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拥抱被拍


本站公告

    小琳那一脸兴奋的模样让我预感肯定有什么好事。

    果然。

    我接过手机看了林梦发的微博,她发了三张图片,一张是那天我在厨房做饭的,一张是我俩的自拍,还有一张是我哄他们家宝贝的照片。文字是,

    “感觉当了妈就跟世界隔断了一样,老被欺负好气唔。唯一能缓解我的就是@夏柚,你做的汤。哈哈~有空快来玩啊,这回吃饭给你个围裙,绝对不让你再洒衣服上了。”

    何谦紧接着转发了微博,并配字,“感觉我才是被欺负的那一个吧媳妇~哈哈,下回喝汤咱去@夏柚家。”

    底下评论过万,内容道歉的支持的都有。

    阿尔特说,“我就说我男神是个正经银吧!”

    我爱吃瓜子说,“扎心了,我得看小柚柚更博了没。”

    货香正气说,“我柚姐姐那个吴中生宝早就说了,无中生有啊!”

    爱我谦谦公子说,“喷子们,打脸不?疼不?用准备冰块不?”

    ......

    我顿时松了一口气,笑容满面的转发了两人的微博,写道,

    “明明感觉我才是被欺负的那一个,竟然在我一个单身汪面前秀恩爱。好吧,看在小侄子的份上,带点礼物来@林梦@何谦,汤管够!”

    何谦大我十三岁,在娱乐圈里算是我的伯乐,这是我与他的第三次合作。第一次,我演的是他妹妹。第二次是死对头,这次直接大反转变成了娘子。那时候何谦就跟我说过,他说,“夏柚你要静下心来学习,不要求急,你的演技决定了你戏路的宽窄。你很不错,如果有合适的角色我会替你争取的。”

    何谦的演技和人品在演艺圈里出了名的好,那时候我接触演戏刚不过两年,有了何谦的欣赏,我自然会把握机会。我很努力的去学习,去揣摩,把何谦推荐给我的每一部电影,每一场话剧,以及他参演或主演的每一部戏都仔细的看了个遍。每次看完,心得都会写的详详细细的给他评阅。

    要知道,让一个欣赏你的人看见你的努力,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自知何谦对我的欣赏,便懂得一定要去抓住这个机会。而能让我抓住这个机会的,只有我日渐提升的能力与演技。我算是没有让他失望,也在向他不断的学习中与他越来越熟悉,进而认识了他的妻子林梦,并且和她成为了好朋友。

    这是我的机会,但这更是我的幸运。我庆幸我认识了他们两个,才能在这个人才辈出的圈子里逐渐的发展起来。

    孙导看了微博,嘀咕了两声,想起来什么似的把那边正拍戏的徐安年招呼了过来。

    “安年,来来,你借着机会发个微博。再强调《美人》定档四月十六,那个…再发点啥,我想不出来,剩下的你写吧。”

    《美人》分两季,外宣是边拍边播,其实再把徐安年以及几个配演的戏补一补就拍完了,边做后期就可以边播了。

    徐安年应下来,瞅了瞅我,眼神指了指我的手机,“关注。”

    我熟练的找到他点了关注,见他正认认真真修图打字,开口叫他,“安年。”

    “嗯?”他停下打字的手,抬头看我。

    “那个,我们......我们......”我们这到底算不算是在一起了呢。可我感觉,今天这一天,好像我们两个也没有那么像一对男女朋友啊......

    “怎么了?吞吞吐吐的。”徐安年抬手摸上我的头揉了揉,“好了我们一会儿在说话,我先去准备拍下一场了。”

    “......嗯,好。那我先去化妆室了。”我点头,然后边回化妆室边看起了徐安年刚发的微博。

    一张我与他刚才被工作人员照的片场合影,配字是,

    “四月十六日,香儿@夏柚,为师有个剧想跟你看。”

    另一条转了何谦那条有秀恩爱嫌疑的微博,写道,

    “谦哥有好吃的记得带上我。另,香儿在我这,我俩要秀你们了@何谦@夏柚”

    我失笑,从化妆室门口原路折回,在角落处偷偷把自己和正在旁边拍戏的徐安年照了进去。发了条微博艾特他和何谦,

    “嗯,先秀一秀...我们乌黑的大长发如何?@何谦@徐安年”

    剧中的男主匀墨是一头银发。

    然后我又找了几张其他的合照分别艾特了几个主演。

    发完麻溜的回到了化妆室准备换衣服,小琳正在门前站着转圈圈。我隔着几步叫住她,笑道,“干嘛呢,转陀螺呢。”

    小琳停下来,对我摆摆手。我凑过去,听见她说,

    “姐,宗先生来了……脸色很差。”

    我呆了一下,推门而进,宗郓辰应声看了过来。

    “你怎么有空来?”我随手关上门,忽略他的神情,把手机放到抽屉里,卸了脑袋上的珠玉,自顾自道,“等会啊,我先进里屋把衣服换了。”

    “夏柚。”他冷声叫住我,随手往桌子上扔了一个文件袋子,“你看看。”

    我不以为然的打开,是一沓照片。

    是……一沓,我和徐安年那天在地下停车场拥抱的照片。

    宗郓辰看着我无比惊讶的样子冷笑了两声,手机在他手里完美的转了个弧度伸到了我面前,上面是前几日徐安年商场买钻戒的头条新闻。

    宗郓辰说,“是不是这个头条再加上这些照片,你和徐安年的关系就如愿了?”5858xs.com