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四章 离道场


本站公告

    对于有人要主动挨锤的这个想法,莫河最终还是没有答应,原因非常的简单,莫河害怕自己收不住手。

    处在还真阶段,要是一般的玄仙也就罢了,可莫河所掌握的手段之中,可是有那种能够一击必杀,就连真灵都留不下来的手段。

    要是真打起来,自己一时上火,控制不住自己,施展出了星光神水,那么玩笑就开大了,到时候哪怕有个理由,莫河也无法为自己开脱,就连他自己估计也会后悔。

    为了避免出现这种可能连自己都会后悔的结果,莫河就只能再一次拒绝了这位石道友的邀战。

    在莫河再一次拒绝了对方之后,接下来的几天时间,莫河发现这位石道友,似乎是没有继续向自己邀战的兴趣,甚至是连和自己说话的兴趣都没有了,在接下来的几天之中,对方根本没有和自己说过一句话。

    这种结果莫河也没有在意,他所受到的唯一影响,就是没有办法再经常向对方询问一下自己的状态,以便于自我警醒。

    新的道场的完善,在经过了对方的提醒之后,莫河就没有在这上面多花时间,刻意的忍住了自己和这方面有关的**。

    这段时间,莫河又重新恢复了自己的修炼,只是他忍住了继续研究提升自己对敌手段的想法,以避免自己把这个新的道场又给毁掉,最重要的是把自己也给玩死。

    不能继续提升自己的手段,莫河每天修炼的内容,除了提高自己本身的修为外,就是继续细细的领悟天地规则和道韵,这对现在的他来说,是非常具有优势的。

    在融合天地法相的过程中,莫河对于天地规则的运转,以及自己所修之道的道韵,感应的都非常的清晰,主修之道,莫河感觉都不需要自己继续加深领悟,所以他把主要的精力,放到了自己所辅修的道上。

    莫河现在很庆幸自己当初的预感,在自己能够察觉天地规则运转的时候,没有选择领悟太多的道,而是只辅修了星辰之道、风之道和空间之道。

    如果他当时贪得无厌,领悟了许多其他的道的话,那他目前在融合天地法相的过程中,所遇到的困难绝对是现在的数倍。

    对于自己辅修的道,莫河先将主要的精力集中在了空间之道上。

    对于空间之道的领悟,莫河主要是在炼制阵图的时候去刻意学习的,当然,哪怕不学习阵图,莫河可能也会学习空间之道,因为这几乎是每一个金仙境界的强者,都会学习掌握的东西。

    莫河迄今为止遇到的金仙强者,除了他们强大的实力之外,给莫河留下深刻印象的,还有他们通过空间手段,在天地之间来去自如的景象。

    对于金仙强者所具备的空间手段,莫河一直感到颇为佩服,同时也很想拥有这样的手段,那样的话,他要去什么地方,就会变得非常的方便,莫河现在参悟空间之道,就是想提早学会这种手段。

    每一位金仙境界的强者,各自所走的道路肯定是不同的,绝对有一些金仙强者,他们所走的道路之中,完全没有涉及到空间之道,可偏偏他们能够在空间之中来去自如,这就说明这种来去自如的空间手段,其实并不是很困难,哪怕没有修行空间之道的金仙,也能够轻易的掌握。

    莫河觉得,这种空间手段,其根本可能在于天地规则,所以几乎所有的金仙强者,才都能够掌握这样的手段。

    沉下心来,莫河开始继续参悟空间之道,同时也在学习如何通过天地规则的运转,让自己能够达到金仙强者那种能够自由来去的空间手段。

    处在还真阶段有一个好处,那就是想法特别多,胆子也特别的大,加上天地法相的融合,对于天地规则的洞察非常的清晰,莫河在真正的参悟起这种手段之后,很快就有了进展。

    而他的这些进展,都被在他到场之中的那位石道友看在眼中。

    自从再一次向莫河邀战被拒绝后,他没有继续和莫河接触,两人同在一个道场之中,但却完全不打交道,不过,莫河的一举一动,却全都被他看在眼中,尤其是莫河是研究金仙强者那种能够任意来去的空间手段之后。

    刚开始的时候,他发现莫河只是在参悟空间之道,除了洞悉天地间空间规则的运转之外,就是领悟空间之道的道韵。

    后来又过了几天,他发现莫河开始做一些尝试了,他将一些树叶石子,通过空间手段传送到另外一个地方,这样的手段也是不足为奇,哪怕是没领悟空间之道的他,做起来也是轻而易举的。

