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难逃的命运


本站公告

      争锋相对之后就是沉默,谁也不说话,谁的心里都有事儿。

      李皓等待着凝玉公主的结果,不管是什么样的结果他都只能接受。他不过就是芸芸众生之中最普通的一个,就算他有宏图大志,就算他有经国之才,但是只要凝玉公主想要让他永无翻身之日,他就只能认命。虽然他不想他的人生是如此的,可是他知道很多的事情是他无力抗争的。

      从前的话或许觉得任何的事情只要他努力去做了就能够成功,可是后来他知道了,有太多的事情是不管他怎么努力都没办法做成的。虽然是件非常悲哀的事情,但是他愿意接受。他曾经为了自己想要的抗争过,就算是失败了,他的心还是跟过去一样。

      虽然凝玉公主曾经想过要除掉那个小书童,可是现在的她不是这么想的,她只是因为李皓的话才突然这么问的。可是如果她不问的话是不是情况会好一点,她这么一问也是隔绝了她的退路。

      在遇到李皓之前,她就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可是她并不快乐,她的内心十分的孤独。李皓的出现让这一切都改变了,这个人让她觉得她的人生之中还能有其他的精彩。他们可以无话不谈,可以一整天都在谈话,他们之间好像并没有什么联系,可是她总是觉得他们的心是靠近的。可是为什么到头来,这一切都成了空呢?

      凝玉公主看着李皓,此刻的眼神中有了一些忧伤,她说道:“难道我就比不上她么?”

      “公主身份尊贵却不骄纵,的确是世间难得的奇女子,但是李皓没有什么值得公主在意的地方,更何况家中还有妻室,实在是不能承公主的好意。”

      “我不在乎你家中是否有妻室,就算是我们成为了夫妻,我也不会让你休了她的。”

      “公主此等心胸,实在是让人感动,可是我只能有一个妻子。”

      “那么你的书童呢?”

      提到飞思,李皓的心中就是百般感觉,他是在乎飞思,甚至想过要跟飞思远走高飞,但是他也知道他做不到。

      “她是我不可企及的梦!公主亦如此!”

      凝玉公主突然笑了,可是笑着笑着眼睛里却是泪水。自己是一个不可企及的梦,既然是个梦,自然是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得到的。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自己一开始就没有看清楚呢,明明知道这个人的心或许不可能是自己,还是要努力的为他去做他想要做的事情。既然知道这一切终究是空,为什么还要相信会有奇迹呢。

      终究是自己太过愚蠢,才会让自己的心如此之痛。

      凝玉公主一挥手,虽然没说话,但是李皓已经知道意思了。

      李皓本想再说些什么,但是他知道现在多说无益,只能先行离开。

      走出公主府,李皓的心情还是非常的矛盾,他很想知道凝玉公主会怎么样,想知道凝玉公主是否会无恙。对于凝玉公主他是非常尊重的,希望凝玉公主一切都好。

      李皓走在街上,走向翰林院。

      虽然李皓人在翰林院,可是心思却还在公主府。

      其他的人他现在可以不去管,可是公主那边他真的是非常的担心。

      李皓心思不在这里,其他的人也看的出来,不过没有人会说什么,因为谁都知道李皓是怎么进到翰林院,自然也都知道要怎么跟李皓相处。这样的人不能太近,不然的话要是有什么话传到了凝玉公主耳朵里就不好了。但是也不能太疏远,要不然的话公主怪罪下来他们可是担当不起的。

      李皓也明白自己在这里的遭遇可能和一般的情况不一样,但是他还是会非常的努力,他相信只要他把自己必须要做的事情做好,必然有更好的前程,或许就能施展他的抱负。在此之前,任何的事情他都可以忍受。

      李皓在翰林院的时候,飞思在家可是非常的担心,甚至都不怎么吃得下饭菜。因为不知道李皓究竟在干什么,飞思的心里十分的着急,生怕李皓会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

      她对这个古代官员要做的是哪些事情完全不清楚,但是心想在皇帝眼皮跟前工作的,应该不会轻松到哪里去,指不定哪天就会得罪了皇帝。之前她还就觉得李皓得到这样的工作应该高兴的,可是现在想来当初自己是想的太简单了,再说了,现在还有人要对李皓不利呢,这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

