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吟诗(求全订谢谢)


本站公告

    271、

    明白了美人计失败的原因!

    纳卡披汶颂堪再次的串联其他的线索,胡彦硕之所以敢跟过来,大概是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等人请他过来,杀鸡骇猴的打算,不过却是因为有了复仇基金,才敢如此艺高人胆大。 这么一说,可以肯定自己的手下,并没有出现任何的叛徒。

    想到了这些,纳卡披汶颂堪的内心总算欣慰了不少。

    渐渐的将这些信息串联起来,纳卡披汶颂堪进行了更多的脑补。

    他发现不用多想失败的根本原因。

    纳卡披汶颂堪也不用去想那种不堪回首的往事。

    只需要知道,失败的责任不在自己的身上,并且,事情也还没有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到了最后。

    对于胡彦硕的财力,脑补出了一个新的高度。

    这种高度不管别人信不信,他却是已经刻入骨髓的深信不疑了。

    瞧见了胡彦硕的眼神很不悦,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纳卡披汶颂堪一咬牙决定大出血,送走胡彦硕这个可怕的有钱人,“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愿意让出在博纳多公司的5%股份,证明自己的清白……”

    博纳多公司?

    胡彦硕没有多大的反应,霍祁阳却是反应稍微激烈了一点。

    他听不懂胡彦硕和纳卡披汶颂堪的交流,不过对于博纳多公司用的却是英语,所以他自然也明白是哪一家公司。

    只不过他将纳卡披汶颂堪的割让,以为是向胡彦硕索要放行一群人的代价。

    没想到啊!

    放了自己这一群人的代价居然这么大。

    不过没想到胡彦硕居然有博纳多公司的股份,让霍祁阳微微的心惊,与此同时,有些懊悔将胡彦硕牵扯进来,只是这么一丝懊悔只是停留了一秒,就被内心深处劫后余生的喜悦而取代了。

    毕竟钱再多也不如自己的生命重要!

    甚至牵扯胡彦硕,能够让自己活下来,也让霍祁阳少了很多的愧疚。

    倘若不是因为胡彦硕的存在。

    霍祁阳到了最后关头,也无法确信自己会不会打电话会香港,与家人商量纳卡披汶颂堪之前所提出的要求。

    ……

    面对纳卡披汶颂堪提出的要求。

    胡彦硕冷冷的看着他,并没有第一时间答应下来。

    谁也没有想到。

    他面无表情下的内心,其实是被这一次的机遇给刺激到了。

    在泰国这个地方,红笔批名更是一种忌讳,因为泰国人不用红笔做任何的签名,胡乱用红笔写别人的名字,更是视为一种生死仇怨,要知道泰国这个地方有一个习俗,人死了之后,都会用红笔在棺材口上写其的姓氏、名字。

    红笔是给死人写批名。

    这是每个泰国人深入骨髓的事情,然而,不了解的人根本不会知道。

    但是!

    在泰国这种地方,没事给人用红笔批名是不死不休的事情。

    因此成为了一种众所皆知的禁忌。

    纳卡披汶颂堪说是给巴雅芭提雅用红笔批名,就是待下去处理掉的意思,尽管胡彦硕跟巴雅芭提雅没有什么关系,也没想到纳卡披汶颂堪会作出这样的决定,看着被待下去的巴雅芭提雅,他的内心莫名的憋闷得慌……

    对于纳卡披汶颂堪为了证明,付出的博纳多公司股份什么的代价。

    胡彦硕根本就没有什么在意!

    他只是冷冷的看着纳卡披汶颂堪,心里憋闷得慌的同时也只想迅速的离开这里。正是因为这种强烈的心理,胡彦硕也没有对纳卡披汶颂堪的代价进行任何商讨,也没有纳卡披汶颂堪所担心的狮子大开口的迹象!

    “可以!”

    胡彦硕平静的点了点头。

    博纳多公司的股份,对于胡彦硕来说也不算陌生。

    只不过现在的他并没有在意,所谓支付的代价也并不能引起他的关注。

    只是内心迫切的想要离开这里罢了!

    “贩卖毒麻等东西,并不是我们的遗愿,只不过这东西比较赚钱,你想想看就算我们不卖,依旧会有人贩卖,别人能够靠这个赚钱,为什么我们就不可能呢?我们的信仰告诉我们,众生平等,别人可以赚的钱,为什么我不可以?”

