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离奇事故的背后


本站公告

    特殊事件调查局第305章离奇事故的背后人越聚越多,人们喜欢看热闹的性格压制住了离奇事故带来的惊悚感,这家街边小店彻底被围得水泄不通。



    被人群围堵在正中央的几名店员,报完警后便开始安抚着受惊的婆媳二人,二人的情绪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最为庆幸的是,婴儿车里的孩子同样逃过一劫,在唐天将婴儿车踢开的同时,一名眼疾手快的收银员成功接住了孩子。



    “你们看,开车的好像是一具尸体啊!尸体怎么能开车?”



    “车祸现场惊险灵异事件?开车的竟然是……”



    “别挤着啊,让我看一眼!”



    周围逐渐糟乱起来的环境,让唐天感到阵阵烦躁,他想要用身上带着的小刀割开安全气囊,看看尸体的正脸。可转念一想,刚才的店员已经报警了,警察即将赶到,自己割破安全气囊或许会影响正常办案流程,也就强忍住了冲动。



    很快,三辆警车和一辆救护车几乎同时赶到现场,在警察的疏散下人群渐渐散开,那婆媳二人和哇哇啼哭的婴儿被接上救护车接受简单体检,一名穿着白大褂的法医和几名刑警则围着那辆报废的红色轿车啧啧称奇。



    “好家伙,瞧这车撞得?方向盘钢柱都怼肚子里去了?安全气囊的质量倒是挺好,瞅瞅把这脑袋给拍的稀……”啧啧称奇的刑警说到这里戛然而止,他终于注意到了尸体的异常,“我去?!这人应该早死了吧?皮肤都开始发胀了!”



    “嗯,应该是被人塞进去车里,并且用什么东西顶死了方向盘和油门!”法医见惯了各种惨状,可眼前的这一幕却还让他有些反胃,“从皮肤表面的情况来判断,死亡时间不会少于两天,这是蓄意谋杀啊!”



    几名刑警拍照后,切开仍然充气鼓着的气囊,这才看到被拍扁了的尸体脑袋。尸体的面部特征已经无法辨认,作为一柄双刃剑,安全气囊的冲击力非常大,之前网上也有过修车工嬉闹,将拆下的方向盘放在地上踩踏,结果触发安全气囊弹出,将整个人炸飞出去撞在房顶导致死亡的视频。



    “回头我就把车卖了换德系!这车前防撞梁跟纸片似的……!”负责检查车辆前脸的一名刑警心有余悸,他家的车也是一辆日系,跟这辆肇事车还属于同一个款型……



    “别东扯西扯的,专心办案!”年长点的刑警有些看不下去了,周围还有不少人围观,自己带的这几个年轻刑警如此对话,实在有些不妥。



    唐天听到这里,觉得留在现场也拿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索性抬腿随着往外走的几名店员离开了店铺,远远地他注意到那辆救护车带着婆媳二人已经离开了现场,根据救护车上的标识,这辆车来自距离这条街很近的金阳市第三人民医院。



    “下个路口右拐,大概三百米?”唐天掏出手机,导航出了第三人民医院的位置后,心中一动当即有了想法。



    本来呢,他来这儿的目的,是为了看看那栋三层小楼里,住着的到底是什么人。可眼下这场车祸闹腾不小,并且还引来了警察和救护车,屋里住着的



    人肯定会极度小心谨慎,自己没必要在这个档口上去触霉头。



    不能去查那三层小楼,查一查眼前的尸体驾车撞人案总可以吧?正所谓是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嘛!



    就这样捉摸着,唐天步履轻快的朝着第三人民医院那边走去,反正没几步路他也就没有打的。



    等到了第三人民医院门口,唐天老远就看到那辆尾号为93的救护车停在急诊科门口,那位刚经历过惊吓的婆婆,还抱着自己小孙子在门后来回晃悠,孩子似乎已经止住了啼哭。



    “咦?你不是那个……”没等唐天走到跟前,抱着孩子的婆婆就认出了唐天来,她惊喜的往前赶了几步,脸上洋溢着感恩戴德的笑容。



    “嗯,是我,我追过来主要是想问您几个问题!”唐天等那婆婆抱着孩子凑到跟前,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索性拿出证件的同时直接开门见山。



    那位大约五十岁最有的婆婆接过唐天手中的证件,将信将疑的看了几眼就还给了他,“行,你问吧,就冲你救了我们一家三口的性命,我相信你就算不是警察,也不会是坏人!”



    “妈?该你体检了!”那位年轻的妈妈从急诊室门口走了出来,左右张望着焦急的寻找着自己婆婆,“奇怪了?刚才还在在这儿呢!”



    “哎哎哎!来了来了!”婆婆听到儿媳叫自己,匆忙回头应了一声,在此看向唐天的时候满脸歉意,“哎呦,实在不好意思,要不你少等我会儿?”



