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一章 静默期与警告


本站公告

    基辅,巫师旅馆。

    四周的窗户已经被黑色幕布遮掩,没有任何光亮能够透进来。

    吉德罗·洛哈特面对那名自称奥托·阿波卡利斯的老巫师,静静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在他身前漂浮着两张展开的羊皮纸——签署着花体名字的决斗书,以及一份雇佣合同。

    而在两人身侧,环绕着数十名神色不一的中年巫师,每个人眼里都闪烁着期待的神情。

    作为当今魔法界已知的在一对一的公开对决中,只输过一场的决斗大师,盖勒特·格林德沃的魔法造诣已经上升到了一种艺术。

    毫无疑问,所有人都期待着能再次欣赏一下格林德沃的决斗技巧。

    格林德沃眯起眼睛,手指摩挲着老魔杖上的木痂,慢条斯理地问道。

    “那么,您的决定是?洛哈特先生。”

    “阿波卡利斯先生,要不我……”

    站在格林德沃身旁的库尔特·麦尔皱了皱眉,迈步上前正准备自告奋勇地说点什么。

    “嘘,给我一点时间,也给洛哈特先生一点时间。”

    格林德沃把一个手指压在嘴唇上,示意库尔特保持安静。

    这手势就宛如几十年前的那样,优雅、充满保护性,但又透着不容反驳的强硬专断。库尔特·麦尔对上格林德沃的眼神,嘴唇动了动,顺从地退回到了房间的阴影中。

    格林德沃走到吉德罗·洛哈特的身边,拿起放在男巫手边的文件,仔细翻阅起来。

    “吉德罗·洛哈特,知名作家,梅林爵士团三级勋章获得者,反魔法联盟荣誉会员,冒险经历遍布全球各个角落……啧啧,真是一份让人肃然起敬的履历。”

    “其实,我最喜欢的荣誉是五次荣获《巫师周刊》最迷人微笑奖……”

    洛哈特咽了咽口水,脸上挤出一抹灿烂的笑容,努力让自己的注意力从面前那两张羊皮纸上“阿不思·邓布利多”龙飞凤舞的花体签名上面移开。

    作为从霍格沃茨毕业的巫师,吉德罗·洛哈特自然认识校长的字迹。

    更不用说,在羊皮纸末尾的位置,还加盖了魔法部和霍格沃茨的魔法印章——无论是“雇佣合约”亦或者是“决斗书”,都是经过了魔法部和霍格沃茨双重认证的文书。

    很显然,事情远比他想象中的更加严重。

    没有理会洛哈特声音里的颤抖,格林德沃继续翻看着手件,轻声念道。

    “在您的书中,记载了您和各种各样的魔法生物战斗的过程,只不过根据有关部门的查探,其实这都是从真正经历过这些事的魔法师那搜集过来,并不是您的亲身经历,您只不过是使用了遗忘咒袭击了他们——”

    “我可以解释!这只是个意外!”洛哈特浑身一抖,下意识大声辩驳道。

    “嘘——别紧张,孩子。这还没到最糟糕的部分。”

    格林德沃微微一笑,竖起手指放在唇边,不紧不慢地继续念着。

    “——非法篡改他人记忆,欺骗国际魔法部,冒领梅林爵士团徽章……据说您还打算欺骗阿不思·邓布利多,应聘霍格沃茨的黑魔法防御术课教授?那么估计还得加上一条蓄意教唆未成年巫师,颠覆魔法界未来的罪名……当然,即使没有最后那一条,就凭您之前的所作所为,也足以判处没收全部非法所得、终生监禁乃至于死刑的严重罪名。”

    “说到这里,顺便自我介绍一下,我目前正好就在霍格沃茨临时担任黑魔法防御术课的教授——我可没听邓布利多教授说过,想要解雇我的事情。”

    格林德沃瞥了一眼正准备反驳什么的洛哈特,宛如一只盯住猎物的火龙一样,优雅而缓慢地呼出一口吐息,静静地欣赏着男巫的脸庞从红润到灰败的整个过程。

    “至于证据,我想一滴吐真剂,应该就能得到所有了吧?现在,告诉我你的答案吧。”

    “我同意就是了,同意您提出的所有赎罪处罚!别说了!”

    洛哈特垂头丧气地抓过桌面上的羽毛笔,看也不看地在那一叠文书后面开始签名。

    “噢,这可不是我想要听到的,你看来还没理解我的意思。”

    “您、您到底想要说什么?!”

    “我所想表达的意思其实是……”

    格林德沃环视了一圈周围的巫师们,微微点了点头,轻描淡写地轻声说道。

    “虽然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将由您来统筹尼古拉耶夫船厂的保密工作,但如果说你在这之中企图向外界传递消息,或者可以消极怠工导致信息外泄——我允许所有天命集团的正式巫师,可以在向我们汇报之前,就地铲除叛徒。”

    格林德沃慢慢挥了挥魔杖,一条小纸条飞到了除了吉德罗·洛哈特之外的所有人手中。

    “这是建立在乌克兰的安全屋地址,一旦因为泄密出现危险情况,所有人立刻撤离。”

    “等等、我呢?”

    洛哈特环顾了一下四周,有些忐忑地问道。

    “放心吧,你用不到这个……我们会保护您的。”

    库尔特·麦尔仔细阅读完手中的纸条,将上面的内容默背在心中后,挥了挥魔杖将手中的那张纸条化为灰烬,咧开嘴朝着洛哈特露出洁白的牙齿。

    格林德沃满意地点了点头,语气严肃地说道。

    “很好,那就这样,从现在开始一直到工程结束……我们都需要暂时保持静默了。”

    “嗯?!这一次形式这么严峻么?格、鹅波卡利斯先生。”

    库尔特·麦尔微微一愣,咬了咬舌头,有些好奇地问道。

    “不,只不过……局势有些微妙,反正谨慎一些终归是没有错的。”

    格林德沃目光闪烁了一下,沉声重复了一遍,“记住!从现在开始,除非我亲自过来,否则一旦出现书信往来或者是安全屋里面出现你们的身影,我就会判断为任务失败。”

    按照艾琳娜最坏的推演结果,美国政府可能会与美国魔法国会、美洲妖精联手。

    如果真的发生那样的情况,那么魔法界、非魔法界可能都要变天了——剩余的欧洲巫师必须要在第一时间进行反击,否则等到那些叛徒们联手开始迈向整个世界,那就晚了。

    就算不是最坏的结果,单从如今的种种迹象来看,美国麻瓜、美国魔法国会和美洲古灵阁妖精们也都已经分别盯上了前苏联这一头分崩离析的庞然大物。

    “这是针对这段时间中,大部分意外情况的应对措施,你们有疑惑的时候就看这个。”

    格林德沃从怀件,郑重其事的交到吉德罗·洛哈特的手中

    随后,老人挥了挥手,头也不回地朝着门外走去。

    算一算时间,他离开霍格沃茨的时间已经够久了,再不回去邓布利多就要起疑心了。

    “等等,阿波卡利斯先生,我能询问您一个问题吗?”

    眼看着格林德沃即将离开,吉德罗·洛哈特站起身大声问道。

    “为什么一定是我,我身上有什么特质,值得您和诸位这样重视吗?

    “好问题,其实这也是我所好奇的问题……希望几个月之后,你能给我答案。”

    格林德沃停住脚步,回头看了一眼那名金发男巫,意味深长地说道。

    紧接着,化为一缕黑色的影子,消散在了空气之中。

    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