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6章 大结局


本站公告

    滕火仙尊的一番解释,让陆修大抵明白了出云派的格局,这天空之城八千里的疆域之中,一共有大大小小四十几座道场,每座道场都由一名仙人坐镇,每个道场都相当于是一个小门派,拥有自己的门规是戒条。

    所有的道场组合起来,便是出云派,而这里所有的仙人,都归于出云上仙管辖。

    不多时,陆修一行人便被带入一座风景别致的山庄中,这里已经接近仙城的核心地带,不远处的云雾山已经能够隐约看清轮廓。

    云雾山,便是出云派的核心地带,出云上仙的道场,就连出云派的一代弟子都不能够轻易进入云雾山中,如今有资格长居在云雾山的人,一只手便数的过来,无一例外,皆是仙人!

    入住山庄后,滕火仙尊便告辞离去,山庄中奴仆成群,至少有上百人,而且每一个人修为都是惊世骇俗,竟没有一个实力低于圣境的,哪怕只是负责打扫庭院的女婢,都同样拥有圣境修为。

    侍女恭迎陆修一行人进入山庄后院,开始安排房舍,因为大婚在即,陆修不能与众女住在一起,单独被安排在了一栋白玉雕琢而成的小楼中,还未坐稳,便有一名女官前来与陆修商议明日婚礼之事,面对一尊圣境巅峰的强者,陆修也只能小心翼翼侧耳倾听。

    直到夜幕降临,陆修才总算喘了口气,与众女聚集在一起享用了一顿平素只有仙人才有资格享用的晚膳。

    驱散女婢,陆修感慨万千道:“还真是麻烦呢,早知道就不弄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直接加入出云派安心修炼多好。”

    “得了便宜还卖乖,今天我算是领略到了仙界的惊人之处,那出云圣女二十来岁便突破仙人境,真正是绝世天才啊,百万年才出现一个,陆修弟弟你可要加把劲把她的身和心都夺过来,如此一来我们便有一个天才仙人做姐妹了。”阎如月嫣然笑道。

    “没错哥哥,不管是什么圣女,都去搞定她,二师父当初那么厉害,如今还不是被你吃的死死的。”玲儿挥舞着粉拳激动的说道,好像要成亲的人不是陆修是她一样。

    雪妮怯生生道:“这个新来的妹妹如此厉害,到时候不会欺负夫君,欺负我们吧。”

    “怕什么,我们这么多人,虽然打不过她,但……但……”云幽池嘀咕了半天,最终无奈的说道:“但我们还可以逃跑啊!”

    陆修哭笑不得,摆了摆手道:“你们也别太过担忧了,此事是出云上仙做主的,圣女纵然心有不悦,但表面上也只能服从,大家今后若是合不来,那便不理会她就是了。”

    说的虽然轻松,但陆修心中也是没底的很,不知道这出云圣女是个什么脾气,他忽然有些后悔了,当初只考虑到娶了圣女肯定好处多多,却没有意识到会有怎样的后果,需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但如今事情已成定局,大婚的日子都定好,就在明天,也已经昭告天下,这个时候根本没有陆修反悔的余地。

    ********

    翌日,婚礼如期举行,虽然仙城之中因为大婚的到来而显得极为隆重热闹,但婚礼却并非公开举行,出云圣女何等身份,寻常人怎有资格见到,便是那些不可一世的一代弟子,要想见出云圣女一面,都是极其困难的。

    清晨时分,陆修便被滕火仙尊待去了云雾山,将陆修留在一座不知什么质地的金玉雕琢而成的巨大殿宇之中,滕火仙尊二话不说便飞走了,只留下陆修孤身一人,一片茫然。

    “该死,不会是要谋财害命吧。”陆修心思一动,有些后怕的想到,不过旋即便苦笑起来,神格种子都给了洛芊婳,自己还有什么地方是值得偌大的出云派不惜如此兴师动众来来欺骗他的,还是静静等候吧。

