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平民窟中的无人区?


本站公告

    就在幸白被困于山坑之中的时候,小白跟肖东北跟着那可疑的背影在老旧街巷里彻底跟丢了方向,好在肖东北以前还在这片儿做过一段时间的片儿警,不至于找不到头绪。

    “去那边看看。”肖东北指着前面一个楼栋围合起来的小院子说道。这几栋楼三面合围,留出中央一小片空旷的区域建起了一个花台。红锈斑驳的铁门歪歪斜斜的立着,好像随时都有可能垮掉。

    花台的石面都已经裂开,有些地方漏出了里面的泥土。台子里面也竟是些枯干断枝,看起来早已经无人打理,只有野草还在拼命的求着生机,不放过任何一点养分。

    “这个几栋楼不对劲,看起来很久没有人住过了。”肖东北思忖着说道。“这种老楼,每层都是四户,算起来这里应该住着二十四户人家。怎么一点生气也没有。”

    小白也看出了一些不对劲,比如这花台两边的走道,上边杂乱不堪,腐烂的树叶,淤泥,这一看就是很久没人从上边走过了。

    而且也听不到从楼里传出的任何一点声音,好像这几栋楼已经与世隔绝了一般。明明旁边就有其他住家,难道没别人没有发现这里的诡异?

    “我说,我们是来找人的,这种地方有必要去看么?”小白朝肖东北问道。

    “你觉得没必要就没必要咯,不过你真的不好奇么?李思琪明明都死了,你今天却看到她了,要我说,不是你花了眼,就是她带着我们来的这里。”肖东北边说,边跳着眉毛用眼神示意他们面前这几栋清冷的房子。

    小白自然是愿意相信后者,他自己就是个魂魄,再加上肖东北现在也只是个魂魄。这种活人看来诡谲灵异的事情,对于他们来说平常了许多,也更有可信度。

    “那我们今天还回去找李思琪的家人么?老白要是问起来怎么说?”小白最后试探性的对肖东北问道。

    “放心!照我的推测,咱们这趟肯定有收获,李思琪家里今天不去也罢。掌柜的那里自然有交代了。”肖东北自信满满的说道。

    小白也点点头,说实话他也好奇这里边到底有什么。走到铁门面前,手中握住了铁门把手,一阵冰凉从手心传来,带着铁锈那种磕碜的手感和淡淡的铁锈腥味,使得小白忽然觉得脑中清醒了一些。

    就在小白正准备发力拉开铁门之际,一只皱巴巴的手搭到了他的肩膀上。随后一个老人还算中气充足的声音传来:“小伙子,还是不要进去得好。里面已经很久没住过人了。”

    刚刚这一下,差点没把小白吓尿了。等反应过来回头一看是一位体形富态,面容和蔼的老奶奶把他叫住了。小白也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说道:“哎哟,我的好奶奶,您可把我吓了一跳。人吓人的事我可受不了。嘿嘿。”

    “孩子,我劝你还是别进去的好哟。”老奶奶面色凝重的重复说道。

    “哦?您是知道点什么吗?我也只是好奇,好像里面很久没有住人了是不是?”小白微笑着说道。

    老奶奶望向铁门之内良久才幽幽的说道:“唉,造孽哟!反正不进去最好。”老奶奶说完自顾的走了,留下小白跟肖东北面面相觑。

    “这老婆婆是什么意思?”肖东北思忖着说道,等他望向老奶奶离开的方向,正好撞上了老奶奶回望的眼神。这次肖东北觉得这个老人正在看着他,这不禁让他心里范寒。难道这个老人能看见他?

    肖东北自顾的摇了摇头,不再往深了想。他觉得自己一定是想多了,回头又看着小白说道:“走吧,管她呢。我们先进去看看再说。”

    小白点头回应,眼见老人已经不见了踪影这才又推开了生锈的大铁门。

    “吱呀——”一阵金铁老旧的摩擦声打破了院子里的平静。

    “看不出什么奇怪,而且我也没感知到有什么异常的能量波动。”小白平淡的说道,作为改造魂魄他对能量波动的感知是很强的,但现在却没有任何的异样出现。

    院子里面满是狼藉,小白每走一步都有枯叶被压碎的声音。“你懂什么,事出反常必有妖。越是这样我越觉得这里有问题,还是大问题。”肖东北反驳到。

    “我也没说这里很正常,你自己小心点儿。”小白反驳道。

    “知道什么叫装叉么?你这就是装,不作就不会死。”肖东北也嘴不饶人,悻悻地说道。

    “哟,这里到底谁才算是死人?某个没有自知之明么?”的确,肖东北现在顶多只是一个不用去投胎的魂魄,是个彻彻底底的死人。

    听小白这么说,肖东北立马就怼上了:“呵呵,说得你好像活着似的。我最差也活过,你这不生不死的老妖怪!你活过么你?”

    “你说谁是老妖怪?我现在不是活着难道是死了?”

    “来来来,跟着我念,思一,死,三声;日嗯,人。你就是个死人子。不对,这都算不上,你就只是暂时保管掌柜肉身的寄生体。”肖东北做着一脸怪象嘲笑的说道。

    “越说越离谱,真搞不懂幸白怎么把你留在平安客栈的。”小白摇了摇头不再跟肖东北纠缠,肖东北见小白不接茬也失去了继续斗嘴的兴趣。况且,他们眼下还要好好对这个院子调查一番,这才是正事,这点认知他和小白还是有的。

    “今天先放过你了,别耽误了掌柜的正事。”肖东北一本正经的说道。

    小白点点头,便朝着最近的楼栋里走去。突然一阵冷风袭过,好像院子里的温度也随之降低了几分,一条枯枝好像承受不起这风的力量啪嗒一声落到了地上。

    小白不禁警惕的朝四周观察了一番才又继续走进幽暗的楼栋之中,此时幸白安静的在黑暗中思索着。在南山深处的山坑之中出现的跟地安门相同的大门到底意味着什么,这刻画在地面的复杂生涩的纹路又是谁的手笔?

    幸白隐隐的觉得,这些事情好像冥冥之中有着安排自己发现这里并不是一个偶然。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