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奴良鲤伴VS安斯艾尔


本站公告

    距离奴良鲤伴回到摩比斯号起,已经过去了三天的时间。

    在大海上航行,一般来说三天时间真的算不上长,尤其是在这个大体处于帆船为主的航海时代,通常船只来往于岛屿之间,一般而言就是以月为单位计量的。

    但是那只是以一般而言,对于摩比斯号,三天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足够它驰骋相当长的一段距离。

    而且不同于初入南海,还需要安斯艾尔的指引,所以根本没有办法放开速度。

    在完成了目标,没有任何牵制的情况下,摩比斯号很轻易的就到达了南海靠近伟大航路的一端。

    然后停泊在一座有着城镇的较为发达的岛屿上。

    不过奴良鲤伴等人倒没有进入小镇内,只是借用一下小岛边缘无人的地带。

    “这里没问题吧!”

    站在一片宽阔的荒野地带,环顾四周后,奴良鲤伴微微理了理头上的军帽,然后向跟在自己身后的安斯艾尔询问道。

    值得一提的是,现在奴良鲤伴身上穿着的并不是他平时穿的黑色剑士服加灰色羽织,或者是在笆台里拉岛上姑获鸟为他找的那一身根本不合身的黑色和服。

    而是一身修身的军装,并不是这个世界海军的军装,如果真的要说的话,或许和奴良鲤伴前世时德国二战时期的军装有些相似,但是却更加的精致,明显能够看出制作这套军装的人的用心程度。

    但是军装的颜色却以黑色为主,军帽中央部位也不是某个国家的标志,而是一个畏字的标识。

    黑色的军装,穿着在一脸邪笑的奴良鲤伴身上,倒是显得奇妙的和谐。

    跟在奴良鲤伴身后的安斯艾尔,看到眼前的荒原,虽然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淡漠样子,但是眼中还是闪过一丝的满意,然后恭敬的点了点头,

    “劳烦您了,奴良大人,仅仅因为我的私心。”

    “没有什么麻烦和不麻烦的。”

    面对安斯艾尔越加恭敬的态度,奴良鲤伴有些不适应的回答道。

    不知道怎么回事,随着时间的推移,奴良鲤伴发现安斯艾尔对自己的态度越加的恭敬起来。

    虽然最开始上船的时候也表现得很恭敬就是了,但是更多的是流于表面,远没有现在这样左一句“奴良大人”,右一句“奴良大人”这样让人不适。

    不过虽然有些不适,但是因为家里有一个奴良虎彻,所以倒也不抗拒。

    只见奴良鲤伴否认后,又接着一脸兴致勃勃的说道,

    “我也很想见识一下,那种剑道,到底有多强。”

    然后奴良鲤伴看向着一旁除了跟在自己身后的安斯艾尔,还有不远处的姑获鸟,波特卡斯露玖,卡斯,卡特以及艾薇卡。

    对当中的姑获鸟说道,

    “等下如果实在收不住场,还要拜托你了。”

    话音落下,姑获鸟只是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就带着其他人来到了一个相对较远的距离。

    “那么就开始吧!我很期待你的进步呢。”

    话音刚刚落下,奴良鲤伴便将右手放在三柄刀具中的红色刀柄上。

    奴良鲤伴的三柄刀具,弥弥切丸是木质的刀柄,时雨是淡蓝色的刀柄,而唯一红色的刀柄只有红姬了。

    黑色的剑格上,是被猩红色绳索包裹住的刀柄,黑与红的搭配带着一种肃杀感。

    “是它吗?”

    安斯艾尔看向奴良鲤伴右手搭住的刀柄,第一时间就知道奴良鲤伴想要使用的刀具。

    和奴良鲤伴在船上旅行的这几个月,他也多少知道自己认的大人腰间佩戴的三柄刀具的一些底细。

    其中他最为了解的莫过于时雨,毫无疑问,那是一柄在他看来独一无二的名刀,虽然没有使用过,但是因为奴良鲤伴使用得最为频繁的就是时雨,所以哪怕是在近处观看,依旧让他为之动容。

    无论是刀身的纹路,还是令人心悸的锋芒,或是那份无意中透露出的历史的韵味都彰显着时雨的不凡。

    那是他从未在其他刀身上见过的。

    而且时雨身上还有着他看不透的地方,那就是呼唤风雨的能力。

    虽然奴良鲤伴从未说过时雨能够呼唤风雨,但是安斯艾尔那异于常人的直感就是能够感觉到每一次的大雨都是时雨造成的。

    可以说时雨是他在奴良鲤伴三柄刀具中最为畏惧的刀。

    而在此之下,他第二了解的便是现在奴良鲤伴手上搭着的猩红色刀柄的主人红姬。

    甚至可以说他最先接触的奴良鲤伴的刀具,就是红姬了。

    因为奴良鲤伴在第一次和他见面,一刀击败他所使用的便是红姬。

    这也是第一次,也是他至今为止最后一次见到红姬的出鞘的样子。

    但是虽然只有一次,安斯艾尔近距离接触时红姬的姿态,依旧让他无法忘怀。

    那是杀戮一切的妖刀,在那和红姬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交击的时候,他明显感受到了那把拥有着猩红色的妖异刀纹的刀具上,散发着嗜血和渴望杀戮的情绪。

