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两小无猜


本站公告

    听了张念祖的话,老吴苦笑:“能有啥消息是不好不坏的?”他顿了一下道,“你别告诉我你把修车铺卖了个高价。”他的想象力也只能到这了……

    张念祖搂着老吴的肩膀,用极低的声音在他耳边说:“糖豆的病有救了!”

    “啥?”老吴的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他讷讷道,“是不是有人跟你推荐啥所谓的新药了?”

    “有人和糖豆的骨髓配型成功了!”

    这句话张念祖仍是用很低的声音说的,但每一个字都像夯进了老吴的心里,他呆呆地看着张念祖,人毫无征兆地就往地下掉,张念祖一把把他捞了起来。

    “你……可不能跟哥开玩笑!”老吴的眼泪鼻涕一下都下来了。

    “这种事我会跟你开玩笑吗?”

    老吴腿一软整个攀附在张念祖的胳膊上,颤声道:“是谁?他同意把骨髓捐赠给糖豆吗?”

    张念祖冲张晓亮努努下巴,道:“这孩子第一次来看糖豆的时候就偷偷做了骨髓穿刺,他本人和家长都同意了。”

    老吴身子一倾看样子就想给张晓亮跪下,张念祖再次把他捞起来道:“但是这之前我还得跟你说个事儿——我觉得你有知情权。”

    “你说!”

    张念祖思索了片刻,一字一句道:“糖豆移植了这孩子的骨髓,只能活到45岁,这种结果你能接受吗?”

    老吴发傻道:“这叫什么话?为什么会这样?”

    “你就当是家族病史吧,晓亮骨髓里造出来的血……也不健康,他们整个家族没有人能活过45岁,我这么说你懂了吧?”

    老吴喃喃道:“45岁……还有35年,到时候我八成已经不在了……”老吴是典型的晚婚晚育,他今年51岁了。

    张念祖道:“你先别想这些,难道你希望糖豆活下去就是为了给你养老送终?”

    老吴毅然道:“我能接受,可是你嫂子……”

    张念祖道:“你拿主意就好了,先别跟她说,起码她还能高兴35年不是?”

    老吴擦着眼泪道:“我听你的,我去感谢一下晓亮。”

    “不需要。”张念祖道,“别把糖豆吓着。”父亲和张念祖的异常举动已经引起了吴豆豆的注意。

    老吴低声道:“你的意思是连糖豆也先瞒着吗?”

    张念祖也皱起了眉头,无论怎么说吴豆豆才是最有知情权的一个,可是该怎么和她说呢?难道对一个被病痛折磨了许久的孩子直言不讳地说你的病虽然暂时有救了,但你还是会在中年时死去?

    这时张晓亮忽道:“吴豆豆,你跟我出来。”

    张念祖犹疑地看着张晓亮,张晓亮却只是冲他点了点头。

    吴豆豆则用探寻的眼神看着父亲,老吴下意识道:“大夫不让糖豆乱跑。”得了这种病的病人比温室里的花朵还要娇弱,外界一切带尖儿的带楞的东西都足以致命。

    张晓亮霸气地一摆手:“放心吧,有我呢。”

    老吴冲吴豆豆点了点头,他还能说什么呢?

    吴豆豆笑嘻嘻地穿着病号服跟张晓亮出了病房,张晓亮带着她一路爬楼,两个人很快上了楼顶的天台。

    吴豆豆因为病后乏力有些喘,但也随着视野的开朗显得很兴奋,她笑着问张晓亮:“你把我带到这来干什么?”此时已是初秋时分,吴豆豆身型消瘦,眼睛大而闪亮,在风中俨如精灵。

    张晓亮贴心地把校服脱下来披在她身上,很认真地说:“吴豆豆,你得活下去。”

    吴豆豆笑容渐敛,顽皮道:“有难度哦。”小姑娘本来就早熟,这段时间又经历了同龄人难以接触到的人情冷暖,她已经看出如果不出奇迹的话在医院里只能是苦熬,她曾想过劝说父母放弃,可又觉得那样对他们来说太残酷了,所以就认命地在这里等着最后一刻。

    张晓亮道:“我说真的,我的骨髓可以给你用。”

    当吴豆豆意识到这句话的含义时,她惊讶地捂住了嘴。

    张晓亮点点头道:“是的,咱俩的骨髓配型成功了,我叫你来是想向你道个喜,再道个歉。”

    吴豆豆带着哭音道:“为什么要道歉?”

    “因为我的骨髓只能帮你活到45岁——你不用问太多,以后我会慢慢告诉你原因。45岁的时候,你的父母已经老去,你的孩子正需要你的陪伴,或者你就把我这个道歉当成是提前对他们说的吧,我知道现在怎么选择看似简单,但你在选择之后,要有承担它的勇气。”

    吴豆豆道:“你为什么这么肯定?”

    “因为我们的家族无一例外,我的骨髓只会提供给你带毒的血。我爸爸明知道他的命运,但他还是选择在35岁那年生了我,这10年来他的表现并不像一个好爸爸,他粗心大意,有时候会对我不耐烦,但他只教会了我一件事就是活下去的勇气,我永远怀念他。”

    吴豆豆震惊道:“你不是有爸爸吗?”

    张晓亮道:“那是我现在的养父,他是个很好的人,我以前叫方晓亮,是后来改的姓,这也是我爸爸临死前教育我的,他说万一要有人收养你你就随那人的姓,要好好地给人当儿子,这既是报恩也是道义。”

    吴豆豆忽道:“我们是同岁,那岂不是说……我们也会在同一年死?”

    张晓亮一笑道:“你可真悲观,应该强调我们是同一年生的——现在该你给我一个答复了,如果你选择接受我的骨髓,那就要答应我未来活得精精彩彩的,别像个可怜虫成天哭哭啼啼的,毕竟你以后身体里流的都是我的血,我可丢不起那样的人。”

    在张晓亮说这些话的时候吴豆豆一直无声地哭着,这时她却皱着鼻子道:“你看我像那样的人吗?”

    张晓亮道:“那么你的答复是?”

    吴豆豆忽然抱住了张晓亮:

    “用劲地活着,同生共死。”

    张晓亮酷酷地挑了下眉,随后也把手放在吴豆豆的后背上轻拍着。

    在天台上,两个孩子相拥相依,那场面……很震撼。8)

    </br>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