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一章 没有反击的机会


本站公告

    /



    在前期各种轮选的比赛中,诸多大宗师少有认真进行观看对战。



    如同走马观花,大多人会不停的查探和筛选其他国度的情况。



    但商千秋和闻人西却是众人集中精神关注的第一场比赛。



    闻人西。



    闻人未央的儿子。



    当世顶尖大宗师的正宗继承人,这几年的南澳的大师第一修炼者,也是上一届四国交流赛大师组季军。



    任何一种身份拿出来,闻人西都是顶配。



    相应于他的身份,也对应着他应有的实力。



    年龄,练气术、武技、天赋、秘术,已经难以对这个年轻人更多的挑剔。



    甚至于他的性情亦是极为坚韧。



    闻人西每日的苦修和不断真刀真枪的拼杀,足以让他具备极强的实战能力。



    十年磨一剑也不过如此。



    商千秋。



    燕玄空的第六个弟子。



    在商千秋的身上,她的标签仅此而已。



    但这个标签却是商千秋最重要的标签。



    在燕家最不成器的大师兄沉沉浮浮数届之后,燕家人开始迅猛而起,每一届光芒都灿烂无比,甚至开出了并蒂花。



    众人很想清楚燕家是否能维持这种强势。



    便是在此时,沉稳的闻人未央也多了一丝紧张。



    若商千秋有徐直、顾雨兮、燕瑾柏的势头,这种碰撞就太早了。



    但闻人未央难以更改这种过早的对撞。



    “小西已经破而后立,更进了一层,大师阶层中应该没了对手,没可能会输,那商千秋也没到压抑晋升的标准。”



    闻人未央心中稳上数句,认真注目到场景中。



    “啊哈哈哈哈……”



    擂台之上,当前选手处于调整时间,只听对峙中的商千秋一阵狂笑。



    徐直微微皱了皱眉头,以他对商千秋的了解,很清楚商千秋处于紧张之中。



    闻人西过早遇到了商千秋这种强劲对手,让排名出现了意外。



    但商千秋没有层层不断推动的胜利势头,目前还没建立起完全的心理优势。



    闻人西是实打实战出来的名次,她真正的激战远少于对方。



    面对这种强敌,也让商千秋出现了一点小紧张,借助大笑来舒缓自己的情绪。



    “笑什么笑,丑八怪。”



    黑乎乎的闻人西脸色不悦,商千秋大笑之时,他有明显的不喜。



    在闻人西的念头中,他感觉自己受到了嘲笑。



    被燕瑾柏手下落败,又在现实中输给了顾雨兮。



    如今见到了师出同门的商千秋,他不免也有两分警惕,思维中认为商千秋是在嘲弄他。



    若商千秋正常也就罢了,看她那得意忘形的大笑脸,闻人西真想一拳揍上去,将那张嘲讽脸打开花。



    “哈哈哈哈~你这种模样也敢说别人,哈哈哈哈~”



    商千秋看着浑身上下如同木炭一样的闻人西,这简直黑成了没电时的手机屏幕。



    若以黑为美,闻人西有多美算多美,但东岳没这种审美。



    “你嘲讽的无非是我肤色,这是发自内心的丑陋,你欣赏不到我外在的美,但我能感受到你内心的丑。”



    闻人西露出白牙一笑。



    商千秋在不断调整心态,他也渐渐将自己情绪调整,将败退在燕家上的阴影清除。



    惨败在燕家的白虎七煞气之下,破而后立只会让他心智更为坚定。



    闻人西目光一凝,身后黑龙异相重重叠加。



    他缓缓伸手,一柄巨锤已经出现在他手中。



    力量强到一定的程度,各类重型武器可以随手捏来。



    成片重型的打击让人沾着即伤,擦到可死。



    他不会给燕家人任何机会。



    只要能一击打死,他绝对不会花第二招。



    “你没有美可言,你们这群强盗只有丑字可以形容。”



    “逼我们东岳强接这种赌约,你们南澳不就想着鱼死网破能拉人下水。”



    “我今天就是来打死这条鱼的,看你们还能蹦跶多久,哈哈哈……”



    也许是在大师战区场地中感受到了徐直话语之间的硬气,商千秋也渐渐硬气了起来,气势愈拔愈高。



    伴随着调整时间开始倒计时,商千秋身后虎影重重,不时猛烈咆哮不已。



    “死!”



