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动之以情


本站公告

    “人性本愚,是人难免相争;无论任何人,都有失败的时候,只要他胜利时不要太得意,纵然失败一次,也就算不了什么。就像是你一样,你的任务是窃取我们的情报,可是呢,你什么也没得到,反而就被我们抓了,这就是一次失败,但是你因为一次失败,就想要死吗?你才多大啊,还没到二十岁就想死,活的这么够了的话,那为何不告诉我们一点东西在死呢?”</p>

    倩雪不再说话,只是瞪着飞剑,眼神中透露着一股酸楚和无奈,能活着谁想死啊,飞剑的话,直戳进了她的心里面,谁活着想死,根本没有这种人。但是她却是无可奈何,人生中本有些事是谁也无可奈何的。无可奈何。这四字看来虽平淡,其实却是人生中最大的悲哀,最大的痛苦。遇着了这件事,你根本无法挣扎,无法奋斗,无法反抗,就算你将自己的肉体割裂,将自己的心也割成碎片,还是无可奈何。就算你宁可身化成灰,永堕鬼狱,还是挽不回你所失去的——也许你根本就永远未曾得到。</p>

    似乎是感受到了倩雪的情绪,飞剑笑道:“倩雪姑娘,我说的有点道理的吧?看你的样子,应该是有什么苦衷的吧?唔,其实啊,这个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因为什么苦衷丢掉了生命可是很不值得的啊。”</p>

    倩雪沉默,她的眼睛里充满了仇恨的色彩,苦衷?她当然是有苦衷的,没有苦衷的的话她怎么会如此的为了那些人卖命,甚至是自己的身子都被上官鼎当成了泄欲的工具了,这一切,都是为了那个计划。</p>

    上官鼎也说道:“倩雪,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我真的好爱你好爱你,我不想因为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情而把我们的感情弄脏了,我求求你,不要这么下去了。”</p>

    倩雪怒道:“爱?你爱过我吗?你只是把我当成了你的泄欲工具,上官鼎,每当你把我压在身下的时候,我都恨不得生吃了你的肉,喝干了你的血!!!”</p>

    闻言,上官鼎面色煞白,竟然是一瞬间说不出话来了。</p>

    飞剑摇了摇头,忍不住的叹道:“世上最可怕的情感不是恨,而是爱,因为有了爱才有嫉妒。它不但能令人变成呆子、疯子,还能令人变成瞎子。世上本就很少人懂得“爱情”和“迷恋”根本是两回事。爱情如星,情欲如火。星光虽淡却永恒,火焰虽短暂却热烈。爱情还有条件,还可以解释,迷恋却是完全疯狂的。所以爱情永远可以令人幸福,迷恋的结果却只有造成不幸。这道理其实并不难懂,正如一个孩子做了坏事,父母固然要打他罚他,但别人若打了他,做父母的非但心痛,说不定还会要找那人拼命。这就是“爱”,永远令人不可捉摸,但谁都不能否认它的存在。一个人有了真情后。为什么总会变得想不开?变得小心眼?有爱情的人才会有顾忌。上官鼎,你对倩雪的感情,不是爱,爱是陪伴、在乎、珍重还有呵护,而你对倩雪,仅仅是生物本能的欲望而已,只是一味的疯狂占有,古人云,感於物而动,性之欲也。欲而当於理,则为天理。欲而不当於理,则为人欲。欲求适可斯已矣,非欲之外有理也。古有欲字,无欲字,後人分别之,制欲字,殊乖古义也。今贪下作欲物也,亦是浅人增字所为。欲望,往往是害死人的东西。”</p>

    飞剑的一席话,让上官鼎满头大汗,他蹲了下来,双手抱着脑袋,面色苍白,满头大汗,嘴里喃喃道:“不会的,不会的,你说的不是真的。”</p>

    倩雪怨毒道:“飞剑说的都是对的,你上官鼎,和你父亲上官南城一样,都是猪狗不如的畜生!你们都该死,你们都该被千刀万剐,尸体暴尸荒野被野狗啃烂,你们都该死!!!”</p>

