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八章谈孩子教育


本站公告

    我在古代养媳妇正文卷第四百六十八章谈孩子教育?“可我现在就想赚钱?”薛长锐红着眼睛道,就像一只肥嘟嘟的小兔子惹人稀罕。

    陶定芳站起身,走到薛长锐的身边,用手帕轻轻擦拭了一下他的眼睛,嘴角忍着笑,努力镇定的道:“你别看三妮如今自己能挣钱了,她挣的都是小钱,等你自己学出来,卖出一个雕品比三妮一年挣的银子还多哩!”

    薛知佑看着自己的妻子忽悠儿子,脸皮抖了抖,又看了一眼扭扭捏捏的儿子,即使心里不想承认,也不得不说张家的姑娘反而比大多数男孩子有能力有担当啊!自家的儿子反而被他们两口子养的有些娇气!

    “那是真的吗?”薛长锐瞪大眼睛道

    陶定芳赶紧点头一脸的认真道:“那是必须的,娘岂能骗你,所以以后你要好好学习雕工!”

    薛长锐狠狠的点点头,还攥了攥拳头:“我一定会好好学的!”

    薛知佑趁热打铁的道:“那你下午别出去玩了,把作业完成以后就跟着师傅多学学!”

    薛长锐点点头,这才高兴起来:“那我现在就去学习!”说着站起来就跑了。

    陶定芳这才咯咯咯的笑了出来:“哎,你说三妮这孩子怎么样?”

    薛知佑眯了眯眼:“张家的姑娘可不是那么好娶的,我听说他家大姑娘到现在上门求娶的都快把他家门槛踩破了!”

    陶定芳笑着道:“那也不一定,咱们长锐还小呢,这两孩子如今年龄都小,等长大到了定亲的时候,咱们比别人家近水楼台先得月啊!如今你看三妮,识字打算盘做账,真是样样俱全,这样的姑娘以后成了我们的儿媳,咱们完全可以放心的把家业交到她手里了!”

    “你想的到美,人家张家未必舍得!”薛知佑嘴上虽然这样说着,但心里也开始盘算起来,不得不说就冲着三妮这才八九岁就能管理起来一家店铺,这份能力就让薛知佑心动了!

    陶定芳端起茶水喝了一口,慢悠悠的道:“等他们到了定亲的时候,他们两也算亲梅竹马了,咱们家就长锐这一个孩子,以后家业也是要留给他的,等长锐在考一个秀才回来,这事我看有八成的希望!”

    “你别想的太美好了,如今的张家或许和咱们家不相上下,但三年五年以后,张家未必还是如今的样子,就拿他们家的香皂来说,那可是连顾毛子都看上眼的东西啊!这里头的利润绝对少不了,你在看看张家铺子里卖的牙刷牙膏等物,哪个不是新鲜的东西?这说明什么?说明张家手里不缺新品种,还有张家的人脉,这次咱们家的事多亏了张家给我们传递消息,可是顾毛子还在海上,那么张家又是怎么来的消息?这张家不简单,至少不是我们表面上看的那么简单,你看卖茶叶的巩泰安,如今不也是跟张家关系处的不错?”薛知佑老神在在的道。

    陶定芳沉默下来,她还是相信自家男人眼光的:“这样看来,咱们想和张家结亲的事还真有些悬!”

    薛知佑叹了口气:“这最后还要看咱们儿子了,要是能考上一个举人,咱们家也算改换门庭了!”

    “你别给儿子压力太大,我可就这一个儿子,哪怕他以后没出息,咱们家的家业也足够养他了,我只愿他健健康康的平安一生!”陶定芳瞪了一眼薛知佑道。

    “慈母多败儿,你就惯着他吧!当个米虫过一生,这一辈子不是白来一场,自古男儿志在四方,你不松开手他什么时候才能学会独立行走,他是一个人可不是没有思想的宠物,或许这时候他年龄小一心想着玩,你迁就着他,他是高兴了,但是以后当和他同龄的孩子都各有成就,只有他一个人碌碌无为,那时候儿子会不会怪你,怪你在他年幼无知的时候不知道规劝他上劲学习?当他老了回顾这一生,除了吃喝玩乐竟然没有付出过一点汗水,没有收获一点成就,人生就如纸醉金迷的一场戏,过的浑浑噩噩,你敢说他不后悔?”薛知佑冷哼一声道。

    这话就有些重了,陶定芳愣愣的看着自己的男人,儿子真的会怪自己太溺爱他吗?她不知道,但她作为一个母亲,疼爱自己的孩子难道还有错了?

    “你,你总是歪理多!”嘴上这样说着,但陶定芳还是怕了,怕自己太疼儿子,以后儿子长大真的会怪自己!

    薛知佑知道自己媳妇不是一个糊涂人,他们家只有这一个儿子,媳妇难免疼爱些,但今儿既然说到这了,不妨把话说透一些,相信妻子会明白过来的!不过好在他们儿子还算听话,至少功课一直学的不错!

    薛家为了儿子的教育问题夫妻俩各想着心事,而边家也正在为了科考的儿子抓心挠肺的转来转去。

    “这天这么冷,听说考场都是些木板隔开的小单间,这还不让带碳,这雪都下了一场了,慎儿上次从西北回来这身子骨本来就弱,可别得了风寒!”边氏自从边慎志早上离开以后,一直坐卧不宁,一会儿想这个,一会儿想那个,恨不得自己去替儿子考试。

    “你别急,又不是第一次考!”边政仲拿着书本也有些心思不熟的道。

    “这哪里能一样?前面两次考试可都在夏天,这次可是立冬好几天了,这天一天天冷起来,晚上不烧炕你还不是冷的睡不着觉?”边氏捏着手里的帕子道。

    “你这样除了担心还能干什么,这儿子不一样还在考场里坐着,你与其胡思乱想这些有的没得,不如想着等儿子从考场出来弄些什么给补补身子!”边政仲放下手里的书本道。

    边氏一想也对,也不在房间里瞎转悠了:“那我去问问娘,看看还有什么东西最补人!”说着就往外面快速走去。

    边政仲无奈的摇了摇头,这都是什么事!拿起书本却怎么也看不进去,他相信儿子的能力,不说能中前几名,至少这次考上举人还是没问题的,但也不能说一定会考上,毕竟考场不仅仅靠学识,有些时候也要靠运气的!希望这次考题不要太生僻,但心里又有些担心,毕竟主考官可是杨国公大人的大弟子欧阳铠,那可是探花郎啊,有着真材实料的,听说最不喜欢言辞华丽的文章,希望这次的考题不是歌颂哪个伟人!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微信关注“优读文学”,聊人生,寻知己~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