    似乎瞧见了胡彦硕不喜欢待下去,纳卡披汶颂堪不由的对他进行了规劝。

    按照他的想法,自然是能够拉一下这个大鳄下水更好,他自信满满的意味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不喜欢赚钱,却没有想到遇到了例外。

    以往的成功案例,似乎让他迷失了。

    众生平等?

    你家的信仰哪来的迷之自信?

    胡彦硕瞥了纳卡披汶颂堪一眼,红笔批名等行为,只不过是忌惮他编造出来的财力,纳卡披汶颂堪并没有放弃拉他下水。

    只不过纳卡披汶颂堪将赚钱的套路,用错了方向的同时,也暴露了他打大概的套路。

    明白这些都胡彦硕,更加不愿意搭理他。

    “真的!”

    纳卡披汶颂堪瞧见胡彦硕不愿意搭理他,表现的很明显,哪怕瞎子都能够看出来,只是面对胡彦硕如此“任性”的表现,他却只能够咽下了憋屈。

    谁让他遇到了这么一个有钱的大魔王。

    “我们只是贩卖,而不是逼迫人家去吸,我们一点错都没有……”

    纳卡披汶颂堪试图用另一种道德视角去阐述他的行为,“我们逼迫他们了吗?我们没有,我们只是贩卖了这种东西,真正让他们堕落的是不够意志力,以及逼迫、引诱他们去尝这种给你东西的人,跟我们没有关系……”

    “我对赚取这些小钱,一点兴趣都没有!”

    胡彦硕知道这种另类道德观会有人认同,只不过他对此没有多少的兴趣,直接就一句话将纳卡披汶颂堪给堵住了嘴。

    纳卡披汶颂堪也是一阵无语。

    好吧!

    他以往遇见的都是肥鱼,遇到这些富二代可以动用很多手段。

    偏偏现在遇到了胡彦硕这种大鳄。

    就完全不是他所能掌控的,哪怕她心理再不愿意也不得不放手。

    原先只是以为自己的说服力很强。

    可是料不到人家就算心动了,也看不上他这一点到了这个份上了,也只能够看自己识趣不识趣了。

    “那就算了!”

    纳卡披汶颂堪干笑着说道。

    听到了纳卡披汶颂堪的话,胡彦硕的目光微微一闪,放弃了花费十亿元购买lv1的时光探查器来,探查一下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尽管霍祁阳看起来很无辜,胡彦硕却知道曾经有这么一个例子。

    一个富二代与泰国方面设计类似的圈套,只不过被设计者没有胡彦硕这样的实力,最后成为了贩卖毒麻的一个渠道。

    尽管事后知道了事情,却被金钱迷惑住了双眼,越陷越深……

    直到被设计者的家族被打掉了,这件事情也并没有在普通人的耳闻人传播,就算是小有资产的家族里也极少有几个知道这件事情。

    只有稍微有点能量的家族,才会得到这些事情的内容。

    然后。

    被严厉勒令家族里的孩子,遇到了这种事情死都不能够去沾……

    据说这种局设计的,一般都是家境颇丰的门第,至少也是豪门一流,因为普通小家族的人,除非有深仇大怨才会刻意的进行设计,没有深仇大怨的话,普通的小家族那一点钱,人家也懒得去专门设计……

    胡彦硕不在乎十个亿探查一下情况。

    问题是他的账户里现在没有那么多钱,想一想也只能够放弃了。

    与此同时。

    胡彦硕决定在拥有足够的财力,或者至少有能够组建复仇基金的能量之后,才可以去国外到处浪……

    这个世界的国外比他想象的还要乱。

    而且。

    这里的国外也差不多过得水深火热,在没有能量拯救之前,自己还是尽量眼不见为净。下次没有了传奇海盗的临时卡附身,就没有那么好蒙混过关了,难道那个时候自己要用加藤鹰那种临时卡吗?

    那张临时卡对于女性有用,却不知道用了之后,男性是什么反应?

    念头仅仅一闪而过。

    想法还没有出现一个雏形,就被胡彦硕狠狠的掐灭了!

    不然怎么办?

    难道真的用了,要是出现了男人向你开枪,怎么想都不是一个美好的画面……

    “我这就去准备,稍等片刻就会有律师进行股份转让。这个别墅在我的名下,有需要的话,今晚我可以在这里安排一个派队。”瞧见了胡彦硕没有继续搭话,纳卡披汶颂堪干笑了一声,打算带人先离开这里这个别墅就让给胡彦硕暂时居住。

    “我还是回去住皇家酒店,毕竟皇族套房还勉强可以住……”

    胡彦硕却是摇了摇头,别墅的装修虽然奢华,不过对胡彦硕来说也就那样,建筑风格来说,他觉得比皇家酒店还差一些。

    “好吧!”

