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章 大婚之日1


本站公告

    两人的谈话虽说声音小,可是背后商潜菲那可是听得清清楚楚,不由的一顿脚,有些气呼呼道:“你们……你们……”



    坦白的说,现在她心里自己都不知道应该是什么感受,是憧憬?是羞涩?还是有些忐忑。



    嫁给赵远并不是自己的理想,或许只不过自己觉得自己就应该嫁给这样的人才对,都说这人生最先寻觅的就是可以托付终身的良人。



    实际上,有时候也在害怕。



    醉雨阁的情报很多,这些情报自然也就包括了那些的人妻妾之类的,而这些人之间婚姻关系大多数都是那种政治联姻,两人之间基本上不存在什么爱情关系,彼此存在就好像是维系双方家族关系的工具而已,所谓的夫妻感情基本上好像都不存在一般,而当无论那一家族家族衰败的时候,对于女的而言那简直就是灭顶之灾,女方的家族衰败,那么女方在男方家中的地位瞬间就一落千丈,自然也就不受待见,而男方家族衰败,女方不得不跟着男方一同吃苦受到磨难之类的,原来的女方家也回不去,所谓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



    看得多,商潜菲自己心里实际上多少也有些害怕,要知道醉雨阁在江湖上地位非同一般,更何况醉雨阁那可是掌握着一个庞大的情报机构,这江湖之中无论谁都想染指。而现在要做到这一点,那么还是通过联姻。



    自己未来丈夫会不会是一个根本就不喜欢自己,就是为了得到醉雨阁的支持才和自己在一起的的?



    随着长大,商潜菲对于自己未来的日子有些期盼也有了一些恐惧。



    不过这份恐惧随着她看到赵远的情报而多多少少有了一些改变。



    不像那些豪门之类,这个叫杨开的人情报实际上非常有限,完全就好像前半生不存在,突然蹦出来一样,关键是如此一个不让人注意的小人物居然让柳家大小姐,还有阴月宗的圣女都对他倾心。



    看得越多,自然也就越好奇,也很想见见此人,可一个大姑娘家总不能自己跑去见别人吧?正在商潜菲为难的时候,段水全出现解决了这个问题。



    现在师父要把自己嫁给赵远,这……



    商潜菲不由的双手捧着自己脸,脸有些发烫。



    而他们在商议的时候,方公子也急急忙忙跑了回去,把事情详细的告诉了自己爷爷和父亲。



    “难怪阁主那个老东西百般推辞,甚至用逐出师门这种法子,看样子这目的就是不想把商潜菲嫁入我们方家。”



    方公子气呼呼的说道,坦白的说他现在多少有些不明白,加入自己方家那好歹也是方家的大少奶奶,可嫁给赵远那可是给别人当妾,难道这方家的大少奶奶还不如别人家中的妾吗?



    想到此,方公子就是一肚子火。



    方老爷子也沉着脸,这点他岂能不知?自己刚来说为了自己孙儿提亲,这边就说要把商潜菲逐出师门,这世上哪里有如此巧的事情?既然没有如此巧,那么定然就是事先安排好的,目的也就是一目了然,就是不想让商潜菲嫁给自己孙儿。



    中年人也在旁边道:“这醉雨阁有些欺人太甚。”



    方老爷子脸色一沉,道:“住嘴!”



    中年人和方公子两人立刻就闭上了嘴,对于这方老爷子,他们从心里那都是感到惧怕。



    方老爷子端起自己的茶杯,脸色显得有几分阴沉,道:“你们所说的,老夫岂能不知?”



    说着,看向了方公子,道:“方家也是把你宠坏了,平日胡作非为也就罢了,功夫也不好好练,现在你是论人品不及别人,论功夫也不及别人,比说是商潜菲这等心高气傲的的姑娘,即便是其他稍微有点地位的姑娘家那都瞧不起你,这能怪谁?”



