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挑衅


本站公告

      唐风却是想也不想,说道:“成交。”

      台下众人一片疑惑,突然有人低声道:“我靠,那不是唐家的那个傻子少爷吗?我说谁会这么笨,竟然同意这样的交易呢。”

      “啊!原来他就是唐疯子,嘿嘿,长得挺清秀的吗?”

      “那当然,他的母亲那可是国色天香啊,哎,可惜,前不久和唐家家主一起死了。”

      唐风对这些议论置若罔闻,对他来说,金钱只是一个数目,若是唐风想要赚钱的话,他可以在一天内炼出一百颗聚灵丹,那就是一百枚金币啊。

      唐风需要的是丹方,需要的是提升自己的实力,只要能够达成自己的目的,唐风就会毅然去做。有时候人计较的太多,其实是一种失败。

      唐风将十枚金币还有赤灵丹、聚灵丹两张丹方交给老者,老者也取出一张丹方,说道:“虽然那些人都觉得你吃亏,可我知道,你赚大了,毕竟我这锻筋奔灵丹的丹方可是非常保密的,很少有人知道。”

      唐风扫视了一眼丹方的内容,知道不假,平静的笑道:“双赢而已,对你来说净赚了十枚金币,还有两张丹方。而我则用十枚金币,买了你一张丹方的组成,如此而已。”

      老者佝偻着身躯,不由看了眼唐风,道:“你倒大度,可是你要知道,所有的丹师可都不会轻易透露自己手头的丹方组成的。”

      唐风耸了耸肩,道:“为什么呢?咱们一交换,每个人可就多拥有了一张丹方了。”

      说完,唐风转身走出了交易所,他还得购买丹方上所需的药材。

      老者看着唐风的背影,突然有些愣住了,他心里不禁想到:“对啊,干什么不和别人交换呢,交换只会使自己掌握的丹方越来越多啊。”

      唐风刚出了交易厅的大门,就听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少主子,你等等我,我可找到你了。”

      唐风听到叫声,回头看去,只见一个穿着黄绿色侍女服装的女人正朝自己跑来,唐风依稀记得,这女子叫秋菊。

      秋菊长相倒是挺可人的,只是脸上有些雀斑。

      “什么事?”唐风问道。

      秋菊跑到唐风面前停了下来,她微微喘着粗气,看向唐风,道:“少主子,大长老他们正吩咐我们下人找你呢,让你今天务必回唐府。”

      唐风有些奇怪,道:“为什么,我父母的丧事不是明天才开始吗?”

      秋菊扯了扯自己的衣角,道:“好像,好像是少主子你外公家要来人了。少主子你也知道,夏家在咱们昊天国可是数得上的大家族,不是咱们唐家敢怠慢的。”

      唐风点了点头,随即问道:“秋菊,咱们唐家的药材采收,你也参与的吧。”

      秋菊点头,她的目光不禁使劲盯着自己这个少主子,秋菊发现,自己这个少主子果然变了,变了很多,至少,少主子的眼神变得睿智、沉稳了许多。

      唐风道:“剑虎骨,灵光石和玉颖果,咱们唐家有没有存货的?”

      秋菊想了想,说道:“回少主子,灵光石和玉颖果咱们唐家倒有,但是剑虎骨只怕是没有,一般魔兽的材料都要去杨家寻找,他们家专门有人负责收购、猎杀各类魔兽的。”

      唐风从储物戒指中掏出最后两枚金币,递给秋菊,说道:“你去帮我弄一些剑虎骨,我有赏。”

      语气虽然平淡,但是却容不得秋菊拒绝。

      秋菊低头,道:“是。”

      “快去吧,我一个人回唐府就行了。”说完,唐风转身,向着来路走去。

      秋菊小手紧紧地握着那两枚金币,她可是还从来没拿过这么多的钱呢。

      丹药的事有了着落,唐风的心也就放了下来,毕竟凭着他这个废材经脉慢慢修炼,估计猴年马月都凝成不了灵珠。

      这条青鸾大街是青鸾城的主干道,路上行人非常之多,唐风顺着青鸾街往唐家府宅走去,毕竟自己外公家来的人,自己还是得见一下的,虽然他几乎对夏家人毫无印象。

      当年夏雪跟唐云成亲,夏家的长辈都是反对的,所以最后虽然唐云做了夏家的女婿,但是来往却不多,这门亲戚就几乎断了。

      唐风想起唐云和夏雪的惨死,不由有些痛心。

      “咦?这不是唐帅哥吗?”一声娇媚的声音在唐风身后响起,接着一个香喷喷的绣帕就甩到了唐风的脸上。

      唐风有些厌恶的闭住呼吸,这种香气是从青云香木上炼制出来的,它除了能让女人闻起来浓香之外,还能激发男子的性1欲,是勾栏女子常用的一种熏香。

      “怎么?一个星期不见,唐帅哥就不搭理人家了。”

