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主教到访


本站公告

    “废物!”

    巨大的咆哮声回荡在大厅里。

    森特城内的公爵府,原先为费迪南德公爵庆祝生日的地方,一群人正聚集在里面。

    坐在大厅主位上的正是费迪南德公爵的继承人马尔茨肯特伯爵,坐在两边的既有肯特家族的附庸,也有已经视马尔茨为主的原费迪南德公爵的封臣。

    此刻的伯爵正怒目圆睁,瞪着跪在阶下的一个人他的儿子贾艾斯肯特。

    贾艾斯低着头跪在地上一动不动,承受着父亲的怒火。

    “我们家族的威名就要终结在你的手中了!”

    马尔茨肯特无比痛心,这次失败可真是难以承受的打击。

    历代的家主们,凭借着辛苦经营出来的实力,曾经让多少敌人吃过苦头?筚路蓝缕,终于一步步地奠定了西北海湾二号家族的实力。

    每当回忆起家族历史上的辉煌战绩,马尔茨肯特内心就涌起一种骄傲。

    现在,自己的儿子亲手把这份骄傲给打碎了。

    000多人的部队啊,一仗就被人打得分崩离析,跟着贾艾斯逃回来的不过区区2000多人,是在是太丢人了!

    以后别人会怎么看自己的家族?外表好看可是一敲就碎的花**?种种不好的形容语句不断在马尔茨肯特的脑海里涌现。

    “你说对面有火弩,我还特意调了一千五百多人的弓箭手给你,那可是经年累月训练出来的弓箭手啊,结果全让你这个废物给葬送了!”

    马尔茨肯特怒气冲冲地骂着儿子,脸上夹杂着无比肉疼的表情。

    不仅仅是看不见的威名,还有实打实的军事力量,也被这个儿子葬送了。虽说这支弓箭手部队原本是属于费迪南德公爵的部队,但是他身为公爵的继承人以及森特城的实际掌控者,这支部队实际上也属于他了。

    不同于一般的杂兵,这支弓箭手部队每周都要进行两个下午的训练,这样的“精兵”没了如何不让他肉痛?

    一旁的“王室代表”埃莫森怀尔德见叔父还有继续骂下去的趋势,连忙站起来劝说:“肯特叔叔,战场上的事情谁也说不准,想必贾艾斯表兄已经深刻反省了。现在我们遭到挫折,可不能自乱阵脚。”

    埃莫森开了口后,大厅里的其他人也纷纷劝说。

    马尔茨肯特重新坐会座位,轻轻地舒了几口气,问他:“晶耀那边有消息吗?”

    埃莫森小心翼翼地回答说:“还没传回来,王室正忙着对付南方的叛乱,想必顾不上西北这边的事情。”

    “哼!我就是希望他们顾不上,要是我们的国王陛下再插一杠子,收拾这几个刺头又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虽然吃了场败仗,但是战争的结果总归是要看双方的整体实力,对这一点他有着绝对的信心。

    伯爵的情绪逐渐平复了下来,有点懊悔自己刚才的失态,自己即将要成为公爵了,应该做到喜怒不形于色才对。

    他语气有所缓和对贾艾斯说:“好吧,我的孩子。就像小埃莫森说的那样,战场上的事情谁也说不准,一时的失败我可以容忍,你先起来吧!”

    贾艾斯这才站起身来,默默地走到一旁站着,经过埃莫森身边时悄悄地给他递了一个感激的眼神。

    “父亲,请允许我再次召集一批军队,我一定要亲手洗刷这次耻辱!”

    “不着急,先派人去对方那里探探情况!一方面我们需要时间想想怎么对付火弩和雷锤,另一方面春耕在即,不适合打仗。”

    与一众封臣商议完毕散会后,马尔茨肯特迎来了一位意想不到的客人西北主教伦纳德。

    这让伯爵十分意外,这位主教先生平日里都窝在教堂里讲经布道,向来不喜欢与他们这些贵族往来,是什么事情让他主动登门造访?

    难道是?伯爵心里冒出一个不好的想法,他连忙唤一名心腹侍卫吩咐:“看好我的那位小朋友,还有我们的公爵大人。”

    看着侍卫离开的背影,伯爵心里安慰了自己几句:没事的,我平日里这么小心翼翼。

    他前往一件小会客室,吩咐仆人将客人领到这里。

    伦纳德随着仆人缓步走进会客室,一眼就看到了已经在里面等候他的马尔茨肯特。

    公爵继承人站起身来说:“欢迎欢迎,您这位主教大人一登门,整个公爵府邸都沐浴在天主的光辉之下了。”

    “伯爵大人说笑了,光明之主的荣光时刻照耀着我们每一个人。”

    伦纳德微微躬身向他行了一礼,面对即将成为西北海湾最大世俗领主的马尔茨肯特,即使是他这个地区主教也不得不谨慎一些。

    两人分宾主落座,伦纳德突然感到有一丝不安。

    虽然对方脸上挂着微笑,会客室里还烧着壁炉,但是伦纳德无论是身体上还是心灵上都刚到一阵阵的凉意。

    尤其是他将目光投于伯爵身上的时候,这种感觉就更加明显了。

    他曾经与眼前之人见过好几次面,但是这次与他近距离接触,却发现了伯爵给人的感觉较之以前大为不同。

    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啊?

    削瘦的脸庞,裁剪得体的胡子,自带一种沉稳、雍容的气质,这些地方与普通的中年贵族没什么不同。

    有一点却让人感到诧异,伯爵的脸色并非是健康之人的红润,而是如同大病之人那般的苍白,但是一双眼睛确实炯炯有神,仿佛能够喷出火焰来,单看那双眼睛,谁都不会怀疑伯爵是一个精力旺盛、充满活力的人。

    如此矛盾的特征出现在同一个人的身上,实在是太奇怪了。

    “主教大人前来造访,是有什么事情吗?”

    伯爵的问话让伦纳德回过神来,“哦,失礼了。”

    他斟酌了一下语言,缓缓说道:“我这次前来打扰伯爵大人,确实是有点事情。”

    “主教大人请讲。”马尔茨肯特仍然是一副和善的口气。

    伦纳德说出了来意:“不知道您能否安排我和公爵大人见一面吗?”

    “哦?”

    马尔茨肯特伯爵眯起了眼。11

    bq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