    “斩!”



    当倒计时数字到零,隔离的屏障消失,两声大喝声同时响起。



    如同山岚倒塌,闻人西大吼之时,重锤挥舞起重重风浪,对着前方悍然砸下。



    他眉头一皱时,重锤猛然收回,环绕周身。



    一阵金属碰撞的打击感传来,层层叠加的冲击力让他凝重之色更浓。



    “霹雳斩”



    “雷霆斩”



    “无极刀”



    “八方刀”



    ……



    本是他主动发起猛烈打击,但闻人西没想到自己需要迎接更为猛烈的打击。



    这是一柄快刀。



    也是一柄疯狂的刀。



    闻人西不知商千秋是不是真的学了那么多刀法,但他到目前确实没有见过重叠的刀术。



    每一种都不一样,每一种都需要分辨。



    若是能杀人,只需要一招就足以,闻人西难以理解这种多样化修炼的方式。



    但刀法总会有重叠的时候。



    从主动进攻者化成被动防守者,他静静等待着反击的那一刻。



    只要一招,他就会送对方出局。



    烈火烹油,在商千秋神出鬼没的打击中,他蓄积的力量越来越高,凝聚的黑龙异相愈来愈凝实,气势影响亦越来越强。



    闻人西沉稳有度,不慌不乱进行着应对。



    直到他看到商千秋高高跃起,凌空对着他劈下一刀。



    很普通的一刀。



    并无任何特色与诡异可言。



    也是破绽极大的一招。



    一掌,一爪,一拳,一脚,一锤。



    任何一招都可以将这个女子打压下去,进入到他狂风骤雨的打击之中。



    闻人西内气一闪,诸多力道齐齐放于手中,他极为沉稳的探出一爪。



    “大卸十八块!”



    一探,一抓之时,闻人西只听商千秋一声低呼。



    他探出的手爪一僵,浑身一疼,只觉身体中无数处传来裂疼之感。



    眼前陡然一黑,他已经被商千秋一柄刀连连斩下。



    刀法并无任何特殊,但此时他已经无法动弹。



    重重累积的伤害猛然爆发之时,闻人西还能感觉到自己脑袋飘飞了出去。



    如商千秋所言。



    大卸十八块。



    他一具身体直接被斩裂,若非是模拟场景,这会是血流满地的景象。



    “你以为我会给你反击的机会,啊哈哈哈~,那是没可能的,啊哈哈哈哈哈,我怎么可能让你反击……”



    商千秋按捺下自己有点汹涌的心情,摘下了设备,冲着出局的闻人西一阵狂笑。



    这让闻人西头皮发麻。



    从打斗开始到结束,这女人一直在疯笑。



    愈加的笑,她便愈加的疯狂,沉重的打击力连绵不断,直到将他斩成碎片才停止下来。



    在这场打斗中,他是完全的被动者。



    从开头压制到结尾,完全处于对方的节奏中。



    除非是炼体者,可以完全不顾伤势破坏商千秋的打击。



    又或刚开始就选择两败俱伤,比拼双方的恢复力和耐力。



    落败了,闻人西也想出了应对的方法。



    但出局了,这一切为时已晚。



    “线上线下随你邀,我的刀不是顾师姐的剑,是会真正杀人的。”



    闻人西刚欲开口,便听商千秋冷笑声传来。



    他开始变得沉默。



    两年前败过一次,他已经不像当初那样气息难平。



    南澳大师第一只是南澳的第一,远远不是全球大师第一,他依旧会有对手,也依旧有人可以将他挑落。



    在这场博弈中,他已经尽力了。



    大师战区场地中只剩下商千秋发泄压力的狂笑声。



    议会厅中也是一阵冷寂,寂静到一根针落到地上都可以听闻。



    南澳最为倚重的选手出局了,接下来怎么打?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