    哪怕是当初一闪而逝,但是安斯艾尔毫无疑问的确认了,那是一柄凶险至极的妖刀。

    然后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在那一次和奴良鲤伴的对碰中,他的刀被轻易的斩断,甚至连他都被斩伤,而且那一道仅仅被轻轻划到的伤口,甚至都没办法自主的愈合。

    最后哪怕是得到那位神秘而又美丽的叫做樱花妖的医生的治疗,还是留下一道无法愈合的疤痕。

    这就是他了解中的红姬,一柄凶威赫赫的绝世妖刀。

    至于最后的弥弥切丸,安斯艾尔的了解反倒没有剩余的两柄这么多,因为弥弥切丸既没有时雨的强大,也没有红姬的凶险。

    虽然也见识过弥弥切丸出鞘的样子,但是安斯艾尔对于他最大的影响似乎只有超常的坚固这一点。

    不过虽然看似平凡,但是安斯艾尔也没有小看它,因为他有预感,弥弥切丸也许比起时雨和红姬有过之无不及,对于自己的直感,他还是很相信的。

    不过虽然奴良鲤伴的三柄刀具各有不同,但是

    安斯艾尔摸了摸自己的腹部位置,在衣服下,那里有着一道狰狞的伤口。

    比起时雨和弥弥切丸,他更加期待和红姬的对战。

    拔刀出鞘,咄咄逼人的锋芒在出鞘时便已经宣告了它自身的不平凡。

    咎瓦尤斯出鞘,因为自己只有几柄从海军士兵身上的精良级的刀具,为了应对这场自己期待已久战斗,他又拜托了露玖将原本自己已经还回去的咎瓦尤斯给借了出来。

    虽然没有红姬散发出的赫赫凶威,和时雨的奇妙能力。

    但是咎瓦尤斯毫无疑问是一柄和红姬同一等级的,位列无上大快刀十二工的名刀。

    所以武器方面,现在双方属于持平状态。

    在咎瓦尤斯出鞘的时候,似乎感应到了自己的对手,奴良鲤伴腰间的红姬发出不安定的躁动声响。

    “那么请多指教,奴良大人。”

    “人”字刚刚说完,安斯艾尔浑身上下气场便发生了质的转变,如果说原本是安静,淡漠完事不留于心的话。

    那么现在便是一直从地狱而来的恶鬼,要在人间闹个天翻地覆,浑身上下散发着让人感到不舒服,毛骨悚然的气息。

    这是完全由人向着非人的转变。

    “恶鬼”登场。

    比起第一次登场时,安斯艾尔明显熟练了许多,既没有那从体表益散出的猩红鬼气,也没有恶鬼的气体。

    而且最明显的是,安斯艾尔能够些许控制这个自己创造出的恶鬼。

    “我要开始攻击了,大人”

    安斯艾尔一边说着话,控制着安斯艾尔身体的恶鬼则同时展开了凌厉的攻势。

    “不错,竟然第二次就能够开口说话,我果然没有看错,在这条道路上,你果然是个天才。”

    看着陷入“恶鬼附体”状态下的安斯艾尔竟然能够开口说话,对于指点他这条邪道再清楚不过的奴良鲤伴,不由的开口赞叹。

    然后一边赞叹,同时面对安斯艾尔的攻势,红姬随之出鞘,

    “时雨苍燕流攻势第型筱突雨”

    作为基础九型唯一的拔刀式,长刀出鞘,一道猩红的刀影在空中划出一道红色的轨迹,然后直直的斩在安斯艾尔手中咎瓦尤斯的刀身上。

    仅仅这一击,便将安斯艾尔所做的攻势积累下来的力量轻易化去。

    “好厉害,真不愧是奴良大人。”

    安斯艾尔不禁赞叹道,不过虽然是赞叹,但是在他浑身上下散发的那股毛骨悚然的气息缠绕下,实在是让人感觉不是什么好话。

    一边说着话,附体安斯艾尔的恶鬼可不会停止攻击。

    甚至因为被奴良鲤伴那一击“筱突雨”化解掉攻势的原因,安斯艾尔身上的气息越加恐怖,那是恶鬼被激怒的反应。11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