一下高科技的厉害。

    合上了嘴的破狼瞪着莫名其妙的眼睛,又张嘴吼了一声。只见俩女子已经回身逃走,留下一连串鞋脚印在雪地上。

    荀斫临轻吁一口气,“破狼,你都做了些什么?好不容易遇见两个人,却把人家给吓走了。”

    破狼白了他一眼后,一脸无所谓地回道:“我看见了杀气,所以特地赶来救你,也不感谢我。”

    ……

    【接龙人】顺元气

    【标题】原来还有你

    【主角】繁皓、白阳

    【接龙内容】

    在时空隧道中与姐姐失散的白阳,脚下铺砌平整的石板路发出悦耳的声响。环顾四周,尽是与电视剧里看到的古代宫殿一般模样的华丽建筑。他走进一个小庭院,一个衣着华丽的少年站在小桥栏杆处,若有所思地望着池子里鱼。

    起初白阳还以为那是汉服迷在拍照,于是走到少年身边,问:“请问你有看见我姐姐么?”此话脱口后,四下里寻望了一会儿不见有其他人?他这才感到危机四伏,难道这是片场,在拍电视剧?

    白阳转身想走,却被叫住,“你姐姐长得什么样?”

    白阳低下头,心中还在忐忑不安,“当然是跟我长得很像。”

    “我也有一个姐姐,她不是我的亲姐姐,但是待我很好,只可惜……”那语气忧愁的字句引起了白阳的注意,以为少年跟自己一样为姐姐的安危而担心忧愁。转身目光澄澈地注视少年说:“男孩子应该坚强点。”

    繁皓抬起头,两张俊朗的面孔相识而笑。繁皓感到这个陌生人身上有一种熟悉的感觉,片刻后,“难得千里遇知音!你饿不饿?我请你吃饭吧。”繁皓握住一脸木然的白阳的双手,“我们一起去砍柴、买菜、做饭!”

    ……

    因【①】群论坛接龙游戏的需要,请提供你所写的小说中的一男一女,加上简单的描写发给我。

    格式:

    小说名:

    男:

    女:

    ……

    【接龙人】 顺元气

    【出场角色】张中庭、司马季淳、安冰玉

    【接龙内容】

    这一日,正北内的华容城满大街都张贴着白纸黑字的寻人启事。人流拥挤的街道上纷纷攘攘,貌似城里每一个过惯了慵懒日子的人都出来凑上一份热闹。

    只有那么一个只在节日时期人头攒动的地方,现在显得格外安静——华容城的土地庙,因为前些日子闹鬼,现在没人敢靠近。

    “土地庙闹鬼,你信么?据说是只猛鬼,现在到处去请高人来捉?”说话的男子侧躺在庙堂的地上,一手撑着脑袋,一手看着那张白纸黑字的寻人启事,“唐家千金要找的人——明磊,性格冷峻的男子……没准咱们还真的有幸能遇到……难不成又是一曲痴情花痴追梦曲?”

    冷笑一声后,司马季淳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随手将白纸一甩,空出两手垫着脑袋,睡眼惺忪地望着屋顶,在幽婉的箫声中进入梦乡。

    静立于清幽环境中,手持紫竹洞箫的冷面男张中庭,片刻后停止了指尖的起伏,目视前方。一个面貌清纯的银发少女,眼睛直直地盯着他,口吐俩字:“冷峻。”

    这时的张中庭撇过头去,“不要用那种目光望着我。”习惯了冷面不减的他:虽然这是难以避免的。

    耳边,微风扬起。张中庭目光锐利的瞳孔里,少女手举弓箭对着他。

    手掌稳当娴熟地转动竹萧,张中庭抬手一挥,将疾飞而来的箭打出老远,却也还是不慎遭到暗袭。叱道:“卑鄙小人,居然用暗器偷袭正人君子。”

    安冰玉面不改色语气平稳地回应:“你背后的那棵树上,挂着一只很大的毒蜘蛛。”

    张中庭不禁脊背一寒,立刻拉开衣袖一看,手臂上果然多了两点。

    安冰玉把弓重新背好,“连毒蜘蛛也不怕?”

    张中庭两眼布满血丝,眉心紧锁,手指屈得跟凤爪似的,欲言又止:“我……你……”

    听到声音被惊醒的司马季淳,站在庙门口暗叹:原来自相矛盾的人不止我一个。他跨出门口喊道:“冰玉,他并非寻人启事上所述的男子。”

    安冰玉转身背对张中庭,“噢?‘我不管’,我饿了,我要吃包子!”

