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 火精灵


本站公告

    金莲花座一出,其中的魂玉碎片立即散发出柔和的蓝光,和金光混合到一起。梵疯挥舞着金莲花座,它所到之处,那些火焰尽数被阻挡,根本无法穿透这层防线。

    火焰被金莲花座压制,顿时梵疯的寒冰之气就占据了上风,迅速朝白云京围拢上去,缠绕住了他的双腿。

    白云京从小腿膝盖处到脚掌,瞬间全部变成火焰,将缠住双腿的寒冰消融,但也就是这瞬间的功夫,梵疯手持金莲花座,猛地朝白云京砸了下来。

    金莲花座在空中猛然放大,变成了一座金色的小山,朝白云京头上狠狠的压了下来。

    这一招力大无穷,就算城主境也能砸个半死。

    白云京瞬间伸出自己的手掌,手掌上火焰缠绕,无数的火焰从他体内奔涌而出,全都集中到他的身体外侧,形成一只巨大的手掌,想要抵挡住金莲花座。

    哪只金莲花座仍旧威猛,将空中的火焰直接砸散,只听轰的一声,金莲花座就落到了地面。

    而白云京的身影则在一旁出现,他在最危急时刻,再次使用了元素化。

    但梵疯却看的清清楚楚,他的嘴角留下了一丝血迹。

    “这是你应得的。”梵疯冷冷道。

    在第二层的时候,白云京曾经在他措不及防下出手,同样将梵疯震得流血,如今他也将白云京打的嘴角流血,这就叫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白云京擦去嘴角的血迹,略微一笑,“你这宝贝不错。”

    的确,不是梵疯的金莲花座的话,又怎么能够穿透他的火焰直接伤到他的本体。

    可就在这时,只见梵疯将手伸向了胸口,从中拿出一样东西nad1(

    连白云京古井无波的脸上,都显现出了一丝惊讶的波动。

    这东西正是离火圈,白云京的兵器。

    当时二统领向他借走这样兵器他并未介意,因为在白云京看来,自己有没有离火圈,都一样可以杀人。但是如今的状况已然有了天大的改变,同辈之中,已经有人可以和他分庭抗礼。

    梵疯将离火圈拿在手里,似笑非笑的盯着白云京,猛然间,他把离火圈朝白云京抛去。

    这一举动,白云京怎么都不会想到。

    梵疯竟然把离火圈直接抛给了白云京。

    尚火道人在闭关前将离火圈交给了梵疯,梵疯此刻竟然把它抛给了白云京。

    “你是不是在想,少一件趁手的兵器。这离火圈是你的,就归还给你,现在,你总可以尽全力了吧。”梵疯手持金莲花座,双眼紧紧的盯着他。

    白云京接过离火圈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一声,他知道梵疯的想法,梵疯要让他败得没有话说。

    可白云京怎么会败,他从未败过。

    “正因我是白云京,所以你才应该后悔你刚才的举动。”他的话,显然是在说梵疯将离火圈重新归还给他是一个致命的错误和失败。

    离火圈拿在手中,白云京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就如同大人抚摸孩子的脑袋,眼中充满了怜爱之情。离火圈在他手中顿时嗡嗡作响,好似在回应着他的轻抚,从上面“噗”的一声爆发出一团火焰,这团火焰好似精灵,闪烁着跳动着,在这一刻,天下间的火都以这火精灵为尊。

    白云京似乎若有所思,此刻呆呆的望着离火圈,竟是有些痴呆了nad2(

    “好都没有用离火圈战斗过了,没想到竟然现在竟是用上了。”自言自语了一句后,白云京猛地抬起头,整个眼睛中都放射出锐利的光芒,这种光芒虽然和方才一般强盛,但其中**裸的杀意已经被战斗的**所代替,在此刻,他心中只有一个字,战。

    手中离火圈转动,上面缠绕的火焰也随之转动,白云京手持离火圈,如奔雷般朝梵疯袭来。

    梵疯手持金莲花座,丝毫没有惧怕之意。他之所以将离火圈还给白云京,就是想好好战一场,无论对手是怎样的强者,他都要战,除了战,还是战。这个世界已经没有太多能让他提得起兴趣的东西。

