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诅咒锁链


本站公告

    李沐阳说:凿开石头的,必受损伤。擘开木头的,必遭危险。

    芬里尔感觉自己的灵魂一阵颤抖,燃烧的灵魂之火差点熄灭。他没有发现李牧阳动手,还以为是眼前的这个敌人有特殊的能力;所以他眼中寒光一闪,运足了全身力量,一下子扑在韦德的身上。

    李牧阳看到自己的技能好像有了一些效果,所以二话不说,趁着芬里尔攻击韦德的时候一连几个驱散术丢了过去。

    芬里尔的力量毕竟不属于自己,受到驱散术的影响产生了一定的混乱,在加上冥界之狼这个舍我之外,再无他物的性格,让他现在看道任何人都是敌人。

    芬里尔连撕带咬杀死了火焰君主韦德,接着他的目标就转向了赠给自己灵魂之火的阿斯莫德司。阿斯莫德司大怒骂道:“混蛋!我是你的主人!他们才是你的敌人!给我杀了他们!”

    芬里尔摇了摇头,转身再次面对李牧阳;哪知李牧阳狡猾的一笑,一个丧心病狂就丢在阿斯莫德司身上。

    阿斯莫德司一愣神,眼中出现一丝慌乱,接着一个神之火焰左手恶狠狠的拍向了芬里尔。

    “轰!”这一击只是将芬里尔打了一个跟头,并没有造成多大的伤害,不过却将芬里尔的的灵魂彻底打乱了。芬里尔扬天一声怒号,扭头就去找阿斯莫德司拼命。

    阿斯莫德司一出手就知道不好,大叫一声召唤出数位恶魔之子,自己却扭头便跑。

    看到敌人自相残杀,李牧阳等人并没有多高兴,芬里尔杀死了阿斯莫德司还得来找他们。

    “怎么才能限制住这个家伙?大家有什么办法?”李牧阳扭头问大家。众人目瞪口呆谁也说不出话,红龙之母梅纳斯道:“溪谷矮人有一种锁链叫做克雷普尼尔。它是用六种罕有之物——猫的脚步、女人的胡须、石头的根、鱼的气息、熊的感觉和鸟的唾液——制成了咒咀的锁链,可以将困住人的力量完全封印,应该能捆住这个家伙。”

    李牧阳眼睛一亮道:“快!梅纳斯你去取克雷普尼尔锁链,我们在这里拖住芬里尔。”

    红龙之母答应一声,振翅腾空,很快消失在天际。李牧阳看着衣衫破碎,满是抓痕,狼狈不堪的的阿斯莫德司;正在犹豫要不要救他。突然发现一条黑影跃了过去,手中的宝剑带着一溜火光就刺向了冥界之狼芬里尔。

    出手的正是恩洛斯王后凯瑟琳。凯瑟琳来到地狱位面救自己丈夫,结果不仅没有将丈夫救出来,连自己也迷失了;做出了对不起丈夫的事情。

    眼看着阿斯莫德司在芬里尔的攻击下岌岌可危;可是受伤的却是自己丈夫布兰德.格兰杰的身体。凯瑟琳再也忍不住了,她也没有跟别人打招呼,拎着火神剑就冲了上去。

    “砰砰砰!”连续几剑狠狠的刺在芬里尔的后背上,结果只刺出几个不大不小的伤口,并没有多芬里尔造成多大的损失。

    不过这一下却激怒了芬里尔,成功的转移了他的注意力。芬里尔转身又逼向了凯瑟琳。

    阿斯莫德司哈哈大笑道:“太好了,我的宝贝,赶紧攻击!等杀死了这个饿狼,再将这些家伙都杀死;我们就能成为这片大地的主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凯瑟琳紧咬着下唇喝道:“住口!你个恶魔,等解决了这个恶狼,我一定要把你从我的丈夫身体中弄出来杀死!”

    “这个蠢女人!”李牧阳不知道是嫉妒还是生气,暗骂一声再次给阿斯莫德司加了一个丧心病狂,然后命令巴克利上去帮助凯瑟琳。

    巴克利一下子飞到阿斯莫德司的身前,大手不住的摇动,“砰砰砰!”挡住了芬里尔的攻击,自己也被打的倒飞而出。

    阿斯莫德司眼中又出现了慌乱,再次出招攻击了芬里尔。芬里尔仰天长啸,转身要再次去攻击阿斯莫德司,结果凯瑟琳再次冲上,一连几剑刺在芬里尔的身上。

    芬里尔放弃了阿斯莫德司转身去攻击凯瑟琳,结果没有走两步又受到了阿斯莫德司攻击;他在转身回去凯瑟琳又猛扑了上来。如此往返两次竟然白白的挨了几下,谁也没有打到。

    李牧阳惊讶的张大了嘴,“这个芬里尔神经错乱,连脑子也坏掉了吗?如果这样我不是屠神有望?