    司马季淳不耐烦道:“我说过,我身上带的钱已经用完了,就算把我卖了也不会有钱。”

    目送一男一女离去的背影,张中庭满额黑线,面无血色,如一尊雕塑般立在原地。

    ……

    【接龙人】 顺元气

    【出场角色】离儿、冷月、暖暖、秦悦松、秦悦萌

    【接龙内容】

    张中庭从“狗仔帮”打听到的情报消息,是经过道听途说,以讹传讹后演变的错误信息。其实安冰玉未及成年就已夭折,司马季淳因自相矛盾的内心而得了精神症,成了一个疯子。

    某日,盈梦城阳光明媚的上午,葱郁的高山悬崖边上站着两个外貌相似小孩。

    被罚上山修炼的三个少年中最小的暖暖提着花篮蹦蹦跳跳哼着曲采野花,实则她是要到悬崖边采灵芝。

    心情过分好而忽略了看前方的暖暖,被突如其来的哈哈大笑声吓了一大跳。不凝眸看还好,这凝眸一看,悬崖尽头站着两个面容相似并肩而立的一男一女小孩?在逆光之下,正以闪闪发亮的目光看着她。

    暖暖从未见过双胞胎,以为遇见怪物,赶紧调头就跑,边跑边喊:“有怪物,救命呀!”

    悦萌一脸不悦拉着弟弟追了过去,“小丫头,给我站住,你说谁是怪物了——”

    这时正在河边洗脸的离儿,听到喊声,不自觉转过身去想观赏怪物。只见暖暖丢下篮子绕道他身后,“离哥哥,怪物要吃我。”

    悦萌来了个紧急刹车,被眼前神若清风,面似桃花的少年震慑住,捏着辫子犹豫不前。

    冷月突然蹿出,从背后踹了悦松一脚,将他踢飞到河里。

    悦萌勃然大怒:“你敢打悦松!除了我之外,悦松是其他人许打的么?”

    就这样,两个女孩开始了龙争虎斗,上飞下窜,左旋右转的激烈打斗。

    “你没事吧!”听到问话,从河里爬上来的悦松,看着暖暖那双温柔的眼睛,腼腆地挠着头发回答:“没事。”

    ……

    【接龙人】 顺元气

    【出场角色】丁一、安冰玉

    【接龙内容】

    满身灰尘的女子把行囊丢在地上,“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仰望城门上的三个大字“华容城”,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热泪盈眶地高声大喊:“哦,我亲爱的家乡,我终于回来啦!”惹得路人纷纷向她投来好奇的目光。

    本该衣锦还乡的丁一,途中遇上手段高明的骗子,身上财物被骗走,既不敢报官,又难以一人之力将财物寻回。黯然神伤,抬头之际,瞥见晴朗夜空高挂的一盘冷月,催她速速回家。

    第二天,烈日高挂,榕树下一个架着二郎腿的说书老汉,手摇折扇准备开讲。丁一趁此乘凉以及回味一番儿时的喜好。

    说书老汉:“话说,华容城富商唐家,一新来的家丁,破解了唐靖仪设下的重重机关,史无前例第一人——明磊,因救友心切,盗取了唐家祖传宝贝“万年不腐冰魄”。却又在荒野混战中不慎丢失,被擒,最后以身相许来抵债……”

    丁一愤怒离开,“真是个窝囊的男人……”但她转念一想:这种好事为何就轮不到我遇上?

    月黑风高,时下流行一种一夜暴富的职业“盗墓”,拿走祖宗的宝贝自然是不可取的,但如果拿走祖宗仇敌的东西,似乎还说得过去。于是,丁一为了衣锦还乡和报仇雪恨的崇高理想,手举蜡烛,在洞穴里翻箱倒柜。

    突然她发现了一个药瓶,上面写着一个很俗的名字——妙手回春丹,这东西,丁一听说过,据说在人断气后立即服用,能产生神奇的效果。另一意外收获就是她找到了一个人皮娃娃。丁一十分相信自己手上的蜡烛,为她驱逐黑暗的恐怖。

    数日后,寂静山林,小桥流水,简陋木屋内——桌子上摆满了馅料不同的包子。丁一语气郑重地问向对面手拿包子的白发双辫少女:“你记清楚自己究竟是怎么进到墓穴里的?”

    安冰玉咽下包子,回忆道:“那天我吞下一块冰片后,看见一群身披白布的人走下洞穴,我就悄悄跟了进去。后来洞口不知被什么堵死了,我用尽力气也推不开。”

    丁一翻了个白眼:“因为好奇、贪玩,成了人家的随葬品,你也算是个奇迹。”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