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四章 大梦惊人


本站公告

    “放过你,当然不可能,你做的好,老夫许你一个累世为奴的机会~!”白猿谷谷主孙岳冷笑道。“你要老子永远做你白猿谷的奴隶?!哼~!真以为你们胜券在握?老子绝不为奴,拼死也要带一个上路~!”听到白猿谷谷主孙岳的话,青蛟冰卫元蛇有些出乎众人意料之外的说道。“这六首青蛇居然还挺有骨气~!那就送你上路~!”赤火老祖侯说道,说罢赤火老祖侯爆身上火光闪现,直接向青蛟冰卫元蛇杀去。赤火老祖本体是火属性的做赤火马猴,和三眼冰猿一样属于九级妖兽,生性最为火爆,攻击力极强,而且天生火焰包身,不息不灭,能融天下至毒之物,正是六首青蛇的克星,六首青蛇属性偏寒,而且蛇毒不弱,却拿赤火老祖没办法。面对赤火老祖侯爆的攻击,青蛟冰卫元蛇的五颗头颅同时摇摆起来,陡然齐齐喷出一口毒气,但是赤火老祖侯爆全然不怕,直接将身上的火力逼出三尺,毫无顾忌的向着青蛟冰卫元蛇杀去。如此场景,让南流月心生疑惑,青蛟冰卫元蛇可不是第一次和白猿谷的修士对战,对于赤火老祖侯爆更是绝对了解,根本不可能这么施展这种明显被克制的道法吧,但是提醒显然来不及了,而且南流月也不知道对方想做什么只是隐隐感觉有些不对。果然,下一刻青蛟冰卫元蛇忽然身体全数缩小,刹那间,有一头凶恶巨兽,陡然化作一条蚯蚓大小,匆忙避过赤火老祖侯爆的凶猛一击后,快捷无比的向着小谷之内游走而去。如此突来的变化,让赤火老祖侯爆有一种一拳打空的感觉,但是显然已经晚了,赤火老祖侯爆被自己的拳力带出一段距离后才堪堪停住,虽然破去了六首青蛇的毒气,但是却被青蛟冰卫元蛇钻了空子,逃入到了小谷之中。这小谷虽然近在眼前,但是上面雾气蒙蒙,正被屠苏的九天雷火阵覆盖,贸然冲入进去定然是雷火加身的危险,青蛟冰卫元蛇冒险进去自然是眼前的四人相加远比九天雷火阵可怕,在九天雷火阵之下,青蛟冰卫元蛇还有一线生机,但是面对白猿谷四人,定然是有死无生,两相权衡之下,青蛟冰卫元蛇自然会选择前者。但是白猿谷的四人却不能这么选,毕竟本来必赢的局面,不可能一起自投罗网,将全部人员都置于险地。“好狡诈~!这种方法都能被其想道~!”赤火老祖侯爆回转身躯不忿的说道。“人在生死攸关之间,爆发的智计和动作都是可怕的,这元蛇的动作虽然有些难以预料,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这是现下最好的办法,虽然我们破开这阵法之后,他逃走的几率也不高,但是总算九死一生,和必死之局比起来,已经好上太多,至少争取到了足够多的喘息时间,来思考应对之法。”三眼老祖袁山农叹息道。“没事,就算走了元蛇也不算什么,屠苏被月小友抓到,胜过十个元蛇,而且元蛇就算走了,有过刚才的思索,想必也不可能在和冰蛟王凌霸天一心,至少也是个面和心不和的局面,那样对我白猿谷还是有利的。”白猿谷谷主孙岳说道。“不错,谷主说的对,而且有了屠苏,撤去这九天雷火阵还难吗?”三眼老祖袁山农看向南流月说道。“老祖可自己问他。”南流月把手一抖,手上的屠苏元婴便想三眼老祖袁山农飞去。三眼老祖袁山农接过屠苏元婴,在元婴之上手指连点,道道金光便将那血红色元婴束缚住,而后三眼老祖袁山农才向南流月说道:“月小子,将你的法器收了吧,我已困住他,收了你的法器,好让此子说话。”南流月微微点头,把手一招,插在屠苏元婴手臂上的袖珍黑色小刀便应招飞回,迅速在南流月手里消失不见。而直到此刻,屠苏的元婴才露出惊恐的表情,震惊的看向握住自己的三眼老祖袁山农。而三眼老祖袁山农则露出一副狰狞的表情,开始逼问九天雷火阵的破解之法,手段自然不会客气,屠苏的元婴被其折磨的发出细小的哀嚎。“小刀不错,居然可以困住元婴。”白猿谷谷主没有去看逼供的三眼老祖袁山农而是转而向南流月问道,毁去屠苏的肉身,已经让白猿谷谷主孙岳怒气平息了不少,此刻已经没有兴趣去管那必死之人。