    “妈?这是?”说话的功夫,年轻妈妈也走到了跟前,她从婆婆手里接过儿子,抬头仔细看向唐天的时候,不由得楞了一下,“咦?你怎么也在这儿?你受伤了?”



    “没有没有,我就是有点事儿,想问问你们!”唐天连忙摆手,示意那婆婆先去体检,自己这事儿不着急。



    “对对,这位,嗯,唐警官,他说有事儿要问咱们!”婆婆也随即附和着。



    “妈,你去体检吧,唐警官有什么想问的,问我也一样!”年轻妈妈轻柔的拍打着怀中昏昏欲睡的儿子,刻意将声音压低了不少。



    等那位婆婆进入急诊室体检后,年轻妈妈指了指绿化带旁边的木椅,“唐警官,我们坐过去说吧!”



    等二人挪到木椅边上坐定,唐天掏出手机调成录音模式放在木椅上,“正常的问询流程,没有问题吧?”



    “没关系,可以理解!”年轻妈妈点了点头,将儿子抱得离手机远了点。



    “首先,我想知道你丈夫是什么工作?”唐天没有去问近期有没有结仇啊之类的废话。



    回顾之前在奶茶店所看到的的,这个女人穿着衣服和手提包都很名贵,但是她似乎对这些跟本不在乎,衣服被儿子弄得很脏,手提包也塞得鼓囊囊的完全没有了名牌该有的形体,从裂开的拉链口可以看到,里却装满了婴儿用的尿不湿,以及奶粉奶瓶等物件。



    再加上她和婆婆的融洽程



    度来综合分析,这个女人是全职妈妈,而且这一家人不差钱!因为对于婆媳关系来讲,只有这个家庭里充当儿子和丈夫双重身份的人能挣钱,一家人的关系自然就会很融洽。



    所以,唐天断定这种情况下,婆媳二人跟人结仇的可能性非常低,那么问题很有可能就出现在这女人的老公身上了!



    试想,一个很能挣钱,而且周末都没办法陪着母亲和老婆逛街的男人,他的工作环境又会是什么样子的呢?唐天的脑海里瞬间浮现出不少职业选项,可是他怎么都没想到,这女人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从口中吐出一个让他无法相信的事实!



    “我老公三个月前已经去世了……”女人的情绪很低沉,她死盯着怀中的婴儿,似乎那已经是她的剩余全部……



    “啊?不好意思!我没想到……”唐天有些尴尬,急忙道歉的同时,也在心里暗自寻思。如果说,寻仇的对象其实是冲着她老公来的,那么,为什么要等到三个月后呢?而且,这个女人似乎对老公生前的职业很避讳?



    “嗯,实在冒犯,我想知道你丈夫生前所从事的职业!”唐天咬了咬牙,将这个问题再次问了出口,“你知道的,刚才的车祸绝对不正常,这很有可能是蓄意报复,所以,我想知道……”



    “我懂!”女人苦笑着摇了摇头,“他是个海员,主要负责集装箱货轮的发动机组保养工作,三个月前他死在了海上,船长的说辞是他在甲板上钓鱼,不慎跌入海中,而当时海里刚好有一群鲨鱼!”



    扯淡!这是唐天的第一个反应,集装箱货轮的甲板自己又不是没见过,从远处看好像是一个平面,可实际上护栏的位置得有一人高,而且远海风浪大,谁他么的脑袋让驴踢了,跑到那上边海钓?



    “那么,你丈夫死后,你们拿到了应得的抚恤金吗?”唐天开始往经济纠纷上琢磨,按理说一个能够给远洋货轮做发动机组保养的技师,抚恤金的额度应该蛮高的,再加上保险和其他杂七杂八的赔偿,下来弄不好得有三五百万!



    “那条船所属的公司给了三百万抚恤金,保险赔了一百五十多万,所幸这笔钱都拿到了。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把儿子抚养成人!”女人面色萧然,作为一个婚后就直接成为全职妈妈的女人,她没有任何工作经验和技能,如果没有老公留下的这笔钱,一家人早就分崩离散了!



    “那,关于这笔钱,有没有和什么人,或者什么公司有经济纠纷?你们婆媳二人平时有没有得罪什么人?”唐天不得不把问题归结在这方面,他甚至有一种折身回去,把这个纯粹的报复杀人案丢给金阳市刑警队的冲动,到目前为止,支撑着他继续吻下去的唯一理由,大概就是那具被塞进车里被迫行凶的“无辜”尸体了吧?



    “没有,我联系了一家律师事务所,所有事都是那家律师事务所在代办,从知道我老公出事到收到赔偿和我老公的骨灰为止,我就见过那家公司老总一次。而且,也没有什么矛盾,也没有和任何人结仇!”女人的情绪已经逐渐稳定了下来,她也在思索刚才那场差点让一家人丧命的车祸。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