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启凌


本站公告

    宫旭揪住石宝衣衫,怒目而视,见鲜血从他小腹中流出来,狂吼一声,又挥起一拳打在他的脸上。身后锦辉抢先一步,挥起木棍,奋起一击,木棍落在石宝的头顶,“咔嚓”折成两段,石宝的身体重重的倒在了地上。</p>

    几名青衫苑的高手从地上又爬了起来,拼死护住石宝,且战且走不敢恋战。</p>

    众人好不容易重创石宝,且早已打得红眼,哪还舍得放他走脱?眼见青衫苑的人护他而走,纷纷追了上去。</p>

    突然,一个人影窜了出来,拦住去路,叱道:“紫枫、宫旭、锦辉,你们且慢动手!”</p>

    三人一瞧,却是赛惇,连忙问道:“你想做什么?”</p>

    “石宝,杀不得!”</p>

    闻听赛惇的话,三人才缓过神来,石宝可是大将军之子,若死于非命,身为父亲的石休岂会坐视不理?若是出面干预,就算宫旭来承担罪责,也免不了无辜之人受到牵连。</p>

    正迟疑间,石宝早被人带走,逃离了后山,见他渐渐远去消失的背影,无可奈何,只能暂且放他一条生路。</p>

    赛惇走上前,望着三人,叹了口气,道:“先离开这里,等会儿教官来了,事情就不好办了。”</p>

    众人一起返回东院,替宫旭包扎伤口,他龇牙咧嘴,向叶紫枫与锦辉连连说了几声“谢谢!”</p>

    叶紫枫皱着眉,道:“咱们有约在先,就绝不会背信弃义,既然,答应你联合对抗石宝,就不会对你不管不顾。只是,没想到,你会伤成这样。”</p>

    “本来与石宝约好,在后上解决。结果,他竟然偷施暗算,先对我下手了。”宫旭咬着牙,忍着疼痛,向众人解释道。</p>

    “小叶,我想石宝吃了亏,绝不会善罢甘休!”</p>

    锦辉摸了摸下巴,心有余悸,话音未落,就顺着叶紫枫清澈的双眸,盯着站在门口,眼中充满疑惑的赛惇。</p>

    赛惇摊开双手,对于此事,他似乎也无可奈何。</p>

    “不好意思,打扰了!”</p>

    忽然,门外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一个高高瘦瘦,浑身散发着书生气的少年,从外面彬彬有礼的走了进来,望着众人先行施了一礼,见了赛惇,先是一怔,随即冲他笑了笑:“赛惇,你也来了!”</p>

    “怎么,连你都惊动了?”</p>

    赛惇见了他,怔了怔,也恭敬的行了个礼,微笑着点点头。</p>

    那人笑道:“闲来无事,过来看看。”</p>

    看样子二人像是旧识,叶紫枫见他也穿着青衫,料定他也是青衫苑的人,只是从未蒙面,他此番不请自来,极有可能是因为石宝的事情。</p>

    因为,蓝衣社与青衫苑从无往来,这一个月来,往返于蓝、青之间的青衫苑门徒,叶紫枫倒是见了不少,可这个人似乎从未在他的眼前出现过。</p>

    那人扫了一眼屋子内的所有人,温文尔雅的笑了笑:“我真是佩服你们的勇气。不过,青衫苑的事情,蓝衣社的人最好不好插手,尤其是你们独龙堂。锦辉,若是引发两院争斗,传出去恐怕对谁都不好,你说是不是?”</p>

    “我们与石宝是私仇,与蓝衣社无关。”</p>

    见那人是来兴师问罪,叶紫枫前先一步,没等锦辉说话,就开口回了一句。</p>

    “你就是叶紫枫?”一见到叶紫枫,那书生气的少年,显然有些诧异。</p>

    “没错,是我。”</p>

    “难怪,难怪!”那人摆了摆手,转过身,丢下一句,“赛惇,我们走。”</p>

    言罢,就转身与赛惇一起离去。叶紫枫发现,门口竟还站着两个彪形大汉,四个人并肩而走,只听两个粗犷汉子中的一人,张嘴说道:“我听说就是他们几个人把石宝打成那样?”</p>

    之后的话,隔得太远,叶紫枫就没在听清了,无非就是谈论他们与石宝之间的事情而已。</p>

    “小叶,别看了!”</p>

    “那人是谁,看上去还挺斯文,言谈举止倒还很有礼数。”叶紫枫收回目光,望着身边的锦辉,好奇的问道。</p>

    “你连他都不知道?”一直不言不语的宫旭,望了一眼叶紫枫,忍不住笑了笑。</p>

    叶紫枫摇摇头,又听宫旭道:“他叫启凌,是左将军启星的弟弟。启凌,你从未耳闻,那左将军启星,你总该知道吧!四十几岁,常年守卫北境的命门——通天塔,一个被誉为夏国战神的将军。”</p>

    “小叶。”锦辉用力拍了拍叶紫枫的肩膀,“黄金九段,镇守通天塔,谁不知道他哥哥启星的大名?”</p>

    “原来,他竟是……”叶紫枫有些沮丧,“宫旭,我若是没记错,宫伯伯应该是官拜右将军吧!除去爵位的光环,启凌的哥哥与宫伯伯是同级。”</p>

    “嗯,话是这样,但是……”宫旭收起笑容,一脸尴尬,指着自己,“毕竟,我父亲是戮国公,他哥哥只是个将军,身份不同,职责不同。”</p>

    “小叶,你别小瞧了启凌,他表面文质彬彬,一副书生相,出手却狠辣至极,为人正直好侠,重情重义,在你没来龙门学院时,有段时间,一些院外的武林败类,聚众在龙门学院门前调戏西院的少女,启凌得知此事,就带着青衫苑的人狠狠教训了那些人一顿,倒是替学院争了口气,自那以后,再没有哪个武林人士敢轻易到学院放肆了。”</p>

    “得了吧!”宫旭伸了个懒腰,不屑的哼了一声,“说来说去,还不是靠他哥哥的名望?江湖上的朋友,但凡听过启星的人,谁敢不给面子?”</p>

    锦辉也不反驳宫旭,连连点头:“没错,但是你敢说启凌在龙门学院内没有威名?我也搞不懂他,在青衫苑与蓝衣社争夺龙门榜时,他就像与姚靖商量好一样,都离开了学院,否则,哪会轮到咱们夺下龙门榜?”</p>

    “有点意思了。”宫旭挑起双眉,似乎隐约想到了什么,“他这次回来,只怕又会掀起什么风浪,青衫苑肯定不会太平。”</p>

    “争夺龙门榜时,你与少昂在做什么?”叶紫枫随口问道。</p>

    “你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宫旭一脸茫然,露出笑容,“说来也真是讽刺,当初,少昂为了苏淼,与别人争强斗狠,失去了争夺龙门榜的资格,而我则被父亲召回府中,软禁了一个月。现在,苏淼投入石宝怀抱,而般若离竟跟了萧昂,呵呵!!!”</p>

    “是你跟少昂争强斗狠吧!”</p>

    叶紫枫一语道破了其中隐情,“要不然,你怎么会被宫伯伯软禁在家呢?”</p>

    “哈哈,这都被你知道了,惭愧,惭愧!”宫旭一声大笑,却不妨伤口破裂,又咧着嘴,哼唧了起来,见他滑稽的样子,还哪有半点纨绔子弟的狂傲?众人都不由得笑了起来。</p>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