    接下来又过了几天,这位石道友发现,莫河开始不断的在自己的身边打开空间门户,所用的手段是通冥术,这就让他一下的警惕起来,生怕莫河通过通冥术,突然间前往了冥土,那他来这里就有些失职了。

    幸好,莫河并没有这样子,他只是打开了通往冥土的通道,并没有进入其中。

    在施展了通冥术之后,又是几天时间,他发现莫河仍然在不断的打开一道道空间门户,不过这一次,已经不再是施展通冥术了,而是犹如那些金仙强者一般,打开一道空间裂缝,瞬间就可以去很远的地方。

    莫河的身影就在他的目光之下,进入了一道空间裂缝之中,又在他心中刚升起一丝焦急的时候,突然间又打开了一道空间裂缝回来。

    “他成功了,在修为达到金仙境界之前,他竟然掌握了这种手段!”看着快速往返了一番的莫河,这位仙庭来的石道友,心里第一次感到震动。

    之前他向莫河几次邀战被拒绝,心中虽然没有看轻莫河,可对于莫河战力的评价,还是不可避免的降低了一些,但这几天时间,亲眼见识了莫河的这一番作为之后,他对于莫河的实力和天赋,都有了一丝认知。

    凭着这一次认知,他觉得自己可能真的不是莫河的对手,但他原本已经淡了的一丝想和莫河交手的战意,却再次变得强烈起来。

    他从来就不是那种同阶无敌的仙人,但他却是那种从不畏惧失败的仙人,失败对他来说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没有挑战的勇气。

    正当他准备再次向莫河邀战的时候,却突然感觉到,刚回到道场之中不久的莫河,整个人身上的气息,猛然之间变得狂暴起来,充满了攻击性,脸色也变得非常的难看。

    他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这个时候,却立刻来到了莫河的身边,结果还不等他开口,就听到莫河说道。

    “石道友,我的弟子有难,我现在要去救他,得去一趟星空之中,你可以先回仙庭去!”

    莫河再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之中蕴含着隐藏不住的怒意,但是他的理智还是绷紧了一根弦,让他没有彻底的陷入暴怒的状态。

    “你的弟子有难?莫道友,谨守心神,不要让道心失守!”在莫河身旁的这位石道友闻言,他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莫河受到的影响又深了一些,很可能陷入到了回忆或者幻觉之中,否则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他这几天一直和莫河待在一起,也就刚才一瞬,莫河突然间离开了自己的视线,但也就只是一瞬间而已。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莫河要如何知道,他的弟子有难,又如何能够知道,他的弟子在星空之中?

    莫河现在可没有时间向他解释这些,况且他说的话也说不太清楚,他知道无忧有难,当然是因为他的那种玄之又玄的感觉。

    就在刚才,莫河通过自己那种玄之又玄的感觉,清晰的得到的反馈的信息,让他知道无忧有难,甚至也知道,无忧就在星空中。

    没办法跟这位石道友解释,莫河索性也不打算向他解释,直接就准备离开,可这时候,对方如何能够让莫河离开,他来这里的目的,就是看着莫河的,就是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

    “莫道友清醒一些,不要被幻想或者回忆冲昏了头脑!”这位石道友直接大声的喊道。

    他的声音宛若是惊雷炸响,其中带着一股能够震慑心灵的力量,企图用这样的方式来惊醒莫河。

    可他这样的方式,对于莫河来说根本没有多大的用处,只是让莫河怒火稍微清醒了一点,但他还是准备立刻去救无忧。

    挥手打开一道空间裂缝,莫河想要窜入其中的时候,那位石道友身上直接蒙上了一层土黄色的光芒,整个人如同一座山峰一般,挡在了莫河的面前,试图要拦住莫河的去路。

    莫河脚步不停,身上也同时亮起了一层青蓝色的光芒,然后直接向着对方撞了过去。

    两人的肩膀撞在了一起,周围的空间在这一瞬间也晃动了一下,结果那位石道友,只觉得在一瞬间,自己好像成了大海之中的一座孤峰,被茫茫的海浪拍打着,突然有一道惊天大浪袭来,直接就将他淹没了,并且将他整个人推向了远方。

    他的身躯在一瞬间,直接就被莫河撞飞了出去,向着侧面倒飞了数十米,这才停了下来,而此时的莫河,已经进入了空间裂缝之中,身形消失不见了。

    “糟了!”看着消失不见的莫河,他的脸色立即变得非常难看,然后立刻从身上拿出了一件东西,开始联系起仙庭那边。

    他知道这件事情自己办砸了,在莫河没有出事之前,他必须告诉仙庭的高手这个消息,让他们把莫河带回来。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