    感受到大殿之中四处弥漫的滚滚仙气,陆修忍不住盘膝坐下开始呼吸吐纳修炼起来,也不知过了多久,陆修被一阵轻盈的脚步声惊醒过来。

    他睁开双目,只见一道倩影款款走来,正是洛芊婳。

    陆修连忙齐声恭敬参拜:“陆修见过出云上仙。”

    谁料洛芊婳却是咯咯娇笑起来,语出惊人道:“夫君这是何意,芊婳现在可是你的妻子了,哪有夫君拜见妻子的道理呢。”

    “呃?!”陆修目瞪口呆,这是玩的哪一处。

    洛芊婳缓缓走上前来,拉着陆修的胳膊便朝大殿深处走去:“夫君,咱们去洞房吧。”

    “那个啥……先等等,能跟我解释清楚先嘛?”陆修试着挣脱,但是洛芊婳的力量又岂是他能撼动的,使出了浑身解数,根本毫无反应。

    “解释什么呀?”洛芊婳明眸璀璨,好奇的凝视着陆修。

    陆修彻底无语:“你到底是出云圣女还是出云上仙?为什么你会变成我的妻子?你到底有什么目的?神格种子已经给了你,你还如此戏弄我究竟有何图谋?”

    一连几个问题从陆修口中说出,洛芊婳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便回答道:“我是出云上仙啊,但同时也是出云圣女,圣女不过是我三千道躯之一,我闲得无聊时弄出来的罢了。之所以我会成为你的妻子,这不是明摆着的嘛,你今日与出云圣女成婚,我便是出云圣女,所以我便是你的妻子啊。

    目的嘛?如果我说我只是单纯想要跟你东方,你信不信?咯咯,你肯定不会信的,因为我也不信,这么说吧,你我之间是婚事,是在十万年前便已经注定的结果,现在你应该能明白了吧。”

    “十万年前?巫祖?!”陆修大惊失色。

    洛芊婳淡然一笑:“正是如此,众人识我,知我是出云上仙,而众人却不知,我是巫祖之女。”

    洛芊婳说的轻松无比,但听在陆修耳中却着实震惊的无法言喻,洛芊婳……出云上仙居然是巫祖的女儿,这……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吧。

    但更加震惊的还在后面。

    只听洛芊婳继续说道:“荒星有八百仙岛,远古时期,荒星最强仙岛号称‘天巫’,便是由神巫一脉世代统治,长达亿万年之久,直到那年神界动荡,天将神罚毁灭了我们天巫一脉,当时修为已至虚无之境的父亲,眼见神巫一族惨遭灭门,震怒之下杀向神界,以一人之力独占神界十六天神,一夜间神界被父亲大人灭绝,但父亲大人也身受重伤,却不料魔界也出来横插一脚,夜魔神妄图趁我父亲虚弱之时下手偷袭,但最终还是被我父亲镇压,为了躲避神界追兵,父亲逃遁至一片原始大陆,以一尊陨落的神王之躯将拥有不死之身的夜魔神彻底封印。”

    陆修苦笑着将已经被凝聚成一尊血色雕塑的夜魔神取了出来:“恐怕当时巫祖封印的并不彻底。”

    洛芊婳:“……”

    她顿了顿,继续说道:“当时父亲已经是强弩之末,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很是不宜了,他知晓自己命不久矣,不愿让巫神一脉就此断绝,便自爆本源,以磅礴生机让一片蛮荒的九州大陆出现生机,又将自己一身圣血封印在圣戒之中,散落于九州大地,待日后有缘人得之,而你,便是这个有缘人。”

    陆修万万没有想到巫祖圣戒居然有这样的来历,也没有想到原来巫祖已经死去,心中唏嘘不已,如此说来的话,整个九州大陆的万物生灵,应该都算是巫祖的后裔了,毕竟没有巫祖的话,九州如今恐怕还是一片蛮荒大陆,陆修不可能存在,其他人也不可能存在。

    “只是这与你我的婚事有什么关系呢?”陆修疑问道。

    “你应该已经发现,自己继承了巫祖血脉,体质特殊,无法诞生子嗣,对不对?”洛芊婳说道。

    陆修点了点头,顿时明白了什么似得言道:“你的意思是,只有你和我结合,才能够诞生子嗣,延续神巫一脉的生机?”

