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一十六章 周瑜出三辅


本站公告

    “李严……李严闻白水之败,当夜点齐兵马杀入白水关内,为周瑜所部数千劲卒伏击,大败而归,如今已退守沔阳。”

    马谡双眉微皱,“都督,那武都南下之途,当经过崇山峻岭,若走阴平小道,亦有人戍守,为何周瑜会这般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白水关后?”

    诸葛亮一手抚须,“蜀道难,并非无路可走,只是无前人开山引路尔。”

    ——

    回溯两月之前,周瑜统帅五千精兵从武都出兵,绕过阴平小道,从崇山峻岭之中南下。

    “吾闻那江东吴王将此山唤作秦岭?”

    “却是如此,这山并非多险峻,却是道路崎岖,悬崖峭壁到处都是,山多而广,吾等入林已有十日之久,这才翻越五个山头,据闻这秦岭之间,当有数百座大山。”

    周瑜微微摇头,“吾等走河谷,并非走山道。”

    “河谷位于崇山峻岭之下,大都督,吾等若是走河谷,须得从对面的悬崖攀岩而下,走山道以来,汝吾身后这五千军士已被豺狼虎豹叼走十来人,失足摔下山崖亦有七八人,还有被毒虫蜇伤,掉队亦有二三十人,若是攀上悬崖,放下绳索走河谷,怕是又得折损不少军卒。”

    周瑜凝视着前方浓雾弥漫的山崖,“吾等既已入山,便无后退之路,本都督大病未愈尚且随尔等出征,便是为了搏一个赏金封侯,若是此番能攻下汉中之地,尔等皆是有功之臣,到时车骑将军必有重赏。”

    车骑将军,孙权也,他虽然不常在这些军卒面前露面,但在整个关中,如今的威势也仅次于这位大都督周瑜。

    杜畿轻叹一声,“大都督,据吾观察,这河谷之中的流水虽是雪山融化而成,却多为溪流,不能放木筏。”

    “那便继续往下游走,吾军要取白水关,便需顺水而下,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可都督,吾闻那巴西太守庞羲已发兵三万攻打广汉郡,若是他在吾等之前便夺下白水关,又该如何是好?”

    “庞羲,无能之辈尔,那张肃既然敢告发其弟张松,便知城破之后他必定不得好死,他若不苦守绵竹关,待城破之后,他与昔日荆州谋害蒯氏一族之王粲一般,必遭五马分尸。”

    周瑜手持着一根捡来的木杖,摆脱将士搀扶,从一旁湿滑的山道上溜了下去,“是故,守欲战而攻不决,守欲死而攻畏前,他庞羲攻打广汉郡,还要忌惮白水关之兵,若吾是庞统,必会出兵沔南,以策应庞羲主力兵马南下。”

    “那为何此二人不趁势先取白水关?”

    “杨怀、高沛二人,早年得刘璋之名镇守此关,是为防备汉中张鲁,益州赵韪起兵作乱之后,此二人闻风不动,是为镇守城关,可江东军已攻入蜀郡,他二人尚未回师救援,怕是早已心生观望之意尔。”

    “大都督言下之意,此二人有意反乎?”

    一行人走到悬崖边上,周瑜将后背贴着冰凉的岩石,双手打开,双脚横着胯步,缓缓移动向右,一边说道:“自从那刘奇受封吴王之后,其麾下有功之臣封侯者已有五六人之多,后张允、刘勋、张鲁之辈都已封侯,便是那板楯蛮亦有两名头领封侯,这二人本就不得刘璋看重,归降江东也是应有之事。”

    “是故本都督南下之际,已让主公命马腾韩遂所部集结所有兵马前往汉中,于汉中就地取材,打造云梯、投石车,围着城关,便是暂不攻城,亦能让城中庞统、赵云投鼠忌器,不敢轻举妄动。”

    “都督,吾先来罢。”杜畿伸手按住崖边即将拉着绳子往下跳的周瑜。

    周瑜微微摇头,“伯侯,汝乃军中副将,吾为主将,当随前军斥候先行,可指挥调度,汝留于崖上,可都督后军。”

    “可……”

    周瑜按了按他的手背,抬脚行至崖边,转身面对着他,拉着绳索,一步一步踩着湿滑陡峭的悬崖峭壁,朝下走去。

    杜畿按着长剑的手臂略微颤抖,他一脸震惊地看着周瑜消失在云雾之间,直到绳子猛地晃动几下,崖底传来一道微弱的回音,他才醒悟过来,立即招手几名军士,“快,继续下。”

    他眼神有些飘忽,这已不知是此行多少次攀爬崖壁矣。

    一个月,周瑜仍然带着他们在山林间徘徊。

    到了入山的第五十日,他们终于是寻到了几丈宽敞的河流,四千余人,结成上百个木筏,徐徐跳入水中,顺水而下。

    是夜,让他们偷摸到白水关附近之时,杜畿还有些恍惚,这便到了白水关外?

    “将木筏改制云梯,诸位且于山林之间暂时歇息一夜,恢复体力,不可生火,且将湿衣服脱掉。”这宽敞的河道流水湍急,而且河道颠簸,就连周瑜大半个身子也都被冰凉的河水浸湿了。

    好在这不是寒冬腊月,否则这些军士怕是因伤寒病症便会倒下一大半。

    次日,待到军士们都醒来,就在山林之间咬紧牙关,一言不发地啃着发硬变黑的馒头。

    “大都督,要等到天黑之后再攻打白水关吗?”

    “吾等在白水关后,可直取关城后方,天黑即刻动手。”

    “如何行事?城内可是有三万大军。”

    周瑜指了指远处的城门楼,“那杨怀、高沛二人,每日轮流巡查城池,吾等可先夺城门,以雷霆之势先斩一将,而后再杀往城主府,斩杀另一员战将,此前刘璋求援吾主,吾此行亦贴身将书信带来,到时可顺势收编白水军。”

    “吾等当众斩杀此二将,可能服众?”

    周瑜思忖顷刻,“那便传令下去,命众军士都记下,攻城之际嘴里高喊,吾等乃关中援军。”

    杜畿笑了笑,“大都督,汝此计却是为堵住白水关内悠悠之口啊。”

    “吾等可得尽快动手,据斥候汇报,十余里外便有一部兵马,统军大将乃是李严,此人为刘表旧部,后于华容道归顺赵云帐下,随他征战荆州,倒下立下不少战功,不可小觑。”

    “都督放心,吾军只擒杀杨怀、高沛二将,轻而易举尔。”

    “切记,若李严来袭,可用吾军旧部打开城门,伏击退敌,不可调动白水军。”

    “喏。”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