    金莲花座和离火圈碰撞在一起,双方不分胜负,谁也占不到丝毫便宜。离火圈上跳动的火焰无法突破金莲花座的防御,同样金莲花座也无法砸开离火圈中迸发的火焰。

    “缚!”白云京拿手一指,离火圈温度骤增,顿时从天空落下无数的火圈,这些圆圈梵疯见过,正是能将人束缚住的火圈,在二统领和尚火道人手上施展时,根本无法发挥它全部的威力,但在这白云京手上,却厉害的让人害怕。只见天空中直接下起了一阵火雨,不同的是,这些“雨”全都是一个个的火焰圆圈,全都落到地面,地面的土质根本不足以承受这样的温度,被砸出一个个圆形深洞,梵疯极力躲避,因为他知道这白云京的束缚术绝对不可小觑,那二统领根本不能和他相比,万一被火圆圈套住了,就只有等死的命运。

    与此同时,白云京的掌法更是如潮水般打来,瞬间就将梵疯逼到了无比被动的位置。

    现在他几乎在被白云京压着打,白云京手持离火圈实在是可怕,梵疯身上的寒冰之气没有丝毫优势,在空气中停留的时间稍微一久,就会被炙热的火焰融化,如此一来他只有步步后退,在后退的同时,还要注意身边时时袭扰来的火舌。

    白云京越战越用,一掌将梵疯身后的一座大山拍碎,那大山上碎裂的石块还来不及飞散,就被红色的火焰烧成了黑色粉末nad(

    紧接着又是一掌,梵疯陷入一片火海,火焰如刀山,人行走在其上,能够感到脚心生生作疼,如此强力的火焰,世间难寻。

    梵疯面色凝重,他不断的后退,在后退的过程中,浑身逐渐开始弥漫出一种截然不同的气息。

    黑色的气团逐渐笼罩他的身体,遮盖了他的面目。这种气息,不属于任何元素,更不属于任何人,像是恶鬼,更像是死人,梵疯就好像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浑身上下缠绕着让人心悸的死气。

    仿佛你一看到他,就能看到面目狰狞的死神。

    也只有死神,能够散发出这样的气息。

    梵疯此时已经使用了幽魂族的秘术。

    夜行旗拿在手中猎猎作响,随风不断变大,很快就有一人来高。

    梵疯站在空中,再次躲过白云京一掌,他手持夜行旗,整个人的气质都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地面的白云京都是一怔,他从未见过这样的人,黑色的气息环绕四周,整个人没有一点生气。难道这就是梵疯吗,难道这黑气中包裹的,是一个死人吗?

    夜行旗被高高举起,此时那上面描绘的黑色骷髅发出让人窒息的光芒,只见从中直接出现两道黑色的身影。

    这两道身影出现以后侍从一般直接站到梵疯的身边,随着梵疯一同站在天空中,望着下方的白云京。

    白云京立即就感受到了这两个人的境界,都是君主境巅峰强者,对于这件事他并不惊讶,但他惊讶的是梵疯是怎么凭空召出两个这样的人。

    白云京又恍然明白过来,因为梵疯并不急于攻击,可以看出这两个人并没有时间限制,也就是说这并不是召唤术,而是一种功法。

    “他竟然练成了这样的功法。”此刻他眼中的战意完全被燃烧起来,无论对方是什么样的人,使用什么样的功法,他都要将那人杀死,这就是他的直觉,这就是他之所以能活下来的原因。

    梵疯身旁跟着两个黑色恶鬼,这两个恶鬼就如同他的左膀右臂,无论梵疯到哪里他们都跟着。

    若是白云京知道这两个恶鬼就是二统领三统领恐怕会更加惊讶。不过他不可能知道的,因为这两只恶鬼根本没有面貌,脸部是瘆人的平面,通体黑色,身上的气息早已被梵疯的夜行旗磨灭,现在他们身上充斥着的只有死气。所以除了梵疯,根本就没人能认出他们。