    “没错,正的如此……所以夫君你还等什么呢,快跟芊婳去洞房吧。”

    洛芊婳不由分说,直接将陆修待入后殿之中,陆修无奈至极,却又根本反抗不了洛芊婳的力量,唯有苦笑道:“若你所言属实的话,那倒也没什么,这桩婚事我接受下来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可你这么着急做什么?”

    “别忘了,神族是我们的神武一脉的大敌,至今神族还在搜寻我们一族的下落,必须尽快抓紧时间让神巫一脉恢复繁盛才行,六千年后荒星神路开启,届时神族必然会亲自降临九州,到时候如果我们还没有掌握足够的势力,就会重蹈覆辙,你要是不想死的话,就快点干活嘛。”

    “我去,还有六千年你急什么啊……喂喂,别乱动手,该死,就算要动手也是由我动手才行,死娘们你……哦不,不要……”

    后殿之中,传来一阵鬼哭狼嚎之声,经久不息……

    *******

    “不行,我们要逃走,这鬼地方不能待了。”

    回到山庄的一瞬间,陆修便将众女召集起来,打算不顾一切逃离这个该死的地方,他实在是受够了,一刻也不想继续待下去。

    “陆修弟弟你这是怎么了?”阎如月疑惑的问道,莫非陆修被出云圣女给欺负了?

    她猜测的还真不错,只是用欺负来形容实在有些不妥,因为……那简直就是折磨啊!

    如果只是洛芊婳一人,陆修肯定不会如此,可洛芊婳一心只想尽快回复神巫一脉的繁荣,为此她硬是将她半数的道躯分身都一同召集回来,足足一千多人啊!那场面只要陆修想一想,都觉得心惊肉跳,若非他体质强横,怕是根本无法活着走回来。

    如果长期这样下去,用不了多长时间,陆修肯定会虚脱而亡的,必须得逃走,一分一秒都不能耽搁,有多远逃多远。

    什么狗屁巫神一族,什么狗屁传承,关小爷屁啊!他要会九州过他的逍遥日子,若是九州也不能待,那就以芸儿的能力将他送到一个荒芜的大陆上去隐居,不管怎样,都比待在这儿等死要强。

    然而此刻已经入了虎穴,岂有安然离去的道理。

    陆修还没开口,便见虚空中泛起一片涟漪,洛芊婳悄然无息的跨越空间走了出来,亲昵的挽住陆修大概胳膊,对众女说道:“大家好,我叫洛芊婳,按照辈分,我应该称呼你们一声姐姐,以后还请诸位姐姐多多包含才是。”

    陆修脸都要烟了,他知道自己逃跑的主意肯定是落空了,但这样下去肯定也是不行的,必须想一个办法才行。

    拉着洛芊婳走出门外,陆修低声道:“你想不到重振巫神一族?”

    “当然,这是我此生最大的目标,也是我存在的意义。”洛芊婳正色言道,她眼光精明,哪里有第一次陆修见到时那悠哉懒散的模样。

    陆修定了定神,言道:“那你就得听我的,六千年的时间并不算短暂,足够我们从长计议慢慢规划,我知道你急着振兴巫神一族,但你却不知我如今还没有完全继承巫祖血脉,最强的巫祖血脉要等我突破圣境之时才能获得,到那时候我体内的巫祖血脉才是最为强劲的时候,你今日所做一切,不过是徒劳而已。”

    “啊……怎么会这样……”洛芊婳神色失落,但很快又重新振作起来:“没关系,以我的手段,让你突破圣境根本不费功夫,最短只需要三天就足以。”

    陆修摇了摇头:“你还是不懂我的意思,任何事情想要一蹴而就,都难以做到十全十美,必须慢慢来,一步步的来,精铁百炼而成钢,贪心过重,适得其反。”

    “那夫君的意思是?”洛芊婳仔细一想,觉得陆修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便打算继续听他说下去。