    方公子脸憋得通红,却不敢有丝毫的反驳。



    骂完了方公子,方老爷子又看向了自己的儿子,道:“子不教父之过,你这当父亲,平时就由着自己儿子乱来,丝毫不管教,如此下去,我方家的基业岂不是要断送在你们的手中,等老夫百年之后,又如何下去面见历代祖宗?”



    说到这里,方老爷子把茶杯放在桌子上,道:“收拾东西,下午就离开这里。”



    方公子急道:“爷爷,我们下午就要走,那商姑娘?”



    方老爷子道:“别惦记什么商姑娘,无论是她自己也好,还是阁主也好,都不愿意她嫁给你。我们也别再这里丢人现眼,我方家算不上什么豪门,可至少还是有头有脸,别人不愿意赖在这里,是想让其他人都看我们的笑话吗?”



    方老爷子心里虽说有些心有不甘,然而他自己怎么也算是旁观者,心里也非常清楚现在所面临的情况,关键是现在又不能和醉雨阁翻脸,既然如此,那么也就不赖在这里。



    再说了,即便方家很想和醉雨阁联姻,可这联姻好歹也是建立在彼此愿意的基础上,现在无论是阁主也好,还是商潜菲也好,都没这个意愿,这商潜菲现在已经倾心铁血门杨开,而对于阁主而言,铁血门现在势力庞大,和铁血门合作当然胜过和方家合作,现在的方家和铁血门完全就没有什么可比性。若是方家,同样也会做出如此的选择。



    方公子和自己的父亲完全就不能反驳,只能老老实实的答应,下午的时候,这方老爷子就告别了阁主,一家人启程离开了醉雨阁,阁主更是亲自把他们送到了门口。



    看着方家一行人离开,二师兄笑道:“师父,这下不用把师妹逐出师门了吧?”



    方老爷子道:“那不过是为了演戏给方家看而已,现在这方家心知肚明,所以这才主动离开,既然如此,何必继续演戏?嗯……杨开哪里暂时还不能告诉他,要是被人知道我们居然用这种方法目的就是把你师妹嫁给他,若是传出去,岂不是掉了我们醉雨阁的身价?在说了,你师妹要美貌有美貌,要功夫有终于,只要她谁句话,那些前来提亲的人可以把西湖都给填满了,还愁嫁不出去?”



    二师兄想了想,道:“还是师父说得对,那就按照师父所说的,先不把真相告诉这杨开,等他把这四师妹给娶了,如何?”



    阁主点头笑道:“这是个好主意,哎……好在这女婿还不错,否者的话,居然用这种方法,怎么感觉都好像在骗婚一样。”



    二师兄笑道:“骗婚?这种骗婚杨开那小子还不高兴死!就希望杨开那小子从此之后能好好待小师妹。”



    阁主道:“加起你师妹现在这杨开那可都有四位夫人,这舌头和牙齿还打架呢,只希望以后这几位都能和平相处最好。”



    这话说得好,清官难断家务事,阁主自己心里也清楚,要如何处理彼此之间的关系,还得靠商潜菲自己,这家中即便没有妻妾之分,也没有大小之分,可毕竟也有一个先来后到,而且最主要一点,那就是谦让,要是非要如皇宫后宫一般,那么这家中从此以后可就家无宁日。



    二师兄笑道:“这点师父完全没必要担心,小师妹那么聪明,而且杨开现在娶的那几位也都不是笨人,他们应该知道如何相处才对,我现在在想,是不是让人先准备准备,既然这小师妹现在有意杨开,你新收的徒儿本来就是杨开的未婚妻,这下干脆现在这边一并把这婚事给办了,然后他们回苏州,在另外办一次婚事,另外,我们也还得准备嫁妆吧。”



    阁主想了先,道:“恩,这话言之有理,必须得先准备准备,好歹也是我们醉雨阁,可不能让江湖之上的那些人看不起。”



    …………



    赵远显然不知道这阁主和二师兄策划的那些事情,当天晚上,阁主让人把他请来,这房间里面也仅仅只有他们两人而已。



    “我听老二都说了。”



    阁主直奔主题,也没拐弯抹角,“你现在可想清楚了?到底如此对我四徒儿。”



    赵远一拱手,道:“全凭阁主吩咐!”