    上官鼎呆坐在了地上,喃喃道:“不会的。怎么会这样的?爱?我懂吗?我不会的.....”</p>

    飞剑叹道:“智者淡然,枭雄冷静;智者无欲,枭雄无情。对得失之间的把握,都是有分寸的。能做到没有一丝一毫的慌乱,那才是枭雄,上官鼎,你注定不是成大事的人。不过你听好了,伤心是伤心,颓废是颓废,伤心是因为过去,颓废毁灭的却是未来,永远不要拿颓废当伤心,用未来为过去陪葬。”</p>

    上官鼎怪叫了几声,跑了出去,听其声音,应该是跑回了自己的住处。</p>

    飞剑叹道:“仅仅是一天不到,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真是可悲可叹啊。”</p>

    摇了摇头,他又说道:“倩雪,如果你愿意,我完全可以给你一个活下去的机会,你觉得如何?”</p>

    倩雪道:“你和上官南城那个狗贼是一伙的,你难道还要放过我不成吗?”</p>

    飞剑笑道:“我想保住的人,能伤害到她的人绝对不会超过一手之数,但是这一手之数里,亡心殿的所有人都没有这个资格。”</p>

    顿了一下,飞剑又神秘的笑道:“你怎么就知道,我怎么就一定是和上官南城一伙的呢?”</p>

    倩雪诧异道:“你和上官南城他们不是一伙的吗?”</p>

    飞剑摊了摊手道:“我可不是和他们一伙的,我的目的和你差不多,唔,应该说我们。”</p>

    倩雪皱眉道:“你们?除了你之外还有谁?”</p>

    飞剑笑道:“我和八卦鞭陆言,鸳鸯刀李云的计划,就只有我们三人,嗯,就是这样,只不过我们的计划比你们的要详细不少。”</p>

    倩雪眯了眯眼睛道:“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想让我做一个明白鬼吗?”</p>

    飞剑笑道:“错误,我不会杀你,反而,我还会治好你的伤。”</p>

    说罢,飞剑双手屈掌成爪,内力催动下巴倩雪吸到了床上,走到柜子前面拿出了两个小瓶子,走回去打开了小瓶子,只见里面是一种粘稠的液体,飞剑把这个液体倒在了倩雪受伤的腿上,扯下一块布帮她包扎了起来,淡淡的说道:“明天早晨你就能好了差不多了。”</p>

    倩雪起身坐在了床上,谨慎的说道:“你为什么这么做?你救我有什么目的?”</p>

    飞剑笑道:“因为我和你的目的一样,都是要杀了上官南城,奥不,我比你要厉害点,我和陆言大哥和李云大哥的计划是灭掉整个亡心殿。”</p>

    倩雪笑了笑,看起来十分可爱,有几分花枝招展的味道,说道:“你救我不可能是这么简单的目的,我要是你,一定会杀了我以绝后患,免得我把你们的计划说出去,可是你却救了我,你应该是有事安排我去办吧?”</p>

    闻言,飞剑忍不住的笑了笑,笑的十分诡异,眼神中流露出十分危险的光芒,加上他那一身的戾气和妖异气息,让倩雪觉得她面对的不是飞剑,而是一个在草原上唯我独尊的狼,一匹战胜了许多对手,孤傲的狼。</p>

    飞剑走上前去,脸贴着倩雪的脸,嘴在倩雪的耳边,小声笑道:“真是个聪明的妮子,我的确是想让你去做一些事情,我们的计划在两天后,你在亡心殿待的时间长,我要你两天内给我弄一个稳妥的撤退路线,能做到吗?”</p>

    如此的亲密接触,让倩雪的脸上也是多了几分诱人的红润,但是她还是很理智的说道:“你要撤退的路线干什么?你和八卦鞭陆言,鸳鸯刀李云一起,难道还怕了这个小小的亡心殿不成吗?”</p>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