    “我们应该这样……”

    *******

    费劲陆修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是将洛芊婳给彻底搞定了,在陆修一番循循善诱之下,彻底让她明白了贪多嚼不烂这个通俗易懂的大道理,如此一来,陆修在出云派的生活算是暂时安定了下来,与众女一起每日静心修炼,仙药仙果享之不尽,修行速度可谓飞快。

    短短两个月后,陆修便率先突破圣境,继承到了全部的巫祖圣血,同时陆修果断施展斩身术,将自身一斩为二,在抛弃了一半圣血的前提下,彻底获得了安宁的日子,至于那个被自己消除了记忆神智,只剩下最后原始本能的‘分身’,陆修只能深表歉意了。

    如此一来,洛芊婳的道躯分身的问题便被解决掉了,不过洛芊婳自身还是坚持要与陆修在一起,她觉得没有灵智的分身生下来的孩子,肯定也不会聪明到哪去。

    所幸只有洛芊婳一人,陆修完全应付的过来。

    在出云派的日子逐渐走上了正规,陆修心系百年之约,对六千年后的荒星神路却没什么感觉,毕竟六千年的时间,对他而言实在是太漫长了,漫长到仿佛这一天永远都不会到来似得,他完全感觉不到洛芊婳的压迫感,大有一副爱来来不来滚的架势,毫无所惧。

    岁月匆匆悠悠度过,三年后陆修回到了九州一趟,此刻他已经是五阶圣境修为,百巫禁忌融会贯通,战力直逼圣境巅峰强者。

    十年后,陆修顺利突破到了九阶圣境,已是夺天大圣,他在南海海岸上恭送樊老出海。凰月残魂也彻底完成凤凰九转,陆修开始为她寻找仙药修复残魂。

    二十年后,陆修隐隐领悟到了一丝仙机,此事芸儿的虚幻界已经成型了大半,陆修得知风雪雅人飞升的消息后,带着众女通过虚幻界直接穿梭到了风雪大陆,与昔日的九州第一强者陆羽天把酒言欢,以圣子身份,受到风雪世家热情招待,还顺便拐走了风雪世家的小公主风雪采芸。

    五十年后,洛芊婳给陆修生下了第七个孩子,是个漂亮的女儿,雪白雪白的,认了雪妮做干娘。同年陆修修为已至大帝境界,百巫禁忌彻底掌握,百重秘术同时融合,产生鬼神莫测的无穷威力,同时修成三不神火第三重神火境,神火一处,诸天神佛也要动容,以大帝境界修为与滕火仙尊交手,不分胜负。

    七十年后,陆修猎杀了一头九天玄凤,为已经彻底修复残魂的凰月重塑新躯,因为估算错了体积,凰月重生之后变成了凰月小萝莉。

    百年岁月匆匆流逝,陆修忽然意识到了原来时间过的是这么快,他似乎参悟了什么,又似乎遗忘了什么,星光沐浴之下惊坐而起,得道成仙。

    他回到了阔别许久的九州大陆,看到了徐徐多多的故人,在仙国学府,他遇到了轩辕绮罗和白小仙,两人依旧如当初那般要好,至今甚至还同睡一张床,被她们的学生们私底下称为百合。

    陆修还见到了周露禅,他以杀证道,戾气愈发沉重,成了人见人怕的杀神,最后无人可杀,一剑结果了自己的性命,因为他最后顿悟,认为最大的敌人便是自己。

    陆修又去了星路吊唁夜咏仙人,唏嘘感慨中,夜咏仙人化作一道长虹直冲璀璨星河间,隐没于虚空消失不见。

    看遍了浮华,感受到了岁月洗礼后留下的苍凉,陆修开始想念他的妻子们,开始想念他的孩子,他嘴角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一抹笑意,随手撕裂一片空间,正准备返回出云仙岛。

    “陆公子,把芊芊也带走吧。”

    她脱下了凰袍,换上了洁白的素裙,长发随风飘扬,追随着他的脚步寻找而来。

    她笑靥如花,一如当年。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