“呵呵,区区一个小玩意而已,是小子早年间得到的,只能出其不意才能有点效果,正面对敌已经没有了多少作用。”南流月摇头道。那黑色小刀自然就是罕有用到的法器困灵刀,不过困灵刀毕竟也是是地阶下级的法器,虽然等级相对于南流月的修为确实低了不少,但是功效却不算差,只要此刀刺入修真者丹田范围以内,元婴就会被锁住,无法破体而出,而且这把刀在旋转中可以发出罡风,击中元婴,元婴就会失去抵抗能力,所以南流月用到的不多,但是却一直留着。“这法器级别虽然不高,但是专精元婴攻击,已然是了不得的法器了,有这种法器也是福气。”白猿谷谷主袁山农笑道。“侥幸得到的,当然小子修为低下之时,差点死在此刀之下。”南流月叹息道,不禁想起了和秦放一起,初次在沉寂之林展开修炼,打杀鬼车鬼老三的情景。而被南流月念起的秦放,此刻正一脸凶相的追杀者逃跑的玄冥府高手玄火和冥雷,眼神冰冷,被其身后的避水金晶兽鳞洪苦苦追赶着。此事避水金晶兽鳞洪心中焦急万分,虽然没有了毒素的威胁,但是如果秦放在这么追击下去,很快便要进入阴罗地腹地,那可是玄冥府的地盘,玄冥府的修士的老巢,其中的高手绝对让人咋舌,一旦引起注意,那么被追杀的情况必定会立即翻转,轮到他和秦放。而且情况绝对比现在追杀玄火和冥雷更加危机,很可能随时都有丧命的危机。焦急之下的避水金晶兽鳞洪只能不顾自身安危,强行催动体内的魔石,将全身的修为急剧计划,以此催动他和秦放之间的心神联系,惊醒追杀的秦放。果然这一下还是有效的,就在避水金晶兽鳞洪鼓动全身灵力激发心神链接的时候,感到自己的心神猛然撞击道一块冰块之上,瞬间意识便被反弹回来,但是隐约中,避水金晶兽鳞洪仿佛听到了碎裂的声音,显然有什么无形的阻碍被避水金晶兽鳞洪全力的意识冲击而击碎了。很快,眼前的情况就开始变化,猛然追杀的秦放,忽然停住,猛然回头,向避水金晶兽鳞洪施展的一道眼神,双方快速的向回转去。但是此时似乎已经有些晚了,秦放和避水金晶兽鳞洪已经冲的太深了,很快,两人便感觉到了身后有数道强大的气息,向他们敢来,这些气息个个都不必玄火和冥雷差,形势瞬间危机。“老鳞回来~!”秦放忽然向着避水金晶兽鳞洪呼喊一声。避水金晶兽鳞洪心领神会,瞬间遁入道了服兽法珠之内,而秦放则是猛然向前扔出一团极强的雷暴,身形变迅速的向地下坠落,瞬间重新遁入地面之下。秦放遁入地下之后,大概半住香的时间之后,一道道破空之声便向着秦放扔出的雷团方向追赶而去。“好家伙~!竟然有五个大成~!这玄冥府的实力真的不能小看~!”秦放不禁向避水金晶兽鳞洪传音道。“秦小子,你刚才怎么了,怎么忽然向变了一个人,不但修为猛增,而且生冷不禁,仿佛被人夺舍一般。”避水金晶兽鳞洪没有接话,而是转过话题道,毕竟刚才秦放的异变才是避水金晶兽鳞洪所真正关心的,至于玄冥府的高手有多少,只要不找上门来,和他关系不大。“这个。。真是小孩没娘说来话长,刚才那短暂的时间,对于我来说,犹如忽然渡过几个人生一般,你可不知道,虽然我的意识是庆幸的,但是却像不在这个世间一般,犹如做梦,云里雾里,整个人仿佛在轮回转世,眨眼千年,历经无数劫数一样,真是一眼难进。”秦放不禁叹息道,但是话语中包含的事情太多了,让避水金晶兽鳞洪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一眼千年?这。。这是什么怪异遭遇~!?”避水金晶兽鳞洪半晌才回话道。“这个我也不清楚,但是绝对是这样,就像是身体是我的,意识也是我的,但是偏偏无法做到身体和意思合一,只能全凭本能行动,特别是最后的时间,老实说我的意思已经开始清醒,知道自己正在一头扎进敌人老巢,但是身体却偏偏停不下里,焦急万分,还好关键时刻,脑中突然响起一声炸雷,我才恢复了对身躯的控制,心身合一。”秦放有些后怕的说道,显然对于之前自己的处境也十分后怕。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