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人口置换


本站公告

    “是!”押送俘虏的晋军士卒听令,将这些俘虏拽走,不多时叫骂声消失不见。

    “殿下,要横扫马韩,放弃之前的想法么?”司马季进入大帐后,何龙赶紧跟进来问道。

    “你说中路突破么?往哪突啊,本来刚开始的想法是从马韩和辰韩中间突破,目标是缓冲也是最弱小的弁韩,可现在不用讲究这么多了,马韩此战损失三万多壮年男子,直接横扫马韩部落再说其他。”司马季不慌不忙的开口,“今天休息一下,明天出发。”

    此一时彼一时,司马季想的好好的,只不过这时候不是出现变化了么,马韩此战之后可以说是已经空了,想法自然也就改变了,打仗当然是根据形势变化而改变。德国人是制定计划最严谨的,一份作战计划出来连行军速度、列车站点都能算出来,结果一打起来屁用没有,全变成了夏天太热冬天太冷,全队实现不了。

    连同部族壮年男子等在内的首领这一站之后都没了,那还客气什么?确实也应该客气客气,比如司马季让责稽王领着百济士卒作为先导,女真重箭营押后,对马韩部落展开进攻。

    听说后世韩国人自称团结思维凝聚在血液当中,燕王想要看看到底成色如何,是不是这么回事,第二天就让何龙跟随责稽王一起出发。杀气腾腾的出营,有本地的百济士卒领路,整个马韩领地对晋军而言就不再是问题,英雄史观来说晋军正在谱写一首血与火之歌,实际上晋军所到之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短短半个月的时间,晋军连续攻克四十多座城寨,杀的马韩大地血流漂杵,到处都是横七竖八的尸体,这种残忍的举动让责稽王都感到震惊。

    “本王再说一句,这是女真人干的,我们上国天兵不会做这么没品的事情。”司马季面色平静,反正他又看不到那种惨剧,脑中没有画面自然心里没有负担,睁着大眼睛说瞎话为晋朝军队洗白,“零星的士卒可能是有的,一旦被发现定斩不饶,责稽你可以对东夷校尉详细说这件事,相信一定不会徇私。”

    扯了一片自己都不信的谎话,司马季直接把责任往东夷校尉何龙身上一推,事实就是这样,他不过是一个官二代哪会打仗,没看都是何龙跑前跑后么?人家才是实际上的统帅,找人不找对人,竟然找到自己这样的酒囊饭袋身上。

    这三韩当中马韩最强,可以说是占据了三韩一半的实力,幸亏马韩没给北方民族丢人,自己冲出来战了一场,不然司马季还真没这么快取得进展。

    把责稽打发走了之后,就要考虑下一个问题,目前朝鲜半岛的西海岸实际上已经被清理完毕,还住在简陋的大营当中就有些不合适了,再者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比如说移民实边,移民实边只是往往带着内迁人口,本质上就是一种人口置换。

    和周围的任何一个势力相比,中原人口都远远超过对方,如果是人口置换的话,怎么算中原王朝都是占便宜的,前提是对等的置换,仅仅把对方的人口内迁,就如同唐朝一样那是没有用的,无非就是按下葫芦浮起瓢。

    晋军继续南下来到了百济国都慰礼城,司马季对这个名字很熟,不过他记得慰礼城是韩国首都汉城以前的名字,而汉江两岸都已经被他占领了,怎么还是这个名字?

    带着这种疑惑司马季进入了百济国都,在进城之前他已经严令大军士卒不要骚扰百姓,和其他马韩部落相比,慰礼城勉强也算是一个城池,布局和高句丽原来的城池差不多,和中原相比算是很小,但也算不错了。城中的百济百姓见到晋军大军进城,有些害怕但还算是镇定,见到士卒出现就远远躲开,算是相安无事。

    进入责稽王府,和很多宗室王府相比并不算多么奢华,只是很干净,有一种清新的感觉,可见平时责稽王的生活并不算多么穷凶极欲,怪不得百济后来从三韩当中脱颖而出,只不过在外交上的工作不怎么样,竟然和大唐为敌,才让新罗捡了便宜。

    责稽王如果听话,其实百济的百姓会比后世过的要好很多,朝鲜半岛的地域歧视源头,就是百济被灭国之后,新罗人歧视百济,形成了韩国的岭南湖南矛盾,百济疆域内的韩国人一直都主张和北朝鲜和平共处。

    看看我大晋,南北矛盾如火如荼,哪有时间专门过来歧视平州下辖的化外小民。

    “燕王殿下,奴婢宝菓,是责稽的妻子。”不多时责稽的夫人宝菓出来见礼,如果是中原的话,女眷是不能在客人出来的时候见人的,不过看来这边没有这么多讲究。

    “你就是宝菓,原来带方太守的女儿。本王见过夫人,责稽此次拨乱反正迎接王师,相信有夫人的一份功劳在内,本王观之,责稽也是一方豪杰,虽说本王受命要尽灭三韩,却不会对百济部落进行伤害,只要百济化去蛮夷之气,知书达理自然不会有问题。”司马季目光落在对方身上片刻就移开,宝菓其实长得很好,算的上是一个美女,可燕王为了生命安全着想,不准备学习曹操。

    宝菓听了之后明白了现在的处境,轻轻浅笑之后道,“殿下大军来袭,这些小邦自然是没有能力和大晋作对的,但是尚书有云,九族既睦,平章百姓,百姓昭明,协和万邦。”

    司马季眉毛一挑,并没有说什么,这句话他听过,词是好词,只不过被岛国用过一次之后,每次听到有人说这句话,总觉得气氛有些昭和起来了。

    “本王知道了,人们只能记住本王的战绩,实际上幽州的环境是很不错的,如果两位以后有时间可以去看看。”司马季点头并没有在对方的府邸过多打扰,最近几天正在传令让幽州船队靠岸,好进行人口置换的计划,第一批被装船运走的三韩百姓肯定是倒霉了,他们的命运肯定是奴隶,不知道会被卖到哪里去。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