      飞思是真的很想回去的,可是她也知道李皓这会儿是不可能回去的。李皓不回去,她自然也不能回去。

      飞思实在是太无聊了,在园子里浇花,然后时不时的朝着外面看一眼。

      围墙很高,她这么看自然是看不到外面的情况的,可是她还是习惯性的这么看过去,就好像李皓会突然出现在墙外一样。

      飞思实在是无聊的很,就拿出了一碟花生,然后将花生一个个的剥开,放在一个盘子里。

      李皓挺喜欢吃花生的,等到他回来的时候肯定也会很累,等到他回来就可以直接吃到花生了。

      想到这个飞思心里就高兴。对于李皓来说,她就是一个累赘,完全就是一个大小姐的样子,什么事情都不会做,至多打扫一下房间。剥花生这样的事情虽然很简单,可是想到能够为李皓做一件事情,飞思心里就特别的高兴。

      飞思剥的正带劲儿,这时候有人敲门。

      飞思想要去开门,可是走到半道儿上突然想到这会儿应该没有人会过来。还没到点儿呢,李皓是不会回来的,要是其他的人的话,她也不记得李皓在长郡有多少认识的人,更不可能是她认识的人了。

      “公主驾到,这么还不开门!”

      竟然是公主来了,飞思还真是意外。公主一定知道李皓这个时候不在家,那么她现在过来肯定就是来找自己的。飞思心想难不成是自己的身份暴露了,那么这样的话是不是就会给李皓带来麻烦呢。

      是她死乞白赖的要跟着李皓过来,现在真的出事儿了,她是不会连累李皓的。

      飞思这么一想,也不去开门,直接去屋子里收拾自己的东西,然后朝着后面一点的围墙那边走去。

      那边的围墙比较矮一点,而且旁边有树可以帮助自己从围墙上面过去。

      飞思将包袱扎紧,然后顺着树上去,踩到旁支上面,爬上了围墙。

      趴在围墙上面,飞思能够看到外面的人。

      凝玉公主的排场还真是大,带的人还真是不少。好在现在还没有发现她,飞思连忙从围墙上面往后面的方向爬去。

      现在要是跳下去的话,以那些个侍卫的听力来说肯定是会被发现的,她只能挪到后面一点的位置,然后再跳下去。

      这个围墙顶上是有点尖头的瓦片,凹凸不平,在上面行动简直就是一种煎熬。可是再大的煎熬总比掉脑袋要强吧,这里面的取舍飞思还是非常清楚的。

      飞思尽量的降低声音,让自己的身体一点点的朝着后面移动,好不容易才感觉距离前门那边的侍卫们远了一点,于是她就准备下去。

      可是结果她重心不稳,本来准备从上面慢慢下去的,结果直接掉了下去,后背着地。

      疼痛和酥麻的感觉同时冲向了身体的各个部位,飞思觉得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等身体的疼痛减少了一点之后,她连忙爬了起来。左右看了一下,没看到什么人,这才朝着后面的道儿走去。

      虽然她的心里还是担心李皓的,可是既然凝玉公主那么在乎李皓,应该是不会对李皓怎么样的,再说了李皓现在也算是吃官家的饭了,凝玉公主就算再厉害也不敢拿她皇帝哥哥的人怎么样。

      飞思这么想着,也算是安慰自己了,不然的话她好像忘恩负义一样,看到有危险就逃了。更何况,她现在走了,对李皓来说其实也是一种掩护,只要她走了就可以说是没有任何的证据可以证明李皓说谎了,这完全就是在帮李皓。

      这么一想,好像自己都成为了帮李皓的大好人了,虽然这样实在有些不应该。

      飞思一直往前走,到了大路上,准备开溜。突然,两个人挡住了她的去路。

      “小书童,你想去哪儿?”

      飞思的脸一下子耷拉下来。还以为以自己的聪明才智,是能够逃走的呢,没想到这个凝玉公主竟然会让人在这里等着她自投罗网。

      “我们在这儿已经等候多时了,是你自己走呢,还是我们押着你走?”

      “你们下手没轻没重的,还是我自己走吧。”

      飞思将包袱放好,然后就朝着前门那边走去。虽然身体没哪儿骨折了,可是身体上的疼痛可是相当清晰地。

      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她就不会这么无聊的去爬墙弄这一身伤了,这下好了,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亏死了。

      反正现在是被逮着了,到时候能怎么样就怎么样了,大不了要头一颗要命一条,或许她还能像小燕子一样,就算是惨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最后还是能够安然无恙。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