    纳卡披汶颂堪点了点头,双手轻轻的鼓掌,安排了保镖送胡彦硕回去,霍祁阳不过是顺便附带的,到了门口他再三叮嘱,就算霍祁阳挂掉了,也可以不管,但是胡彦硕一定要保证安全。

    保镖听到了这句话,纷纷用力的点了点头。

    用十分坚定的态度表示,就算是他们死了,想要动胡彦硕也只能够从他们的尸体上踏过去,开什么玩笑,这个时候的胡彦硕在他们的眼里就跟核弹一样,挂掉的话,肯定会牵扯到了他们的性命。

    至于霍祁阳死不死,他们一点也不在意。

    与霍祁阳一起离开别墅。

    一路上很顺利的就回到了皇家酒店。

    到了酒店之后。

    胡彦硕和霍祁阳就分开了。

    霍祁阳和陈筱筱说了,要尽快的离开泰国。

    对此。

    胡彦硕没有任何的拒绝,不管他是否与泰国人有牵连,就当做没有发生,最好不要节外生枝,哪怕霍祁阳接二连三的表示感谢,说回到了香港之后,一定会好好的报答他,完全就是一副知恩图报的模样!

    胡彦硕婉拒了几次无果之后。

    霍祁阳还表示自己尽量凑齐,博纳多公司的股份价格还给他,对于这一点,胡彦硕直接告诉霍祁阳,博纳多公司股份不是他给纳卡披汶颂堪,而是,纳卡披汶颂堪对于他的一种补偿,为什么要补偿自己,他却没有说出来的意思。

    胡彦硕的话,让听到这些都霍祁阳呆愣当场。

    不过他反应倒是很快,极力的邀请胡彦硕,有空过去香港坐一坐,并且,一再表示会报答救命之恩的话语。

    只不过胡彦硕对于这种话不是很在意。

    不管是场面话。

    还是霍祁阳真的有心报答,对于胡彦硕来说都一样。

    到了最后。

    霍祁阳似乎还心心念念着对问了一句,巴雅芭提雅被带去了哪里?

    似乎他对于巴雅芭提雅被带走很好奇!

    胡彦硕也没有隐瞒,就说了因为巴雅芭提雅是男的,让纳卡披汶颂堪有些愤怒,就让保镖带她去用红笔批名了。

    对于红笔批名,霍祁阳不知道什么意思,但是大概也能够明白巴雅芭提雅的下场。

    对他而言的重点是,巴雅芭提雅,居然是一个男人。

    明白了什么之后。

    霍祁阳冲进了酒店的卫生间里,一阵干呕到有些虚脱,才跟着陈筱筱一起出来,连忙的带着纳卡披汶颂堪还回的护照等物件,匆忙的赶往了机场……

    胡彦硕和董画眉、吴婉瑜目送霍祁阳这对情侣离开。

    转身进入了酒店。

    重新搭乘着电梯,抵达了酒店的顶层。

    回到了皇族套房。

    董画眉刚进门就立刻扶住了墙,嘴里说着太刺激了,脚下有些发软的话,显然这一次将她给吓坏了,吴婉瑜的双腿也有些发抖,背靠着墙壁,努力都平复她的心情,这种事情她一样没有多少经历,同样知道害怕没有什么用,才努力保持镇静罢了!

    与此同时。

    对于一些事情,她们也没有过多的追问胡彦硕。

    只是稍微知道了始末。

    就不再与胡彦硕说这个话题了。

    反而。

    惊魂稍定的董画眉,就开始举止异常了起来,就像是一路上紧绷着精神,刚松懈下来董画眉就有些口不择言……。

    先是表示之前的情况,差点将她吓尿了。

    还说以为会和胡彦硕一样,享受一下有钱人的死法,结果,知道了自己不用死之后,绝望的快要疯了,现在劫后余生,她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吟诗一首,来庆祝自己捡回了一条命的冲动。

    胡彦硕就说想吟诗就随便吟诗吧!

    董画眉却说一个人吟诗不出来,无奈之下,胡彦硕只能够帮忙了,最后成功的帮董画眉吟了一被子的诗……u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