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 弃婴


本站公告

    听了这些话,傅锦行依旧是一副无动于衷的反应。</p>

    相比之下,被他揽在怀中的孟知鱼可就是大吃一惊了。</p>

    她忍不住抬起头,去看向傅锦行,想看看他到底是什么表情。</p>

    “那他、他不就是……”</p>

    关于梅斓的事情,她在再次回到傅锦行身边之后,也陆陆续续地听到了一些。</p>

    他虽然不太爱谈,可有些事情,不是想瞒就能瞒住的。</p>

    再说,两夫妻在一起闲聊家常,确实没有什么好避讳的。</p>

    “是啊,我就是那个早就应该不存在的孩子!我想,梅斓应该巴不得我已经死了吧!我要是还活着,她在婚前就给别的男人生过孩子的丑事,不就彻底暴露了吗?”</p>

    慕敬一摊开双手,恶狠狠地反问道。</p>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p>

    半天没有开口的傅锦行忽然问道,怪不得自己一直查不到那个男婴的下落,线索追到那家医院的护士长身上,就完全断了。</p>

    原来,他被送到了福利院之后没多久,就被一对来自海外的夫妻给收养了。</p>

    三十多年前,相关手续还没有那么复杂,一些记录也早就找不到了,何况又涉及到海外关系,难怪傅锦行查到一半,就只能放下了。</p>

    “我的养父母对我很好,我从来没有动过去找我的亲生父母的念头。直到有一天,我无意间看到了关于傅氏集团的新闻,屏幕上的男人是你,我忽然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就派人去查……”</p>

    说到这里,慕敬一的五官再次变得狰狞起来。</p>

    他双手握拳,好像在克制着激动的情绪,继续说道:“那个女人一定以你为荣吧,她嫁到傅家,没多久就生下了你这个继承人,彻底巩固了自己在这个大家族里的地位。不像我,我只会拖累她,成为她的绊脚石!”</p>

    这种极大的落差,令慕敬一的心态完全扭曲,他不甘心,也不愿意接受自己的身世!</p>

    “她也很后悔当年的决定!”</p>

    傅锦行掷地有声地说道,脸色愈发冷凝。</p>

    尽管他也对梅斓的所作所为感到不齿,但事已至此,除了尽力弥补之外,已经没有其他的办法。</p>

    庆幸的是,慕敬一被人收养,过得应该还不错,不仅没有受到虐待,还成了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p>

    这应该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吧。</p>

    假如他成了乞丐,小偷,瘾君子,街头混混,傅锦行的心情会更不好受。</p>

    “后悔?呵呵,我怎么没有感觉得到呢?我只知道,她在过去的三十多年里,既高贵又端庄,享尽了各种荣华富贵!我真想问问她,在睡不着的夜里,她究竟有没有想过,那个被她抛弃的儿子?”</p>

    慕敬一显然将自己被丢弃的恨意无限放大,除此之外,他还想知道,他到底哪里比不上傅锦行了!</p>

    他出生,梅斓将他丢了,甚至都不给他治病。</p>

    傅锦行出生,梅斓激动得哭出来,将他当成后半辈子的全部指望。</p>

    凭什么?</p>

    自己是哪里不如傅锦行了?</p>

    “如果你想,我可以安排你们见面,到时候,你就可以亲口问问她了。”</p>

    傅锦行试着提议道。</p>

    “呵,你可真是一个善良的人啊。”</p>

    慕敬一挖苦道。</p>

    他怎么会不明白傅锦行的意思?想要让他们母子相认,用亲情来化解自己心中的仇恨吗?</p>

    “别以为我不知道,她早在两三年前就已经被赶出傅家了,一直住在市郊的疗养院里,打着身体不好的旗号。最近这一年,她的情况不太好,而你也并不怎么在乎,除了留一个忠心耿耿的保姆在身边,完全是任她自生自灭的态度了,不是吗?”</p>

    慕敬一挑起眉头,毫不留情地戳穿了母慈子孝的假象。</p>

    他没有说错,自从南岸码头一事之后,傅锦行对梅斓的母子之情早就已经淡得如同白开水一样。</p>

    更别说,他也已经知道了自己其实是傅智汉的儿子,一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子。</p>

    其实,在傅锦行的内心深处,他和慕敬一一样,对梅斓都是有怨恨的。</p>

    但他作为人子,做不出杀父弑母那种事,所以只能尽量远离他们。</p>

    “我问心无愧了。”</p>

    傅锦行皱了皱眉头,现在反而是他在承受着良心和道德的谴责,这实在太可笑了。</p>

    慕敬一如果不能自己调整心态,一味抓着过去不放,下场无非就是一个,那就是害人害己。</p>

    “你想安排我们见面,然后呢?然后,她在我面前痛哭流涕,讲述着自己当时有多么情非得已,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才选择抛弃我,这些年以来,她一直在承受着内心的煎熬,甚至曾经偷偷地去打听我的下落,是吗?”</p>