    阁主脸色一沉,道:“什么叫做全凭我吩咐,这得看你到底有什么想法,我徒儿触犯门规,那是因你而起,老夫虽说不愿惩处她,可这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你铁血门在江湖上也是鼎鼎有名,能如现在这样井井有条,那自然清楚这规矩的重要性。”



    赵远道:“晚辈明白。”



    阁主道:“明白最好,虽说老夫不愿惩罚她,可我醉雨阁门规不许!但她毕竟是我徒儿,老夫自然不能看她从此流落江湖,过着颠沛流离的日子,而且此时若是传出去,对她的名声也是一个很大的影响,你这考虑也考虑了一下去,总得给个答案吧。”



    赵远的确考虑了很久,不过却还是有些难以拿下决定,便道:“晚辈的意思就是请商姑娘去铁血门。”



    阁主老脸上一沉,道:“铁血门长住?你知道这姓方的前来提亲之事吧?”



    赵远道:“晚辈知道。”



    阁主道:“原本我徒儿被逐出师门,现在这方家有上门前来提亲,这最好的办法实际上就是把她嫁给方家,这样她便有了安身之处,可是,现在她是因为你原因才触犯了门规,很多人的眼里那便是你和她之间是不是有什么关系。”



    赵远连忙道:“我和商姑娘之间并没有什么。”



    阁主道:“江湖上那些人可信?那些和醉雨阁有过节之人,此刻他们怎么可能会放过如此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要不了多久,这流言蜚语那便是漫天飞,若我徒儿嫁入了方家,你让她如何在方家立足?”



    说着,阁主啪的一下狠狠的一拍桌子,狠狠的盯着赵远,道:“老夫问题,你让她以后如何在方家立足?”



    赵远心一紧,阁主问过的话实际上和二师兄所问的话都是大同小异,然而所问的确也都是事实。



    厉声问过之后,见赵远没有回答,阁主这才接着道:“所以这方家的提亲也没有答应,老夫不能把我徒儿推向火坑之中。想来想去,现在也只能有一个办法。”



    赵远道:“不知道阁主有什么办法。”



    阁主道:“老夫打算现在醉雨阁办一场婚礼,这新郎就是你,至于这新娘,一个便是老夫的五徒儿,另外一个便是老夫那四徒儿。”



    赵远一惊,道:“什么?这……”



    阁主道:“什么这和那的,难道你还不满意?老夫那徒儿要功夫又功夫,要身段有身段,要容貌有容貌,那点逊色你家里的另外两位夫人?在老夫眼里,她就是老夫的亲身女儿一样,随便一呼,豪门大家,那都是大少奶奶的份,现在嫁到你铁血门,也就是个四夫人,若非老夫担心那些流言蜚语对她不利,你觉得老夫会愿意让她嫁给你?你小子捡了便宜也就偷着乐吧,别还在那里这啊那的。另外老夫会派人连夜赶去苏州,我醉雨阁嫁人,那同样得热热闹闹的。”



    赵远可没想到这阁主如此就把婚姻大事给定了,道:“阁主厚爱晚辈感激不尽,可这实在有些委屈了商姑娘。”



    整个阁主所言,以醉雨阁在江湖上的地位,若是商潜菲想要嫁人的话,前来提亲那可是要挤破这醉雨阁的大门,而无论哪一家娶回去,那定然都是如菩萨一般供养,而现在若是嫁给了自己,那回去可就是四夫人,按照一般的人眼中看来,所谓三妻四妾,她就是妾了一般,的确有些委屈了她。



    阁主道:“一般俗人的看法你们也不需要在意,只需要你回去好好对待她便可,老夫这一生收了两个女徒儿,这两个徒儿都交给你了,要是你对她们不好,管你铁血门有多大,也不管你杨开多有地位和势力,老夫都亲自登门,来问你一个清清楚楚。你可知道了?”



    事到如今,赵远还有什么可说了,立刻道:‘晚辈知晓了,还请前辈放心!’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