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章 魔王的仁慈


本站公告

    app2();

    从俄罗斯铁锤酒馆离开,回到霍格沃茨时,已经是傍晚了。

    “又要开学了吗?时间过得可真快啊。”

    艾琳娜坐在拉文克劳休息室外的露台边上,看着下方城堡大道上不断涌入的“小蚂蚁”们,回想着假期这些天来的纷杂布局,微微叹了一口气。

    “唉,万恶的资本主义……”

    倘若说是半年之前,她有机会参与苏联解体的资本盛宴,她或许会直接选择与欧美国家一样的手段,哄抬物价、做空卢布、摧毁市场机制……在规则范围之内,资本所能牟取的利益终归是有限的,只有彻底摧毁市场,才能获取过去、现在、未来近乎无限的收益。

    但如今进入了霍格沃茨,她就不得不站在另一个角度来考虑问题,这不仅仅只是需要顾及到巫师们与魔法界的利益,也有魔法的神奇力量所能带来的新选项。

    至少在此时的艾琳娜眼前,未来在这一年的冬至分成了两条互相纠缠却又截然不同的两条道路,其中一条的结局已经写下,联盟瓦解,星条旗在熊尸上起舞,数十亿人将面临接近十年的饥荒,人类最璀璨的知识有一半永远地埋葬在了莫斯科的雪花之下。

    而另一条路,则通向未知的新世界,魔法的力量会庇护来自红色的余晖,钢铁王座翱翔在天际,历史的进程从此刻开始改变,不过未来也将笼罩上一层她再也看不穿的迷雾,这也是她此前最犹豫的一点。

    从尼古拉耶夫造船厂回来以后,艾琳娜一直在想,或许她不用太看重于对于历史事件的先知先觉——人心永远会变,太过于依赖这方面反而有可能会栽个大跟头。

    哪怕是信念坚定的马卡洛夫先生,在几次“存档”之中,也曾出现过动摇、暴怒、痛哭等情绪失控的情况,艾琳娜可不认为自己脑海中的那些“小说情节”还会如期上演。

    要知道,魔法石的情节差不多已经被她的小翅膀扇得再也回不来了,而密室的剧情眼看着也不大可能重演了,与其祈祷世界的收束力,还不如主动把未来攥紧在自己手中。

    咕咕咕——

    艾琳娜看着远处的天空,伸出手接住从天而降的储备粮,仿佛托住了整个世界。

    而我,艾琳娜·卡斯兰娜,就是……

    “艾琳娜,猜猜我是谁?”

    就在这时,一双肉乎乎的小手猛地从身后捂住她的双眼,两团虚假的人心撞击在白毛团子的背上,差点把她从城堡向外延展的露台上直接撞下去,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

    “额,汉娜,吓我一跳……你、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好不容易酝酿出来的气氛一下子被打散,艾琳娜随手将储备粮塞进胸口,一边掰开捂在眼前的双手,一边惊喜地转过身朝后面看去。

    除了汉娜·艾博之外,赫敏·格兰杰、卢娜·洛夫古德也都在。

    三张兴奋的小脸都有些红扑扑的,女孩子们孱弱的身子在宽大的巫师袍下微微颤抖,显然三人刚从城堡外面的风雪天气回来,就直接扑向了这里。

    “卢娜告诉我的,她感觉你可能在这里等我们……好久不见,小储备粮。”

    汉娜嘿嘿一笑,伸出手熟练地在艾琳娜胸口的那个小脑袋上揉了揉,随口回答道。

    而在汉娜身后一点,气喘吁吁的赫敏瞥了一眼刚才露台上跳下来的白毛团子,眼里浮现出一抹震惊,视线不可置信地在浅笑着的卢娜和艾琳娜之间徘徊。

    “太神奇了,卢娜你怎么知道的,一定是偷偷写信了对吧!”

    “那个,我只是猜的……我觉得艾琳娜应该在露台。”

    “那也太巧合了吧?霍格沃茨城堡那么大,你应该是平时有跟艾琳娜在这里玩过,再加上这里是最适合观察城堡大道的方位,所以……”

    “格兰杰,你总是想太复杂了,其实我真的只是猜的……”

    艾琳娜看着满脸不甘的赫敏,又看了看小声反驳的卢娜,笑着说道:

    “好啦。别争了,走,我们回格兰芬多休息室——我带你们去看哈利新得到的宝贝!还有韦斯莱那几个男生,他们这些天联手下棋,可把我欺负坏了,我需要帮手!”

    其实格林德沃和邓布利多都不懂,从始至终,艾琳娜就没有都多么庞大的野心。

    她所希望的,只不过是能自由自在地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以及有能力让自己在乎的人能不受到伤害,以及更加幸福……只不过,这个人数如今变得越来越多了起来。

    倘若最强大的那个人会被人冠以魔王的称号,那么艾琳娜其实并不介意戴上这顶冠冕。

    因为正如格林德沃所说的那样,守护,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

    ……

    乌克兰,位于基辅的一家巫师旅馆。

    已经换上了一身非魔法界服饰的库尔特·麦尔将一摞文件推到了“天命临时安全顾问”吉德罗·洛哈特的面前,语气不善地说道

    “这就是你的第一份工作,也是目前唯一的责任,只要完成它你就自由了。”

    “仅仅只是这样?帮忙维护一场大型的麻瓜工业的保密工作?”