    双方再次交战在一起,不过这一次局面就不再像先前了,三股君主境巅峰的力量和白云京战在一处,双方再次站的平分秋色,谁也占不到一丝一毫的便宜。

    “死!”梵疯一拳穿透白云京的胸膛,白云京没有任何后退,一掌打在梵疯的腹部。

    双方猛然退出百丈开外,白云京身上的火焰迅速修复体内的伤势,而梵疯则凭借着身上的死气硬生生将那一掌接了下来。虽然如此,他还是感觉到腹部隐隐作痛,这一掌凭借他现在身上的死气还无法完全抵挡下来。火焰在他的腹部缠绕,迅速侵蚀到他的身体,将伤口周围的肉无情的烧烂。

    梵疯寒冰之气涌动,将那些火焰熄灭。

    他目光闪动,这白云京果然厉害,刚才不退反攻,确实令梵疯没有料到。

    若是一般人在被攻击的时候,大多都会选择回避,可这白云京竟然和梵疯一模一样,都选择了拼命,他们两个都以自己的身体为代价,给对方以重创,仿佛就算自己粉身碎骨也要将对方杀死,这是多么疯狂的心态。

    “你足够做我的对手。”白云京站在那里,此时他已经再也没有了轻蔑。

    更何况他也从来没有轻蔑过梵疯。

    凡是死在他手下的人,他从未有一个轻蔑过的。

    因为他觉得,那人死在自己手上,对那人来说是一种荣耀。

    能让白云京杀死他,的确也称的上是一种荣耀了。

    可梵疯不需要这种荣耀。

    他要杀死白云京,从此以后让这种荣耀烟消云散。

    冰与火的战斗还在继续,这片陆地已经被破坏的不成样子,同时,也引起了许多人的围观。

    但梵疯和白云京人二人根本不在乎,这两个人向来就不是那种会在乎别人目光的人。

    二人从天上厮杀到地上,再从地上打斗到天上,天空一会儿变成寒冷的黑色,一会儿又变成炙热的红色,一黑一红之间,就连空间似乎都无法承受住这样巨大的温度变化,有些摇晃甚至破碎得痕迹。

    这里毕竟不是在真正的自然之中,而是在那九重叠焰楼里。

    瞬间,白云京从原地消失,在虚空中撕出一道细线,从那细线中一步跨出,手中的离火圈猛然放大,上面的火焰精灵竟然同样变成了一个火人,这火精灵手握离火圈和白云京站在一起,同时朝梵疯发动进攻。

    梵疯有夜行旗,白云京同样有这可以在虚空中横跨的秘术。正是这种秘术让他的进攻神出鬼没,威胁更增。

    那火精灵手持离火圈,和白云京二人仿佛两团火焰,又仿佛融为一体,此时甚至没有人能够看清楚他们究竟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一瞬间,火精灵仿佛就是白云京,白云京就是火精灵,两者竟相互融合不分彼此。

    梵疯恍然大悟,之前的一次交手,白云京之所以能够承受住耀天弓的一箭而没有伤及到本体,也正是这火元素精灵的缘故,大概是它代替白云京承受了那一击,所以白云京才会毫发无伤。

    梵疯同样手持金莲花座,不断的挥舞,整个莲花座中龙啸之音不断,其上的那条小龙仿佛愤怒了一般,发出低沉的龙吟,天空中的云朵都被震散了。

    “这简直是两个怪物!”周围目睹这场战斗的人虽然距离很远,但他们能感受到两种极端的温度正不断的撞击在一起。

    “怪物,他们真的是怪物。”有人一头冷汗,随即这冷汗便被炙热的温度所蒸发。

    “不能再拖延下去了。这白云京有那火精灵撑腰,而我却没有,如此拖延下去,对我百害而无一利,想到这里,他准备吸取金莲花座中魂玉碎片的力量,将自己的力量补充到巅峰,即使付出极大的代价,也要杀死这白云京。

    白云京同样面色不善的望着梵疯,显然他也要发动最后一击了。

    “看来我又来晚了呢!”一个声音同时响起,让连同梵疯白云京在内的所有人都晃了一下神。

    只见远处正站着颜若单。

    “没想到两位又打上了呢,看来我又错过了一场好戏。”他的笑容依旧是那么得体又让人舒服。

    printhaptererror(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