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回家种田不存在的


本站公告

    战后的第二天,联军的众领主们就商议着怎么把比多堡给打下来,但还没商议完,就从城堡里出来几个人,为首的一名骑士举着白旗,声称代表其领主布莱特·肖恩爵士前来谈判。

    昨天两军会战之时,城堡里的人也在惴惴不安地等待结果,只要肯特军队打赢联军,他们就能解围了。

    岂料天不遂人愿啊,只听到东方不断传来轰隆隆的声音,然后就看到联军雄赳赳气昂昂地返回驻地,兴高采烈地开了一晚上party。

    联军还故意把已经破破烂烂的肯特家族和其他附庸家族的旗帜插在比多堡前面,向里面的人示威。

    用屁股想也知道肯特军队吃了败仗,比多堡里的人已经成为瓮中之鳖了。

    包括驻军和附近的村民,堡里塞了1000多号人在吃喝拉撒,被围困了这么久,眼看存粮就要见底了。再过几天,不用联军来攻,里面的人自己就要饿死了。

    布莱特·肖恩爵士不得不做出投降的决定。不过,身为一名贵族,他还是需要一个“体面”的结果,于是派出家臣前来谈判。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后,双方达成协议:

    1、联盟承认并支持肖恩家族继续作为比多堡极其附属领地毫无争议的统治者;

    2、肖恩家族脱离肯特家族,加入到反肯特联盟;

    3、肖恩家族要拿出6000枚奥尔多金币或等值物品作为赔偿,可先拿出2000枚,剩余4000枚在后续4年内付清;

    4、比多堡的防务由联军接管,直到打倒肯特家族为止;

    5、不得阻挠其领民移居其他领地。

    虽然很不情愿,但是肖恩子爵还是签了字,没有被剥夺爵位和割让领土,已经很体面的结果了。

    下午2时,比多堡的城门缓缓打开,在联军大部队的注视下,戴里克·海勒领着1000人进入城堡,收缴了堡内驻军的武器,遣散了士兵和普通民众,肖恩子爵只剩下20名贴身侍卫和15个家族骑士。

    下午3时,联军里其他领主和将领又率一部分部队进入城堡,控制了城堡的每个角落,完成了对比多堡的占领。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领主们除了防备肯特家族的反扑外,还要为如何分配战利品而天天争吵。

    布莱斯和乔伊斯并没有参加对于战利品的竞逐,由于阿尔达军队在战斗中显示了强大的实力,很多人都暗地里向他们示好,竭尽拉拢之能,普莱斯帕克和戴里克海勒私下里信誓坦坦地拍胸脯保证绝对不会亏待他们。

    经过几天的侦查,联军发现肯特家族除了加强领地交界城镇的警戒外,没有什么兵力集结的现象。

    在一次会议上,有人建议说:“看样子肯特家族暂时不会有什么动作,是时候撤军了!”

    布莱斯大惑不解:“既然如此,我们更应该乘胜打过去啊!”

    对方摇摇头:“士兵们急着回家干活,再打下去会哗变的。”

    其他人也说:“是啊,打肯定是要继续打的,不过得先将眼下的春耕对付过去,想必肯特家族那边也是如此。”

    布莱斯这才反应过来,不同于现在的阿尔达军队,这些领主的部队——包括骑士和士兵——都是临时征召来的。

    虽说无偿为领主服役是骑士和领民的义务,但也是有期限的,超过一定的期限,领主老爷就得给自己麾下的官兵发饷,显然这会让本不怎么富裕的西北诸领主肉痛的。

    而且在比多堡驻扎的这几天,除了阿尔达军队,联军上上下下都从自己的“补给地”揩油,再加上打了胜仗后领主的赏赐,每个人都小发了一笔,士兵们更加归心似箭了。

    后来发生的事情让众人最终下定决心撤军——肯特家族派来使者,协商赎回俘虏的事情。

    之前帕克伯爵已经明确说明等战斗结束后再谈俘虏赎回的事情,所以众人一致认为肯特家族重新提起这件事情是个试探——是要继续打下去,还是暂时休兵。

    正好联军这边也有要休兵的意思,于是便心照不宣地和使者谈好了赎回俘虏的事情,但是双方都没有提签订什么正式合约的事情,也就是说:等忙完了这一阵子,继续兵戎相见。

    于是比多堡由麦尔肯家族和约翰斯顿家族负责驻守,其他领地的部队解散回家,并且约定好:在5月份再次集结部队,向肯特家族的领地发起进攻。

    布莱斯和乔伊斯也率军启程返回阿尔达,和他们一同上路的,还有很多拖家带口的原比多堡领民。

    这几天的时间,附近的人都知道有这么一支不抢劫老百姓、买东西付钱的“绅士军队”,军队如此,想必阿尔达的领主也不会太差。而且比多堡领主要赔偿给联军一大笔钱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传得尽人皆知,数额也越传越夸张,从6000金币一路上涨到数万。这可吓坏了比多堡的领民,领主要赔的钱还不得从他们的身上搜刮。

    于是逃离此地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了,至于目的地,还有比阿尔达更好的选择吗?

    尚在软禁中的肖恩爵士对此毫无办法,除了受制于刚签的协议,他手下也没有兵力去阻止这样的事情,气急败坏的他只能天天在屋子对仆人发脾气。

    阿尔达军队此行基本达成了预定的目标——确保比多堡至海岸线之间地域的安全,为通往南方的商路建立防御带。

    接下来该怎么办呢?和其他领主一样,偃旗息鼓一个月?

    当然不,阿尔达军队的士兵可不需要到田里去干活,他们天天训练就是为了能更加高效地杀死敌人。

    布莱斯一边优哉游哉地骑着马,一边听乔伊斯读着参谋部发来的信函。

    信里用一大半的篇幅表扬了他们在战斗中的表现,大大涨了阿尔达和拜尔丁两领的威风,加强了在联盟中的话语权。

    然而最后一段才是重点,也让布莱斯精神万分:

    步兵第一营、步兵第二营、火炮连在抵达阿尔达后驻扎在边界,做好随时向埃姆登进军的准备。

    两位营长相视一笑:是时候真正地洗刷去年的屈辱了……

    bq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