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六章 怒意腾腾


本站公告

    张无极跟随那名文官走向来福客栈。

    此时,来福客栈中,张士诚正带着一群文官吃喝玩乐,如果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是张士诚已经夺得了天下。

    但张无极和知情的人看着张士诚此时在花天酒地,他就暗自想着,张士诚落败也不是没有原因。

    在别人替他卖命,冲锋陷阵的时候,他选择了安逸享受。

    他还没成为真正的君王受万名朝拜就开始膨胀了,等他真正成为了帝王,又将会过上何等奢侈的生活,搜刮多少民脂民膏?

    所以说,有的时候,百姓的双眼其实还是挺雪亮的,因为百姓知道什么样的人值得他们拥戴,什么样的人不值得他们拥戴。

    张无极看着这一幕顿时不想呆了,但看着张士诚笑呵呵的端着一碗酒水走过来,张无极就无奈了。

    张无极只能挤出一丝笑容来,抱拳行礼道:“见过诚王。”

    “咦!张掌门无需客气,你是本王的贵客,今日,随本王喝个开心。”张士诚说完递过一个碗给张无极,碗中盛满了酒水。

    张士诚突然看向下方文官,高声喊道:“诸位,之前大家说没见过张掌门,今日看到张掌门大家觉得如何?”

    “也就这样,相貌平平,才华想必也是平平,之前听闻张掌门说我们大周王室开年挥师北上必败无疑,不过张掌门这话可能就有点果断了啊!”

    “是啊!我们骠骑大将军张大将军此时大军已经度过长江,假以时日,消息定会传来大军占据大都的消息。”

    “我之前就说张掌门信口雌黄,今日一见,张掌门确实不像一个有本事的人。”

    张士诚闻言,眼神中有一抹得意的神色,就好像与张无极之间的博弈,他赢了张无极一样,整个人都略微有点开心。

    不过脸上却表现出一副不悦的神色来,重重的哼道:“诸位爱卿你们在说什么呢?今日只聊风月,不聊军政。”

    “大王,这不是我们想聊啊!而是这张掌门在我们还没挥师北上就说我们要输了。”

    “今日我们大周的大军却用行动告诉他,他果断的断言是不存在的,我们大军是不可能落败的。”

    “我们也不过是在跟张掌门阐述一件事情的事实罢了。”一名文官口雌清晰,看着张无极的眼神略带看不起的神色。

    这是大周王室的户部侍郎历光,他年龄不大,三十左右。

    之前一直听闻相爷张士信与诚王多次称赞张无极,早就想给张无极一点颜色看看了。

    今日看到张无极,想起之前张无极说他们义军必败的事情就想狠狠的踩张无极几脚。

    张士诚瞪了历光一眼,沉声哼道:“历爱卿,张掌门道法高深,实力雄厚,想必有什么特殊的本领预知到未来的事情也未必。”

    “那是……”历光应和了张士诚这话,带着阴阳怪气的声音道:“但这张掌门的道法又怎么可能预知到诚王九五之尊之躯的未来?”

    “他那一套也就只能糊弄一下村子里的刁民。”历光冷声道。

    历光的话让一些心中有忠坚定的人,多少表现出一丝丝不悦之色来,但这历光深得诚王喜爱,隐隐有接替现任户部尚书的可能。

    所以大家为了不得罪未来的户部尚书大人,都表现出沉默的神色来。

    这时候张无极怒了,这历光说自己预言错了,自己懒得跟他争辩,但……从他嘴里说出刁民来,由此可见此人是多么看不起百姓。

    张无极冷眼上前,看着历光沉声道:“这位大人……”

    “本官户部侍郎,你可以喊我历大人……”

    “在诚王面前自称自己为大人,这是欲要与诚王分天下吗?”张无极彻底对张士诚等人无感了,这些人痞性就是痞性。

    当年为大丰城的盐霸,打架斗殴无所不作,今日更是把百姓称之为刁民,而这张士诚也没有丝毫阻止。

    “张无极,你休要胡言乱语,我只是对你这种刁民自称本官大人罢了。”

    “我是刁民?”张无极冷笑了一声,一身气势流露出来,霸道而锐利,走到历光面前的时候,两人四目相对。

    张无极的双眼十分冷漠,看着历光冷声说道:“贫道扶贫行善,救助天下百姓于水深火热。”

    “但从你嘴里说出,我是刁民,百姓是刁民,那么贫道今日问你,没有百姓,你吃什么,你穿什么,你吃屎,你tm光着身子吗?”

    “你吃着百姓做的粮食,穿着百姓针织的衣服,你在这里跟老子说百姓是刁民?谁给你的勇气,诚王吗?他敢这么说吗?他要敢这么说,张某人今日便对天下说,张士诚不需要百姓拥戴与支持,他自己能称王。”

    张无极这一道话,话语铿锵,丝毫不给张士诚脸面,但却直击众官心底。

    张无极突然上前揪着历光的衣领,历光脸上闪过恼怒之色,但张无极一名先天高手揪着他,他怎么可能格挡的了,只能怒目圆瞪的看着张无极。

    张无极冷声说道:“大周子弟开春挥师北上,开展了反元行动,蛰伏前行,路途漫漫,你可知道他们吃的是什么?喝的是什么?”

    “那些都是百姓制造出来的粮食,他们都是百姓的子弟兵。他们奋勇在前都不说百姓是刁民,你一个吃喝穿都是百姓做出来的东西,在大周王朝大举反元的时候,胆敢声称百姓是刁民。”

    “难道张士诚都是瞎的吗?这样的人还委任为户部侍郎?户部侍郎协助尚书掌管财政田地。”

    “老子就想问你,没有百姓上缴的赋税,田地耕种,你们吃屎?今日你敢在老子面前说百姓是刁民,真不知道你是哪里来的勇气。”

    “啪!”

    越说越愤怒之下,张无极一巴掌拍在了历光的脸上,历光脸上顿时浮现出五道指痕来,看起来通红惊心。

    张无极一把推过历光,历光脚步踉跄,连连后退。

    这时候张无极冷眼看向张士诚,沉声问道:“诚王,如果你的花天酒地精神能用在惠民,爱民的政策上,拥戴军兵,爱兵如子,御驾亲征替大军助威或许能拿下大都。”

    “可惜,你没有,你只知道养一群好吃懒做,称百姓为刁民的废物。”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