    慕敬一冷笑道:“你希望我被这些话所打动,化解心结,当场原谅她,甚至喊她一声妈,母子二人抱头痛哭。再过一段时间,她就可以安心地离开这个世界,你也彻底得到解脱。傅锦行,我就问你一句话,世界上哪有这种好事?来,你看着我的眼睛,大声告诉我,世界上哪他妈有这种好事啊?”</p>

    说到最后,慕敬一完完全全就是在咆哮了,每一个字都是吼出来的。</p>

    那样的场面,不仅不能感动他,反而让他恶心得想吐。</p>

    “相认还是不相认,那是你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我不会插手。既然你这么冷静,那你为什么不亲自去找她问个清楚,反而来对我的妻女下手,这不是本末倒置了吗?”</p>

    慕敬一越是表现得失去理智,傅锦行就越是显得镇定,他坚守着自己的立场,反而不会被对方牵着鼻子走。</p>

    “我乐意,千金难买我乐意。不行吗?”</p>

    几秒钟之后,慕敬一也意识到了这一点。</p>

    他恢复了淡定,甚至对自己刚才的表现而暗暗后悔,觉得中了傅锦行的奸计。</p>

    “你想报复傅家。”</p>

    但傅锦行已经看穿了慕敬一的内心,同时也再一次确定了,这就是一个疯子。</p>

    “梅斓当初丢了我,就是觉得一旦被人知道她生了孩子,就没有办法嫁到傅家,做她的少奶奶了。那好,我就让她看清楚,我是怎么毁了她一心想要攀附的傅家!没有了傅家,她就是一条丧家犬,包括她的儿子,她的孙子和孙女,会活得连狗都不如!哈哈哈!”</p>

    慕敬一狂妄地大笑三声,声音在休息室里回荡着,带着一股阴恻恻的味道。</p>

    一旁的明锐远还没有醒来,他的脸色依旧十分苍白,针头埋在他的手背上,药液顺着透明的输液管,一滴滴地流进他的身体。</p>

    腹部缠着厚厚的白色纱布,隐约可见红色,那是伤口泌出来的少量血迹。</p>

    没有十天半个月,明锐远根本下不来床,这是眼下最重要的一点。</p>

    傅锦行收回视线,再次看向慕敬一:“你已经知道他的身份了?他是明氏集团的二少爷,你的人开枪打了他,等他醒过来,不会饶了你……”</p>

    不等他说完,慕敬一像是看傻子一样地看着傅锦行,讥诮道:“你在说梦话吗?我和明氏集团拥有着一个共同的敌人,那就是你。敌人的敌人,自然就是朋友。更不要说……”</p>

    他故意拉长声音,似乎在卖关子,等到慕敬一觉得时间足够长了,这才往下说道:“我知道梅斓的第一个男人是谁,就是明氏集团的总裁,明达。”</p>

    傅锦行看着他,果然,慕敬一能查到梅斓,自然也能查到明达,自己是瞒不住他的。</p>

    看他的反应,应该是把明锐远当成同父异母的弟弟了。</p>

    这倒是傅锦行没有料到的,属于到目前为止,唯一的异数。</p>

    “但是明锐远又不是……”</p>

    孟知鱼险些脱口说出真相,不过,她刚一开口,脑子里灵光一闪,似乎也跟着明白过来,马上住口。</p>

    “又不是什么?”</p>

    慕敬一饶有兴味地追问道。</p>

    “又不是什么有脑子的,他对你的帮助没多大,你看他平时的样子就知道了!”</p>

    孟知鱼迅速地改口,而且让人听不出什么破绽。</p>

    “还有啊,你之前给我下毒,搞得我们都认为是明锐远指使的,他这一次之所以跟我们一起过来,就是要抓真正的凶手。要是他知道,自己替你背了黑锅,一定会跟你翻脸,视你为眼中钉……”</p>

    她嘟嘟囔囔地又说了一大堆,掩饰着心头的不安。</p>

    虽然只是一堆废话,但听在慕敬一的耳朵里,也不无道理。</p>

    他一直都知道,自己有两个弟弟。</p>

    有同母异父的傅锦行,傅氏集团的总裁,还有同父异母的明锐远,明达集团的二少爷。</p>

    对于这两个人,慕敬一的情绪是截然不同的。</p>

    他嫉妒且怨恨傅锦行,恨不得将其杀之而后快。</p>

    但他又很想找到明锐远,把他当成亲弟弟一样疼爱,就像是对待兰德那样。</p>

    不,或许要比兰德更好,毕竟,那是和自己有着共同血脉的弟弟,是亲的。</p>

    所以,当他得知被自己的手下打伤的那个男孩就是明锐远的时候,慕敬一其实是自责的。</p>

    “够了!那也是我们之间的事情,和你们没关系。”</p>

    努力挥掉脑子里的纷乱思绪,慕敬一扯动嘴角,已经耽误太多时间了,没有必要再拖下去。</p>

    “傅氏集团即将成为历史,你无力回天,傅锦行,认输吧。”</p>

    慕敬一当着他的面,拿起手机,按下一个通话快捷键。</p>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