    吉德罗·洛哈特大致翻了翻面前的文件,略微有些诧异的说道,“其实你们不用那么谨慎的,如果只是这个,我们之前完全不用通过那种方式……”

    “哼,继续往下看。”

    库尔特冷哼了一声,脸上浮现一抹不甘心和威胁神情。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不过小姐执意要让你担任本次活动的首席安全顾问,换句话来说,你将可以调动包括我在内的三十名巫师进行魔法防护工作——唯一的条件是,绝对不能泄密,所有的声音、影像、记忆,都只能留在那个船台之中。”

    “等等?我,总负责?而且还有三十名巫师?!”

    洛哈特微微一愣,有些夸张地指了指自己。

    男巫赶紧低下头看了看手中的那份文件,

    预计耗时三个月到半年,全计划金加隆预计额度一千两百万,常驻巫师三十人,紧急情况下可抽调全乌克兰境内所有天命职员,当生命受到威胁时,允许使用包括阿瓦达索命咒、夺魂咒在内的大部分单体对人魔咒……

    咕噜……

    洛哈特旋即环视了一圈围在房间里,那十来名目光不善地盯着自己的中老年巫师们,帅气的金发男巫紧张地咽了咽口水,露出一抹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

    “那个,是不是哪里弄错了什么,我除了遗忘咒稍微有点点天赋外其实……”

    倘若说最开始他还在庆幸不是遇到什么寻仇的对象的话,洛哈特内心已经充满了不安,在当今魔法界能够随意调动数十名精锐巫师的势力,而且还不是魔法部。

    在他的印象里,哪怕是当年的神秘人手下的食死徒,也需要倾巢而出才行。

    这些人到底是何方……

    “放心吧,没有弄错,既然我孙女说您可以,那么您就一定可以。”

    就在这时,一个苍老嘶哑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吉德罗·洛哈特抬起头,看见一名穿着考究的老绅士推开门缓缓走了进来。

    “倘若你没有达到我们想要的效果,那一定是你刻意捣鬼或者怠慢。至于后果,那一定是我们双方都不愿意看到的……当然,我们也不是不讲道理的那种恶棍和地痞流氓。”

    老人抽出一根布满结痂的古怪魔杖,微笑着看向惶惶不安的洛哈特。

    “遵循魔法界古老的传统,你可以通过一对一巫师决斗的方式,来直接结束这份合约——只要你能在决斗中战胜我,那么这一切都可以一笔勾销。”

    “决斗?”吉德罗·洛哈特定了定神,下意识询问道。

    “没错,看来不用我解释太多了。”老人咧开嘴笑了笑,露出一抹格外怀念的神情,“亲爱的洛哈特先生,考虑到特殊时期,我可以给您一天的时间来挑选一名决斗助手。”(点击查看注释)

    嗯?还能挑选一名助手?!

    吉德罗·洛哈特眼里闪过一丝迟疑,开始在脑海里思索起来自己认识的强大巫师,作为一名魔法界不大不小的名人,反黑魔法联盟荣誉会员,他还是认识不少厉害的角色。

    只不过,面对这位不知名的神秘老巫师,都不一定有全胜的把握。

    “既然这样的话……”

    稍微犹豫了几秒,吉德罗·洛哈特咬了咬牙,抬起头看着面前那位饶有兴致地开始翻看起他面前那堆“雇用合同”的神秘组织头头,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那么我选择邓布利多!阿不思·邓布利多,你肯定知道吧?没错,多年以来,他其实一直是我的笔友,我选择他作为我的助手也是情理之中的!”

    “嗯?阿不思?”

    老巫师满脸古怪地重复了一句,挑了挑眉,一脸戏谑地看着洛哈特摇了摇头。

    “非常抱歉,我猜可能不行。”

    “果然,我就知道。什么巫师决斗,只不过是猫捉老鼠的恶劣游戏而已。”

    吉德罗·洛哈特脸上浮现出一抹凄凉,他早该明白,对方根本不会给他接触到邓布利多的机会,这种低级漏洞怎么可能出现在这种神秘而庞大的魔法组织之中。

    “不不不,我想你误会了,我并不是打算毁约。”

    老巫师竖起手指摇了摇,神色温和地说道,“只不过按照惯例,同一个人是不可能同时担任决斗双方的助手的,阿不思已经是我的决斗助手的,所以你可能需要另外找一人。”

    “况且,据我所知,他似乎也并没有您这样的一位笔友……的吧?”

    老人眼里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轻声说道。

    app2();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