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九章:寻药


本站公告

    采石场边的树林里,几名迷雾海民成了顾七剑下的亡魂。



    顾七,则赚了一顿食物。



    而此时,火山岛东面草药田旁,艾莎和暗杀者们也都行动了起来。



    这草药田的看守并不多,十名暗杀者应付起来绰绰有余。



    而且,这海岛东面相对偏僻,即便是放开手脚来干,也不至于立马惊动迷雾海民的大部队。



    更何况,暗杀者的手段,向来不是明刀明枪。



    月色之下戏罗必和暗爪刺客,悄无声息的四散开来。



    在细查了草药田四下之后,确定看守这里的迷雾海民都集中在田边的茅屋和哨塔。



    四散开的暗杀者,才无声无息的聚集过去。



    夜色下,这些精通暗杀之术的武者,如幽灵一般,潜伏到了那些迷雾海民聚集之处。



    暗杀者有暗杀者的默契,片刻之后这些幽灵同时动了手。



    迷雾海民们根本没有料到,周遭会有杀机潜伏。



    这些突然冒出来的暗杀者,更是让他们猝不及防。



    而这些精于一击毙命的杀手,也没有给他们反应的时间。



    一瞬间,驻守在这里的迷雾海民,连拿起兵器的机会都没有,便成了死人。



    击杀得手,暗杀者们却没有松懈。



    戏罗必和暗爪刺客,再次闪身隐没到了四周的阴影之中。



    他们并不确定,这里驻守的海匪就只有这些人。



    再次的潜伏,就是为了策应生变。



    暗杀者再次隐没到暗处,艾莎却领着巨汉帕博从树丛中走了出来。



    “跟我去搬货。”



    艾莎,看了看四周,对身后的巨汉说到。



    “好的老大。”



    帕博憨憨的回答到。



    两人大摇大摆的走到了那长满醒脑药原料的药田旁。



    现在此处,除了那些收割药材,装车往山上运的被摄魂者,暂时没有其他海匪。



    艾莎很清楚,这些被摄魂之人,不会做指令之外的事。



    即便,是发现有人入侵,他们也不会有任何反应。



    所以,这女千人长走得从容。



    在那草药田边,艾莎蹲下身子,细看田中的草药。



    这田中的醒脑药原料,长势不错,嫩绿挺拔。



    可艾莎在细看了之后,却皱起了眉。



    “还是幼苗?”



    艾莎低声自言自语了一句。



    “老大,要搬什么?”



    一旁的帕博问到。



    “进屋看看!”



    艾莎,对帕博说到。



    “喔,好。”



    帕博十分的听话,转身便推开了自己身后的房门。



    这间茅屋并不是很大,在帕博巨大的身躯面前,更显得狭小。



    屋中,只有桌椅板凳,木板床和被褥。



    另外,就是刚刚才毙命于暗杀者手下的迷雾海民。



    帕博一眼看完屋子,挠了挠头。



    “老大,我们到底要搬什么啊?”



    帕博虽然心智不全,但也不至于什么都不知道。



    他也知道,这屋里的东西也没有什么值得搬的。



    “别堵着门。”



    艾莎,没好气的对帕博说到。



    那巨汉老老实实的把门让了出来。



    艾莎探头来看,眉头皱得更紧了一些。



    她原本以为,这些屋子应该都是囤放草药的仓库,可这屋里哪有草药的影子。



    “去看看其他屋,有没有收割好的草药。”



    艾莎对帕博说到。



    巨汉点了点头,转身便去看其他茅屋去了。



    艾莎自己也掉头去查看另一间屋子。



    还是一样。



    这女千人长看了两间茅屋,里面不是桌椅床铺就是堆放的杂物,没有任何的草药。



    “老大,没有草药。”



    帕博,也看完了其他的屋子,回来说到。



    “奇怪!”



    艾莎自言自语了一句,伸手在空中打了个响指。



    响指过后,一道影子从她身后的阴影之中无声无息的出现。



    来者,正是最早发现这草药田的暗杀者。



    “这附近,就没有其他仓库之类的地方了吗?”



    艾莎,转头问那从阴影中出现的暗杀者。



    “这山脚下,除了这几间屋子,就再无其他了。”



    暗杀者,回答到。



    “怪了怪了。”



    “按照这里的气候,醒脑药成熟得应该非常的快。”



    “这田里的药材还是嫩苗,之前应该有收割过。”



    “收割的药材没有囤放在这里,难道是运到了那水寨中?”



    艾莎,一边想,一边说到。



    “先前探得急,山上我没顾得上。”



    “这些人正往山上运药材。”



    “那些药材,会不会都囤在上面?”



    暗杀者指了指正往山上运药材的被摄魂之人说到。



    “他们运的,是摄魂药的原料。”



    “利用火山扩散摄魂药,是这个岛的防御手段之一。”



    “而且摄魂药,并不需要太过复杂的加工,就能使用。”



    “将其囤放在火山口,那也说得过去。”



    “可醒脑药需要多道工序调配,得有特定的制作场所。”



    “而且,也没有必要将解药放置在火山口。”



    艾莎,自顾自的说到。



    为了防御,将摄魂药放置在火山口,确实是方便。



    可,将解药放置在火山口,万一出了岔子,有可能就会解开岛上所有奴隶的摄魂术。



    这样做,确实没有必要。



    照这样想,醒脑药的材料,被运去水寨的可能性确实很大。



    “保险起见,还是到山上看看。”



    “去两个人先探路。”



    艾莎想了想之后,接着说到。



    如果醒脑药的原料,真的被运到了水寨。



    那,此时也是无能为力。



    不过,也不能完全排除山顶有囤药的可能。



    即便没有,毁掉火山口的摄魂药储备,对撤离也有好处。



    若是在舰队脱身之时,又遇到摄魂雾,那就是白忙活了。



    艾莎说罢,三四名暗杀者,从阴影之中疾步而出,顺着上山的路边寻了上去。



    剩下之人,随后也跟了上去。



    上山的路蜿蜒,但守卫却不多。



    仅有的那几个负责看守的迷雾海民,却也死在了探路的暗杀者手里。



    越靠近山顶火山口,空气中的硫磺味就越重。



    “臭鸡蛋的味道。”



    帕博,捂着鼻子抱怨到。



    “别出声。”



    艾莎,立马制止了说话的帕博。



    因为,她发现探路的几名暗杀者,正掩身在前方的石后。



    那几名暗杀者,见艾莎几人跟了上来,对她们做了禁声隐蔽的手势。



    几人照做,将身子掩藏在乱石之后,慢慢的朝那几名探路的暗杀者靠近。



    到了那几名暗杀者身旁,艾莎探头向上看去,却见到了一副热闹的景象......



    ......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