      说着,一个穿着青罗红纱的女子就从唐风背后走了过来,眉目含情、半嗔半怒的娇声道。

      女子穿的青色上衣开口很低,可以清楚的看见里面的一抹红束胸,束胸隆起,在双峰之间勒出一道深深的沟壑。

      唐风认识这个女子,正是清风楼的花魁,云红。能做到花魁,说明这女子的容貌也必然上档次了。

      确实,这云红长得就还不错,以前唐风便经常光顾她的床榻。不过现在的唐风早非昔日那个纨绔子弟,自然对这种女人心生厌恶。

      唐风皱了皱眉头,道:“走开!”

      云红一愣,她可是知道以前这唐风最迷恋自己了,自己可没少在他身上捞金银。没想到今日唐风竟然会这样对待自己。

      “怎么?唐帅哥不会是没钱了吧,你放心,姐姐免费让你玩一次,走吧。”说着,云红便上前拉住唐风的右手。

      唐风右手一摆,云红已倒退了出去,两脚朝天的摔在地上,那裙衫掀起,露出一个布条一样的底裤。

      “哇!好小啊,原来青楼女子都穿这种底裤的!”旁边正好路过的一名青年男子震惊了,他双眼死死的盯着云红的裙底风光,眨也不眨。

      “靠,穿这种裤子,是不是走路的时候都能爽的,”一旁一个扛着铁楸的大叔也停了下来,很显然,这大叔有股子钻研的精神。

      更多的人围了过来。

      云红慌忙站起身来,叉着腰大骂道:“看什么看,没见过你娘的叉叉吗?都给老娘滚。”

      围观之人一阵哄笑,有人道:“却是没见过你这个老娘的叉叉,不如你脱掉衣服让我们涨一下见识。”

      “是啊,是啊,脱!脱!脱!”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卖力的喊着,他脖子都红了,显然是激动的。

      云红撸起袖子,指着唐风骂道:“你个唐疯子,老娘见你可怜,好意找你,你却这般不识抬举。怪不得死了爹,死了妈,又是个傻子呢。”

      唐风冷笑一声,举步就往家中走去,他还没沦落到和妓女一般见识。

      然而脚步刚一跨出,一道巨力便从身前的人群中袭来,唐风举起双掌,猛的一推,却是“砰”的一声,被打的倒飞了出去,跌落到地上。

      唐风看向人群,只见一位穿着青色长袍的年轻人走了出来,脸上挂着轻蔑的嘲笑,冷笑道:“云红,你可少骂了一样,这家伙不仅死了爹妈,是个呆子,而且还是个废物,无法修炼灵力的废物,哈哈哈哈!唐家的耻辱啊!”

      “原来是林少爷,”云红一见那青衣人,立马娇笑着依偎到了她的林少爷身旁,道:“林少爷好厉害的功夫,一掌就把这废物打倒了。”

      唐风站起身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他认识这青衣人,青衣少年正是林家的二公子林少峰,一个极度高傲之人,和自己同龄。

      林少峰搂着云红,道:“嗨,废物,云红以后就专属于我的了,你爹娘都死了,我估计你以后连饭都吃不饱了。”

      唐风耸了耸肩,道:“随便你,只是一个随意被男人骑的贱女人而已,就算林公子你抱回家,我想青鸾城内也没有人反对。”

      周围人嘿嘿大笑起来,那十四五岁的少年大叫道:“真的吗?真的是随便被人骑吗?我……我能不能和她睡觉的。”

      一只大手猛的一拍少年的头,道:“回去自己用手玩鸟去,半大点孩子就想睡女人,还是让林公子去睡吧。”

      声音虽然低,但是众人还是都听到了,不由一阵嘿嘿淫笑。

      林少峰的脸涨红了,云红是他的第一个女人,所以这林少峰一直对云红都有点特殊的感情,此刻听到云红和自己被人侮辱,他哪里还忍得住,脚步一踩,就像唐风奔去。

      “你这个废物,我废了你,让你一辈子玩不成女人。”林少峰说着,赤色灵力布满周身,一拳横扫,向着唐风扫去……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