    刚想到这里芬里尔就给了他沉重的一击,他扑向凯瑟琳身后挨了阿斯莫德司一击,他却没有再立刻翻身回击;而是大叫一声,发出了一击死亡冻气,随即才回身攻击阿斯莫德司。

    大家只记着芬里尔纵横无敌,随手之间就杀的红龙之母和月夜狼人溃不成军,阿斯莫德司也是狼狈不堪;早就忘了他还会魔法,是一只魔法恶狼。

    “砰!”一大口死亡冻气喷在凯瑟琳的身上。凯瑟琳一下子脸色苍白,生命力瞬间被冻结,然后硬邦邦的摔倒在地上。

    李牧阳心一下子收紧,他赶紧冲过去,一个起死回生扔在了凯瑟琳的尸体上。凯瑟琳的脸上又恢复了红色,生命也慢慢解冻。李牧阳一下子将她抱起来跑到自己队伍中喝道:“蠢女人,从现在开始你的生命属于我的,不许胡乱出击。”

    他们的话音未落就听到对面的阿斯莫德司一声惨叫,原来他也忘记了芬里尔的魔法攻击,这一下也是大出意料;结果被芬里尔抓个正着,一爪子开膛破腹。

    布拉德的身体本来就很一般,受了这种重创立刻就生机断绝;阿斯莫德司可不能任由自己的灵魂也被杀死,他不得不离开了布兰德的身体,准备再找一个合适的寄生体。这一次他的目标盯上了李牧阳。

    第一李牧阳跟他一样都是法师,第二他看得出这些人都以李牧阳为中心;只有占有了他的身体自己才能获得最大的利益。

    李牧阳并不知道阿斯莫德司已经盯上了自己,他看了一眼开膛破肚的布兰德,还有哭的梨花带雨的凯瑟琳,还是丢了一个起死回生上去。

    “我这是为了凯瑟琳!”李牧阳自己安慰自己,然后对着手下的地狱男爵们大声吼道:“注意!大家用锁链把他捆起来!不能让他在这么随意行动了!”

    地狱男爵们答应一声,手中的火焰鞭一抖,像一道道枷锁一样将芬里尔缠了起来。芬里尔毕竟不是真的成神,连发两个大招,灵魂力量消耗了不少,也是精神有些萎靡。

    不过这也不是地狱男爵们能够对付的,他猛地向前一窜将地狱男爵们带着飞了起来,然后利爪一晃就杀死了两个地狱男爵。

    剩余的亚龙魔兽和月夜狼人一看都猛扑了上来;就连双手折断的吉米.罗根也一口咬住了一条火焰鞭;他们抓着地狱男爵火焰鞭,用力的想要勒紧束缚住芬里尔。

    芬里尔窜蹦跳跃,带的众人都到西歪场面一阵混乱;这时驻扎在叹息沙丘的6阶大军因为感受不到大树的灵魂威压也赶到了,这8、9千的大军一到,立刻对着芬里尔发动了攻击。

    他们的攻击向蚊子叮了一下一样,不过近万只蚊子还是让芬里尔很难受;他顾不得节省力量在人群中纵横驰骋,爪牙交击鲜血飞溅。

    李牧阳这个初级职业者彻底靠边站了,不仅如此还得留下凯瑟琳和巴克利来保护他的安全;不然芬里尔一近身只需一爪子就能要他的老命。

    李牧阳十分愤怒,他不停地播撒祈祷术提升大家的实力,然后用双目失明和攻击魔法攻击芬里尔。

    正在这时他突然感觉道脑海里一阵疼痛,,就像被尖锐的锥子刺了一下;接着有什么东西钻了进去。

    “嚯!好大的意识海!你一个初阶的职业者怎么会拥有这么大的意识海?就连我全胜的时候都没有你的意识海宽阔!哈哈哈!真是魔神保佑,原来最适合我的身体竟然是你!小子将你的身体交给我支配吧!”

    李牧阳被自己脑海里突然出现的大恶魔吓了一跳,他还认为阿斯莫德司现在躲在布兰德的身体里装死呢?自己还随时注意着不要上了这家伙的当,没有想到他早就离开了。

    不过进入自己的意识海,是说他愚蠢呢?还是说他胆大无知呢?李牧阳感觉自己快要笑出来,他在意识海中喊了一声:“系统这个家伙要和你争抢驻地了,他就交给你处置了。”

    “一个小小的半神巅峰,蝼蚁一样的家伙竟然敢跟我争夺领地?真是不想活了!你专心的对付外面的那个家伙吧!这里就交给我了!”一个浑身闪烁着辉煌光芒,手中拿着天使联盟一样宝剑的绝美少女从李牧阳的灵魂深处缓缓走来。

    李牧阳感觉到看她一眼都觉着是莫大的亵渎与无礼,像要跪拜行礼。他眉头一皱,微微有些不喜;用力挺直了一下腰杆道:“好的,这里就交给你了。祝你玩儿的愉快。”说着从发愣中清醒过来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